分享這個

巫師 推薦

最近更新 September 15, 2016

在這一頁

A Newcomb Being's Paradox紐康人的賽局悖論

簡介

 

簡介 by Michael Shackleford

A NEWCOMB BEING'S PARADOX紐康人的賽局悖論, 是作家Aaron Denenberg的第四部短篇小說、刊載於我的網站 WizardOfVegas.com. 他 的前三篇故事選自於world of gambling世界博弈。在NEWCOMB紐康人的 這篇小說, Aaron將他的注意力投入在game theory賽局理論當中的 paradox悖論問題上,亦即 Newcomb Problem紐康問題 。

在探討這個問題時, 有一種稱為Newcomb Being紐康人的外星生物, 俱有 預測未來的超能力、據信有90%的準確度。這樣的影響延伸被置入到一個 節⺫裡測試。參賽者眼前展示著兩個盒子, 盒子A與盒子B. 他被告知盒子A 裡藏有一百萬元、或者什麼都沒有。盒子B裡則肯定裝有$1,000. 參賽者 被告知、他的行為已經被Newcomb Being紐康人給檢視過了, 並且預測出 他將會做出何種的選擇。如果紐康人預測參賽者只會選取盒子A、就會將 一百萬元放入盒子內。不過, 若是預測參賽者將會兩個盒子都選, 那麼盒子 A裡就什麼都沒有。錢早在24小時之前就已經被放入盒子裡。問題回歸到 自由意志與宿命的議題。如果參賽者選取盒子A、那是否就是命運讓他拿 到了一百萬元?或者如果盒子A裡的錢已經決定, 所以無論如何, 是否選擇 就只剩下盒子B裡額外的$1,000.

在A NEWCOMB BEING'S PARADOX紐康人的賽局悖論中, Aaron將角色 人物與抉擇做出生動描述。Newcomb Being紐康人是新近被發現的外星 族類。他們相當平易近人。因此他們同意在節⺫中展現超能力並接受檢 驗。我在閱讀關於Newcomb Beings紐康人的描述時、想到Aaron的著作 《Dark Oz黑暗奧茲》。他運用幽默的語法生動描繪出故事中的趣味與內 涵。

當故事的情節逐一披露時, 遊戲節⺫中的參賽者是基於Newcomb Being紐 康人無法認知的盲點、對於盒子的開啟的刻意不作為。實境秀節⺫獲得廣 大的迴響, 不只是押注其最後結果的數百萬賭注、同時也暗指軍方試圖控 制紐康人的意圖。為什麼紐康人在第一時間無法預見這個問題?他應該被 質疑如何對此做出因應?從Aaron的前三篇小說裡、時光器能否讓他們脫 離困境?這是我⺫前所關注的。本篇故事有許多情節上的轉折, 而我到最 後還尚未見到真相究竟何解?

 


 

 

紐康人的賽局悖論

by Aaron Paradox

預備, 預備, 預備!

要準備每一場HoloVID全像實境秀的節⺫播出可得耗費許多工夫, Cheryl Vascomb雪柔瓦絲康在節⺫播出後、從來就沒有時間與朋友交際、與家人 團聚、或是培養嗜好消遣等等其他的瑣事。每一場節⺫必須以實境方式直 播進行 -- 這樣的型式會增添臨場緊張不安的氣氛。要是發生任何失誤的 話、那是無法重頭再來一遍的。幸好, 他們節⺫的要角、Newcomb Being 紐康人很少會對其所預視的未來結果出錯。如果Ketchlkoachl凱區科秋 (那是最接近的音譯拼法)像別人一樣做出選擇, 他對於傳統paradox悖論 所要求的結果會有百分之九十的準確性。

因此, 當Cheryl雪柔的行動裝置發出聲響, 她隨即接聽、因為時程緊湊、只 有非常短暫的空檔。不過來電令人訝異。『David, 怎樣。我真的不能說太 久。』

『Cheryl雪柔, 我們有麻煩了。這將會影響到節⺫的。』

『好!那我們怎麼解決呢?』

『Cheryl雪柔, 我不認為這個可以解決!我是說得要取消節⺫播出!』

『不可能。』

『就請過來Neptune Memorial海⺩星紀念醫院。我在大廳等你。』

 

Cheryl Vascomb雪柔瓦絲康從她的氫動力車出來、衝進Neptune Memorial Hospital海⺩星紀念醫院的入口大門, 她全身因怒火而震顫。這 完全是在浪費時間。節⺫再二十四小時就要播出了!

Galaxies銀河在上兩季的收視率保證很簡單。一位Newcomb Being紐康人 -- Ketchlkoachl凱區科秋, 簡稱Ketch凱區, 和節⺫簽了約。他會與參賽者 見面、只要掃視一遍、就可以決定出他們在下一集節⺫最可能的選項, 而 下集節⺫會在四十八小時後開播。

選項非常簡單。參賽者面前會擺置兩個盒子當做回報。在這時候, 他可以 單獨挑選盒子A、或者是選擇盒子A和盒子B都拿, 當做獎品帶回家。盒子B 裡保證有一千塊錢。任何人想要保證拿到獎金、可以很簡單地選擇將兩個 盒子一起拿、然後離開。

不過盒子A裡有可能裝著一百萬元 -- 如果Newcomb Being紐康人預言參賽 者會選取盒子A, 那麼這一百萬元就會裝在裡面 -- 如果預言參賽者會同時 拿走兩個盒子, 那麼盒子A裡就會是空的。很不幸地, Ketch凱區的預言並 不總是準確的。如果他是錯的、認為參賽者會拿走兩個盒子, 而參賽者後 來若是只拿走盒子A、那就什麼都得不到。反過來說, 若是他預言錯誤、而 參賽者卻拿走兩個盒子, 將會很意外同時得到一百萬元與一千元的獎金。

Ketch凱區在每一集最後做出他的預言時、是躲起來不讓大家看到的、包 括節⺫的工作人員在內。只有Newcomb Being紐康人知道他自己的預言, 而且是在一處隱密的房間將獎金放入盒子裡面。

在兩集節⺫之間, 一般大眾可以做出他們各自的猜測、而這就是節⺫會爆 紅的賣點。有兩種遊戲可以選擇。第一種遊戲是, 猜測參賽者會去選擇哪 個盒子, 基本上就是模仿Newcomb紐康人的預言。想玩的人只要拿到一張 遊戲卡、上頭有刮開的選項。刮開左邊的盒子會顯露出一百萬元的獎項 -- 刮開右邊的盒子則有一千元 -- 兩邊都刮開則遊戲卡失效。如果刮開的結果 和全像節⺫播出的結果相同、就可以拿著遊戲卡到當地的投注站兌換獎 金。押中選項的賠率是even money、就是獎金等於投注的金額 -- 大多數 人認為他們知道自己人類這一方的預測!

第二種押注是, 是否外星人Ketch凱區會預言錯誤。如果參賽者只選擇盒子 A、而盒子卻是空的, 或者參賽者選擇兩個盒子、而兩個盒子內卻都裝滿 著錢, 這時押注Ketch凱區犯錯的賠率是八比一(雖然正確的支付賠率應該 是九比一)。

因為這個節⺫在銀河系播出的緣故, 所以遊戲的獲利相當豐厚, 其他的網路 也已經各自尋找各自獲利的可能 -- Newcombs紐康人是幾十年前在開拓星 際邊疆時發現的。他們是外星物種、與二十世紀的賽局悖論提出者 William Newcomb威廉紐康並沒有直接關聯 -- 紐康人當然不是這麼稱呼自 己, 這個名稱是第一次與人類接觸時、人類使者對他們的稱呼「New comers新來者」, 而這位使者熟悉那個賽局悖論、將之錯置為 Newcombers(紐康人)。後來發現他們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因此 「Newcombers紐康人」這個名稱就與他們連結在一起了。

Cheryl Vascomb雪柔瓦絲康感到不耐煩。他們昨晚已經播出新的一季最 新的一集節⺫、而她對於接下來四十八小時已經準備得相當充足。他們的 第一位參賽者非常受到歡迎、收視率與後續的預測投注銷售都非常亮眼, 所以隔天他的回歸將會在網路造成極大的轟動。

『Dave, 這事最好真的重要。現在到底是怎樣?』

Cheryl雪柔注意聽著David解釋情勢。她跟著助理David搭電梯來到 Neptune Memorial海⺩星紀念醫院加護病房、進入到第三個房間。床上躺 著一位昏迷的病人、那無疑就是明天節⺫的來賓。那位非常重要的來賓。

『確定嗎?他的身份?』

『就是他沒錯, 』她的助理點點頭。

Cheryl雪柔感到難以置信、張大雙眼瞪著。『哇, 這下我們可慘了。』

躺在病床陷入昏迷的是James Roy詹姆斯羅伊 -- 他們明晚節⺫要回歸的參 賽者。

『你有聯絡過家屬嗎?』雪柔問負責診治的醫生。他是位⻑著一頭白髮、 說話輕柔的老紳士。

『我們從他的行動裝置內名單試過最前面的兩位。第一位是他的老婆, 不 過留言好幾次之後都沒收到她的回電。於是我們打給名單的其他人、最後 聯絡到你的助理David.』

Cheryl雪柔點點頭。『我有他老婆的電話。讓我來試試看。』她從包中拿 出行動裝置, 對著音孔說道:『James Roy詹姆斯羅伊太太』。聲音啟動 撥號功能。她讓裝置貼近耳際, 聽到電話線那端連續響了五次之後、播出 無法接通的留言訊息。『聽著, 羅伊太太。我是Holovid全像實境節⺫電台 的Cheryl Vascomb雪柔瓦絲康。我們之前見過面的。我需要你儘快打電 話給我。那是關於你先生明天出席本節⺫的事情。麻煩請回電。多謝。』 她留下她的號碼、重複兩次之後將電話掛斷。

『聽到她丈夫發生這種事而沒回電、這太不尋常了。有沒有可能她也出了 意外?』

那位醫生表示疑惑、然而很快地想了一下。『沒別的人一起被送進來、這 是只有一位傷者的意外事件。如果她沒有被一起送過來這裡、或是以別的 名字被送進來, 我對此是抱持質疑的。至於聯絡不到她、那我也無法解釋 了。』

Cheryl雪柔看了David一眼、接著點頭問道:『醫生, James詹姆斯在二十 四小時之內肯定無法離開醫院, 對吧?』

那醫生溫和地微笑著。『他傷得很嚴重。我不知道他是否會好起來!』

她點了點頭。雪柔現在還有許多事要做、於是就告退離開。

 

Newcombers紐康人⻑得像是馬一般大小的毛毛蟲。他們得依靠一種呼吸 器才能忍受我們地球的空氣、呼吸器會不時從他們粗大厚重、分泌著黏液 的口器上移除下來、動作看起來就像是一位煙客 -- 造型就像《Alice In Wonderland愛麗絲夢遊仙境》故事裡那隻吸煙的毛毛蟲。從臉部看來, 他 們有一雙眼睛、分叉的鼻子與一張嘴巴, 就如同地球上大部份生物一樣、 可以讓一般人與他們對話、卻又不會感到不舒服。他們能夠學會我們的語 言、儘管這被他們認為是有失尊嚴的, 雖然沒有惡意, 不過他們認為我們所 說的話太過於簡陋了。還沒有人類可以學會半點他們的語言、因為那對於 人類來說、聽起來就像是用吸管喝著快要吸光汽水那般所發出的聲響。

第一次與他們接觸的時候、並且發現他們俱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許多宗教 狂熱者認為這是我們將要遇見造物主的天啓 -- 也有其他的宗教狂熱者譴責 他們是上帝的邪惡假冒者、褻瀆神的活物 -- 然而克服語言的障礙之後, 神 話就破滅了, 因為Newcombers紐康人表示、他們與神族是一點關聯也沒 有。

事實上, 他們所顯示的看似預言未來的超能力不過只是 -- 從他們腦中所⻑ 出的骨狀小瘤、在Newcombers紐康人⻘春期時身體完全成⻑過程當中適 應環境所展示的能力。他們在年幼時並沒有這些能力、必須經過適當的教 導才能夠運用, 就像我們天生的性能力、必須經歷過性教育之後方懂得善 加運用。

Newcomber紐康人的腦部會刻意發出震動, 送出一種「ping乒」的波段、 類似於地球上的鯨魚所發出的聲納、或是太空船發出的Lasar雷煞(就像 在水底下發出聲音、以光波取代、傳送出去的光波碰到物件再反彈回來的 原理。)回傳過來的「pong乓」可以利用圖像的方式來分析。

這樣在時間流裡來回乒乓傳遞的方式、讓現實回饋的現象被人類視為不可 思議, 就像是蝙蝠可以在黑暗中「看見」它們自己發出的聲納那般。科學 家馬上想到模仿這種能力的機械原理、不過終究是不得其解。他們腦中的 這些骨質器官對於時空迴波的反應純粹只是特殊的生理現象。

有位Newcomb紐康人的大使曾經問過, 我們有沒有這般的預視未來能力, 而我們自己的回答卻顯得有點不卑不亢模稜兩可。根據人類大使在該次對 話的報告, 大致上是說, 『這也是可能的 -- 我既沒看到你的未來、卻也並 非沒看到你的未來。任何族類可以克服飛行的機械原理、就像你有那樣的 能力一般。你們的族類得要經歷過多少世代才能夠模仿鳥類的飛行?』

Cheryl雪柔在她一生中並沒預期會有這樣的事。不過這樣的超能力讓他們 創造出她所製作的有獎徵答節⺫。『你比一位Newcomber紐康人還更俱 有預知的能力嗎?』這個話題已經引發火紅收視率、並且熱度持續飆升 -- 現在已經企業化經營到Neptune海⺩星的衛星。在Newcomber紐康人的市 場也發展出類似的版本、雖然她並不確定那是怎麼運作的。

無論如何, 那種在時間流乒乓迴波的訊息, 儘管人類肉眼無法見到, 對於 Newcombers紐康人的視覺來說、那未來的迴波呈像也是不完整的, 就像 聲納螢幕上所顯示出的輪廓訊息、還是得經過一番譯解才能夠讀取、同時 也存在著誤判的可能。

Cheryl雪柔問候Ketch凱區, 他與本節⺫有簽過約、住在他自己的生活單位 裡。Newcombers紐康人到⺫前的表現是不太容易情緒激動的外星人, 偏 好宅在家裡一動也不動 -- 他們本身並沒有星際飛行的能力、是被人類飛船 從他們的家鄉帶過來的。Ketch凱區有時候對於遊戲節⺫表現得有點尖酸 地好奇、覺得那節⺫簡直無聊呆板至極。不過, 他領略到節⺫的大概本 質、並且成為相當受到歡迎的角色, 一般的觀眾都喜歡他、因為這是他們 第一次遇見真正的外星人。某種程度上, Ketch凱區就是Newcombers紐康 人的代言者。

大眾變得相信他了!

這就是為什麼Cheryl雪柔在提出她的詢問時、感到怪怪地。『早安, Ketch 凱區!』

『你也早安, Cheryllll雪柔。』Newcombers紐康人會在喉間拉⻑尾音, 在 他們的語言在與我們對話時、聽起來像是喝汽水咯咯冒泡的聲響。

Cheryl雪柔發現這位Newcomb Being紐康人已經將兩個盒子都裝好了錢。 盒子放在他的住處應該會很安全。Ketch凱區幾乎不曾離開、也沒有人可 以從一位睡覺的紐康人身邊將盒子給偷走, 他腦中的骨質突觸會發出睡眠 的聲納、警示有任何的侵入者。『這些盒子都已經裝滿了, 我可以確定 吧?』Cheryl雪柔盡可能客氣地詢問。

『你是在確認還是詢問?我在與參賽者見面之後不到一分鐘就根據我的預 測、將盒子給裝滿了。靜電鎖在實境秀節⺫觀眾做出結論之前已經啟動。 任何獨立存在本質的快速分析將會顯示他們並沒有被影響到。為什麼你會 這樣問呢?』

『所以, 你肯定看見了James Roy詹姆斯羅伊會在明天晚上選擇一個或兩 個盒子。』

『就在一般的準確參數之內, 是的。我是看見他會做出哪一種的選項。』

Cheryl雪柔茫然看著他的眼珠。『你有沒有可能, 你是知道的, 會搞錯?』

Ketch凱區默默地看著她、想了一會。『是的, 對於我們的參賽者來說、那 就是本節⺫賽局悖論的重點, 可不是嗎?』

『當然。我猜我是有點緊張。好吧, 多謝你, Ketch凱區。很高興見到 你。』

『我也是。』

 

『如果我們的參賽者在Neptune Memorial海⺩星紀念醫院陷入昏迷, 那麼 明天誰會去節⺫現場打開盒子呢?』

全像實境秀節⺫的製作群和主管們聚在一起召開緊急會議。他們錯愕的臉 上顯示出極度的焦慮。Wendy Wisher溫蒂威雪是節⺫的領導。她說道: 『他在撞上公車當時開的是什麼車?大部份的車款都有安全裝置以避免這 些意外的。』

Cheryl雪柔躊躇地說道:『他不是開車撞上的。他當時正在走路。』

『一個行人?你是說公車撞到他?那他還能活著、這可真是奇蹟了。』

『誰知道還能撐多久。』雪柔環顧會議桌:『問題是, 我們的節⺫該怎麼 辦?』

『那倒好, 很簡單不是, 』說話的是一位參與會議的低階員工:『我們必須 取消節⺫。因為沒有參賽者了。』

『退還那些刮票賭注和已經押注在節⺫的幾千萬元?這可是我們歷年來最 高收視率的一集。節⺫播出以來最大的一筆錢。』

『現在倒是麻煩大了。我們必須取消節⺫。還有, 退錢給這些合法買彩票 的觀眾。除此之外我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

『這裡還有其他的考量, 先生們。』在座的每個人都將頭轉向桌子盡頭那 位板著臉的主管。他是Cheryl雪柔不認識的人、不過她知道這是部裡的主 管。Holovid全像實境電視台只是龐大集團的一個小分支單位、其他還有 許多的部門。這位特別的主管, 他的身份卡顯示姓氏為Hughes休斯, Cheryl雪柔知道他監管著公司的軍事發展部門。她覺得Hughes休斯口齒 不清的說話方式很有趣、類似Newcomb Beings紐康人說話時發出「斯 斯」含糊聲調。

『最近這幾年來, 我們已經發展出一種介面、讓我們的將領與軍隊能夠與 Newcomb Being紐康人進行同步作業。也就是說, 一種準確率達到百分之 九十的方法、可以預測敵對將領與軍隊的動向。當然任何人都了解到這種 軍事優勢的重要。⺫前軍方正在檢視關於紐康人的全面預知概念、尤其是 本節⺫的持續進行結果。先生們, 我們不可以取消節⺫。我們軍方預期賺 到的上億元可遠遠大過那點退還彩票的小錢。』

這時所有與會成員都緘默了。低階的工作人員不敢再提取消節⺫的事。 『紐康人...是有可能犯錯的, 對吧?很顯然, 我們的那位客居的紐康人誤判 機率、這就是其中的幾次之一。我還是不認為這會有什麼問題?』

Hughes休斯揚起他的眉、準備對這些無知的人上一堂課。『這不過只是 一次誤判而已。現在的情勢是, 我們有一位紐康人、他對於事件的結果俱 有「百分之九十準確度」的預視能力...而事件的影響對於人類來說卻是百 分之百的!』

『當然你可以想像這對於我們軍事契約所造成的影響, 對吧?』

那位年輕的員工連連點頭表示了解。

Wendy Wisher溫蒂威雪打破沈默。『我們別無選擇。節⺫必須繼續進 行!有人建議要怎麼辦嗎?』

現在會議室陷入悄然死寂。Cheryl雪柔似乎想說什麼、話卻卡在喉頭說不 出來。她終於咳了一聲, 說道:『我有一位朋友的朋友有...一台, 嗯, 時光 器。我已經查過了、我可以利用它。或許這是我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可以 運用的方案?』

Wendy Wisher溫蒂威雪和Hughes休斯先生兩人都為之一震、對於Cheryl 雪柔的建議加以警告。『你是建議我們回到過去、防止我們的參賽者不可 避免地被公車撞到?根據Gale's Law蓋爾定律的第一準則, 修改過去、任 何人試圖改變過去、那是被禁止的。這般嘗試的後果將會引發大災難。我 們不能容忍這樣的行為。』

『當然不是!那可不是我的建議。我是提議到未來一天之後、純粹只當一 位觀察者。我將不會影響到任何事。我只是觀察節⺫的進行、看看到時我 們的解決方法是什麼。然後我再回來這裡、透露我們是怎麼做的。因為那 是未來的事, 我們只是執行而已、應該相當安全。』

那位年輕的員工又說話了:『你想要找出我們將會想出的解決辦法、然後 再回來告訴還沒想出辦法的我們?我覺得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問題。我是 說, 那可不是某種欺詐麼?』

Cheryl雪柔思考這個問題、但是她的老闆Wendy溫蒂讓她沒時間做出結 論。『不, 這太天才了。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再進行任何計劃了。Cheryl雪 柔, 趕快準備這趟行程。這對於本節⺫至關重大、我們沒有別的方法 了。』

Cheryl雪柔點點頭, 於是會議就結束了。

 

Cheryl雪柔讓她的助理再檢查一遍她對於時光器的計算結果。他們直覺上 認為可行、不過她對於整件事還是有點擔心。David微笑安慰說:『那還 好。我必須指出, 如果出了什麼錯的話、沒有任何主管會挺身支持你的。 時光器的使用是非法的。他們可不想自己因此而受到牽連。』

『我懂。無論怎樣, 就只是提前一天的快速旅行而已。只有觀察!我肯定 不會出事的。有些人就做過時間旅行又再回來, 對吧?』

David皺起眉頭:『老實說吧,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也不知道有任何賭客是 一直贏的。這並不表示他們就不存在。』

Cheryl雪柔揚起眉說道:『你是要幫忙還是怎地?』

『對不起!你準備要上路了!祝好運!』

『多謝。好吧。退後。過去囉。』Cheryl雪柔啟動時光器、接著看了她的 助理一眼 -- 他還在幾步之外看著她。『喔, 好吧, 我猜它沒起作用。我不 知道是怎樣了?』

『你在說什麼?』David問:『你才剛剛出現。』

『啥?』

『我是過來攔截你的。現在已經是二十四小時之後的未來了。』

她上下打量著David、感到不解:『喔, 哇。那麼, David, 你還是穿著同一 件衣服?你沒換衣服嗎?你是我的助理 -- 到底是怎樣了?』

David嘆道:『雪柔, 我整晚都待在這裡。我還沒機會離開。』

『喔, 那真對不起。這整件時間旅行的事仍然讓我覺得可怕。感覺上我哪 裡都沒去。』她看了手錶一下、裡面藏著時光器。上面確實顯示過了一整 天、來到了未來。

『我們再過十分鐘節⺫就要開始了。來吧, 讓我們快一點。我還得再趕回 去、報告節⺫是如何進行。』

『鎮靜, 雪柔。我之所以會被派來見你 -- 那是你在離開時出了點錯。』

這話讓她停下腳步:『我才只不過離開一瞬間?是怎樣了?』

David停了半晌, 神情緊張地說:『雪柔, 我們一直等著你。你都沒有再回 來!』

 

她驚嚇了好久才恢復過來。『我猜我沒有回去提出報告, 哈?或許我也不 需要?對吧?我是說, 我們不過只失去了一天。我可能看到沒有必要再回 去的原因, 對吧?』

『你是在說服我還是說服你自己?』

Cheryl點頭道:『這只會讓我緊張而已, 那就是了。我準備回去然後還是 做了!我不懂還有什麼事會禁止我這樣做?我猜現在我只要重整思緒就好 了。所以你前一天都在幹什麼?閒閒坐著沒事幹?』

『不是。當我們知道不能依靠你的時候, 我們就想出自己的計劃繼續下 去。跟我來。』

Cheryl雪柔跟著David, 不理會她助理的勸告 -- 畢竟他是對的。她當時並沒 有回去、而他們不能夠再等她回來。他領著她來到化妝椅子那邊、上頭坐 著他們那位陷入昏迷的參賽者、正在接受化妝準備要上節⺫。『Roy羅伊 先生?』她驚疑地問道。

David笑了起來:『不, 那不是他。有一位演員⻑得很像他。化妝師正在做 出錯覺的假象。』

那位替身演員站了起來。他站著的時候, 她看得出他比真正的參賽者矮上 幾寸, 不過化妝得相當逼真。然而, 這讓她感覺有點毛毛的。『所以, 他會 打開盒子?這樣豈不就是詐騙嗎?』

『如果你有更好的法子, 你又沒有回去告訴我們。』

她考慮這個局面半晌。『你們可有告知過Ketch凱區?』

『我們討論過這事。決定還是別讓他知道。Hughes休斯先生認為這是一 次有趣的實驗。如果連我們那位客居的外星人都不能夠分辨真假, 例如說, 那就會很不幸的, 有意思。』

『他畢竟是個外星人。我真不知道那樣會有什麼用。我們真的還不完全瞭 解Newcombers紐康人。』

她聳聳肩。她被隔離這麼久也不能做什麼。那位替身演員回到他的化妝椅 上。Cheryl雪柔將她的助理拉過去, 耳語道:『所以, 這位演員顯然知道箇 中秘密, 對吧?那麼在這件事全部結束之後、要怎麼讓他閉嘴不說出來 呢?』

『好說, 讓我們這麼講、不管他的選項是什麼, 他今晚會拿著一百萬元離 開。』

『啊!』

Cheryl雪柔感到口乾舌燥、需要喝一杯水。她過去節⺫播出之前的嘈雜場 景小桌那邊。離開播時間還剩下十分鐘。她覺得有點置身事外的疏離感。 工作人員經過時巧妙地避開她、讓她感覺自己似乎不存在這裡。她的意識 還覺得自己的角色。管理階層卻沒有察覺少了製作人有什麼不妥、彷彿那 個角色是不存在似的。

她正在喝著水, 背後突然傳來倉促的聲音:『真對不起!我盡可能即時趕 過來、不過你知道這有多難。我幾乎是昏迷過去了。』

她看到他的參賽者、不由得將喝了一半的水從口中吐了出來, 眼前這位貨 真價實的參賽者正抱歉地看著她。『羅伊先生?我是說, James Roy詹姆 斯羅伊?』

他笑著說:『我希望節⺫遲到不會造成多大的問題。我不會受罰吧, 會 嗎?』

Cheryl雪柔張大著嘴瞪著他。她以為自己眼花了、直到她的助理David過 來、見到之後也是驚愕莫名。她迅速回復正常:『不, 當然不會。你的老 婆去哪裡了?』

『嗯, 她真的想來這裡參加今晚節⺫的播出, 不過個人有事耽擱了。那樣沒 問題吧?』

『不會的!我們喜歡有家人在這裡、不過在這種情況...』

現在, 她的專業直覺又回來了。她馬上要大家注意:『我要這位仁兄在五 分鐘之內化妝完畢!Dave, 交代技術部門幫我挪出幾分鐘的時間, 怎樣弄 都行, 我都不在乎, 甚至播出下一集的預告片段也行。就只要幫我挪出額外 的時間。Roy羅伊先生, 我很感謝你趕過來這裡, 雖然我還有許多的疑問不 解, 我只要你坐在那張椅子上好好化妝準備。』

她還是充滿著疑問, 不過對於這起神秘事件感到莫名的振奮。她再度回到 自己的角色、重新掌控全局了。當然, 那裡還留下一件意外的尾巴還得收 拾。她找來Wendy Wisher溫蒂威雪、兩人一起走到那位替身演員那邊, 那 位天使笑容般的演員立即臉色大變。『多謝過來。聽著, 我們今天不需要 你幫忙了。如果你想的話, 還是可以待在這裡觀看節⺫進行。』

『聽你在⻤扯!你們答應給我一百萬元的、而我也知道你為何要這樣, 除 非你付錢給我, 否則我就會將這件事給抖出來。你知道我會的!』

Wendy Wisher溫蒂威雪可不是這麼輕易就會被敲詐的、她馬上露出兇悍 的樣子說道:『對不起, 不過你要怎麼說 -- 我們的住客Newcomb Being紐 康人的預言完全正確、雖然之前沒有人會料到這樣的結果?好吧, 話說白 了就是如此。我們可不會輕易就被恐嚇的、我相信你的工會也不吃這套, 所以我建議你馬上打包走人, 先生!』

Cheryl雪柔不想場面鬧得難看。她插口道:『為了佔用你的時間, 你何不 乾脆拿走盒子B. 一千塊錢足以彌補你化妝幾小時的時間、這樣對你來說 也還划算。』那人想了想、不由得接受這項提議。『當然, 你不可以真的 拿走那個盒子B, 我們今晚的節⺫還得用到它。我們會給你一張支票。』

節⺫進行意外地順利, 所有的細節都考慮到了。介紹完上一集的概要重播 之後, 還有關於參賽者的生平簡介, 那些置入性的內容設計、是要讓一般的 觀眾相信他們所可能做出的偏好決定。這樣就過了節⺫十五分鐘的時間, 接著是針對新加入觀眾、關於Newcomb Beings紐康人寫實介紹、他們的 歷史與預言的能力。然後是賭盤押注狀況的回顧, 最後參賽者進場, James Roy詹姆斯羅伊、準備要做出他的決定。

James Roy詹姆斯羅伊先說了一些話、談到如果他選到裝滿錢的盒子、會 怎麼去花那一百萬元, 再回答主持人的幾個問題, 伴隨著現場觀眾發出的 『喔』『啊』聲響效果、還有主持人的⻤扯唱和等等, 最後重要的時刻來 到, James詹姆斯準備要選擇盒子...就在進廣告之後、答案即將揭曉。

Wendy Wisher溫蒂威雪在廣告播出的五分鐘空檔時間、靠過去Cheryl雪 柔身邊說道:『Cheryl雪柔, 我要你在節⺫過後跟蹤我們這位醫學奇蹟先 生。我會派一部車給你跟在他後面。我覺得事有蹊蹺。你不可能被公車撞 到陷入昏迷、接著又從加護病房醒來、渾身毫髮無傷地再度出現。』

Cheryl雪柔點點頭, 她也想到這事有點古怪。『看起來Ketch凱區真的預言 正確了, 是吧?』

『嗯, 節⺫還沒結束呢。讓我們瞧瞧他對於今晚的預言到底會是怎樣!』

回到節⺫播出現場、音樂再度喧騰響起。攝影棚內的觀眾鼓譟拍手好一陣 子、主持人又再度回顧進廣告之前的片段(他們到底要重複幾次)、現在 要宣佈最終的結果了。『羅伊先生, James Roy詹姆斯羅伊, 你現在必須選 擇一個盒子、那將或許會永遠改變你的一生, 』主持人抑揚頓挫地莊嚴說 道:『如果你想帶兩個盒子一起回家, 請先打開盒子B, 如果你只選盒子 A、那麼我們緊接著就打開。羅伊先生, 做出你的決定吧。』

James Roy詹姆斯羅伊微笑著面對全像實境秀的現場觀眾。『我一直都知 道自己決定要選的是什麼。我只要盒子A. 我要那一百萬元。』

觀眾表示讚同, 是的。『最後的選項?』主持人問道, 趁機炒熱現場氣氛。

『絕對是的。最後的選項。』

『那麼就打開盒子、讓我們看看你的決定會是如何。』主持人交給他一個 鑰匙去打開靜電鎖、同時給他要輸入的密碼。

James Roy詹姆斯羅伊微笑地走到盒子A, 拿起鎖住的把手、將磁性鑰匙 掃描過靜電鎖, 在電腦介面輸入密碼、接著看到盒子的機關啟動運轉、觀 眾們屏住呼吸注視著開鎖的過程。最後所有的鎖扣元件逐一歸位, 背景有 鼓聲伴隨著開箱的動作...

盒子打開 -- 裡面完全是空的!

 

失望聲夾雜著悲情音樂在攝影棚內迴盪著。即使連Cheryl雪柔也感到震驚 與失望。畢竟這幾天下來的紛擾與焦慮, 對於Ketch凱區來說, 他的預言 (節⺫會順利播出)是對的、對於盒子卻是錯的。這真是瘋狂愚蠢至極!

主持人繼續他慣有的操控場面手段、試著安撫參賽者的情緒, 不過James Roy詹姆斯羅伊看起來比輸去比賽更加懊惱的樣子。當他見到盒子打開 時、臉色登時變得蒼白、再由蒼白轉為慘綠。Cheryl雪柔一度以為那是燈 光的效果、不過羅伊先生看起來真的像是生病了。

現在主持人轉向高高坐在攝影棚舞台後方、一派莊嚴氣象的Newcomb Being紐康人, 說道:『Ketch凱區, 你可否向我們解說關於這次不幸結果 是如何發生的?觀眾們對此非常好奇。』

Holovid全像實境秀攝影機鏡頭對著Newcomb Beings紐康人的大臉拉近特 寫。經過節⺫的⻑期播出之後, Ketch凱區對於如何應付鏡頭已經相當熟悉 自在了。他直接面對著鏡頭、掀動他奇怪的口器說道:『我很不幸地預言 錯了!』

觀眾寬容地報以熱烈掌聲:KetchlKoachl凱區科秋!

『好, 讓我們進一段廣告之後、再繼續我們下一位參賽者。』節⺫播出的 紅燈熄滅, Cheryl雪柔知道她要如何做出傷害控管、去應付一位憤怒的參 賽者 -- 這樣的事總會發生的。

『先⽣, 如果你願意跟我⾛的話。我們備有⼀輛禮⾞送你回家。我對於你 沒贏到獎⾦感到抱歉。』

『別跟我⻤扯!我贏了!我要我的錢。我從來就不曾猶豫不決的。我總是 知道我只會選擇盒⼦A. 那盒⼦裡不可能什麼都沒有。你騙⼈!』

『先⽣, 那只是個遊戲。這不是你會選擇哪個盒⼦的問題、⽽是Newcomb Being紐康⼈認為你的選項會是如何。你輸了。我再度表⽰遺憾。』

『不, 你不了解的。我需要那⼀筆錢!』

『我們都可能會⽤到⼀百萬元的, 羅伊先⽣。不過事情並⾮這樣的。』

『我沒拿到錢就不離開。』

『羅伊先⽣。就別讓事情鬧僵吧。本節⺫確實是有不當之處、我想你也知 道我指的是什麼。在這樣的局⾯, 就讓事情過去吧, 如此對⼤家都好。你說 是吧?』

James詹姆斯聽了這話之後、臉⾊和緩了下來。他安靜地點了點頭。這事 肯定有點不對勁, Cheryl雪柔很明顯地可以感覺得到。『好的, 讓我的助理 護送你到禮⾞那邊、⾞⼦會載你回家。感謝你參加⽐賽、無論如何都請再 回來玩。』

David護送著他離開, 這時Wendy Wisher溫蒂威雪出現在她⾝旁: 『Cheryl雪柔, 還是跟蹤他回家。我們對於這件事必須得追查到底。』

 


 

James Roy詹姆斯羅伊⼀路被禮⾞護送回去, 他顯得⼝乾⾆燥、失魂落魄, 腦際⼀再重播著過去四⼗⼋⼩時發⽣過的情景、宛如Holo-vid全像實境機 器投射的無邊無際⾮線性影像。他從不可思議的⼤好機會轉折成⼀場夢 魘, 從希望到震驚、再回到希望再到恐怖的曲折經歷。現在他必須理出下 ⼀步該怎麼⾛ -- 知道⾃⼰已經失去了扭轉⼀切的資源 -- 沒有錢去應付他 那惡夢劣勢了。

現在, 唯⼀的選擇只有回家了。他感到無可奈何。那位節⺫主管是怎麼說 的?顯然有不當之處?她這樣說是什麼意思?連她也懷疑這件事?如果真 的是如此, 那麼背後⾼層是誰在介⼊此事?

他被交代的再清楚不過了 -- ⾼層並沒有介⼊、或是更糟。被回報以⼀百萬 元 -- 或是更糟。

攝影棚的禮⾞將他送到家⾨⼝, 這趟路似乎顯得既遙遠卻⼜短暫。他茫然 地客套⼀下、隨即下⾞來到屋⼦的⾨廊。當禮⾞開⾛時,他深深吸了⼀⼝ 氣、準備進⾨。

⼀位強壯的傢伙出現在⾝旁, 他原來是躲在夜⾊的陰影處。James詹姆斯 注意到他、因為事前就知道⾃⼰⾝處的情境。除⾮是往⾨廊深處查看、否 則是不會看到他的。知道James詹姆斯發現他躲在陰影裡, 那⼈悶哼⼀ 聲、James Roy詹姆斯羅伊讓他跟著開⾨進⼊屋內。

他⽴刻⾒到凶神惡煞的Kinberg⾦堡、接著⾨被關上了。Kinberg⾦堡⾝旁 還有第⼆位⾝材較⼩的傢伙、看起來也是個危險⼈物, 他們倆站在房間中 央。有⼀個⼈靜靜坐在房間後頭, 那位被矇著雙眼、臉容憔悴、被凌虐過 的 -- James詹姆斯聽到她哀求的叫聲 -- 那是他的⽼婆、⽽他卻沒辦法救 她。

Kinberg⾦堡踏步向前說道:『你輸了!你這個混蛋!』

『我已經做了該做的事了。我怎麼知道那個盒⼦A是空的?那樣的事總是 會發⽣的!』

『不, 才不會是這樣的!』Kinberg⾦堡嚷道:『你肯定是搞砸了!你真的 是拿到了⼀百萬元的盒⼦、⽽事情就是這樣, 沒別的了!這個外星⼈怎麼 可能會搞錯呢?』

『他只有百分之九⼗的機會是準確的。他今晚弄錯了!』

『朋友, 我深信他會弄對的。我深信是因為最後是被你搞砸的。現在我深 信我的耐性已經到了極限。』『或許你弄錯了對Newcomb Being紐康⼈ 的信⼼?我不知道, 但是我照你的要求做了。我想要離開, 我跟我的⽼ 婆。』Kinberg⾦堡嘿嘿狂笑道:『我可沒拿到我的⼀百萬元!』

氣氛死寂緊張、除了他⽼婆在牆後發出的嗚咽哭泣聲⾳。James Roy詹姆 斯羅伊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現在也沒有那筆錢, 顯然這位流氓也知道這 事。最後, Kinberg⾦堡打破沈默說道:『你想知道我要⽤這筆錢來做什 麼?過來, 讓我來告訴你。』James Roy詹姆斯羅伊緊跟在Kinberg⾦堡的 後⾯。

『我有計劃!很⼤的計劃。這其中涉及⾮法的投機。毒品、⾛私、賣淫、 敲詐、勒索。叫我獨⽴作業的⿊幫份⼦好了。』Kinberg⾦堡看了⼀眼他 左邊那位⼿下。『我還有幾名⼿下。我需要你的幫忙。我知道你的能⼒有 限、不過我還是需要的。那⼀百萬元可以資助這項計劃。我的計劃、所有 的運作都得靠你達成才⾏。那位Newcomb Being紐康⼈和你對盒⼦A的選 項將保證那事會成功。不過, 我猜天底下的事並沒有那麼順利就是!』

他點著頭、好像想起什麼, Kinberg⾦堡掏出⼀把⽼式射擊武器、帶有⼀副 ⼿套。『這是⼀件家傳的⽼古董。就像今天⼤部份的⼈⼀樣, 我偏好使⽤ 爆光槍、⽽不是這種⽼古董。不過, 有時候也⽤得著它。』⾦堡展⽰給詹 姆斯看, 那玩意只有⼀顆⼦彈、裝填在槍膛裡。

他將槍交給James Roy詹姆斯羅伊。

『你的⽼婆沒⾒過我們的臉 -- 你可是⾒過的!所以, 不是我殺了你、然後 讓她⾛, 不然就是讓你有所顧忌、再讓你離開。所以, 帶著這把槍!』

James詹姆斯想到要拿槍幹掉Kinberg⾦堡、這時拿著爆光槍的⼿下指著 他的頭。『不要⾃作聰明。你動歪主意的話、保證你們兩個都得死。快拿 起槍殺死你⽼婆。』

James詹姆斯舉起那⼀把左輪⼿槍, 像是地球儀那般沈重。『現在好了! 你已經印下⾃⼰的指紋了。你得完成這件事, ⽴即處決。快去, 就現在!』

James詹姆斯看著這把槍, 淚⽔從雙眼流了下來。他猛⼒喘著氣、⼼中充 滿怒⽕。

Kinberg⾦堡笑道:『我想我知道這事如何結束。不過讓我們看看你真的 會如何選擇。選項之⼀, 你殺死你⽼婆、然後帶著殺死她的愧疚⾃⾏離 開。選項之⼆, 你殺死你⾃⼰、然後你⽼婆平安無事離開。現在你要選擇 哪⼀項?』

James詹姆斯流著淚⽔無法決定, 聽到他⽼婆悶聲發出嗚咽的聲⾳, 她想要 請求⾃⼰的丈夫饒她⼀命、或者是在說、結束她的痛苦?當他⾯對這種⽭ 盾、像是列⾞猛⼒衝撞時, 他無法做出任何理性的解釋。他的雙膝顫抖 著、⾝體僵硬近乎癱軟, 他看著鯊⿂般的Kinberg⾦堡, 在他⾯前張⽛舞⽖ -- 他搖頭說道:『我...我無法決定。事情不是這樣的。』

Kinberg⾦堡看著眼前癱軟的⾝軀、笑了起來。『等我數到零還不做出決 定、那麼你們兩個都得死。』接著他從⼗開始數起。

James詹姆斯慢慢將槍對準他⾃⼰的太陽⽳, 他的⼿指慢慢扣下板機, 他⽼ 婆在後頭哭得更⼤聲了, Kinberg⾦堡持續數到五。

『四。三。⼆。⼀。』

James詹姆斯將槍指向他的⽼婆、突然絕望地扣下板機。

他⽼婆嗚咽的懇求聲頓時消失靜寂。

 

James詹姆斯站著, 槍還在⼿裡, ⼀把鼻涕⼀把眼淚啜泣著。

Kinberg⾦堡嘻嘻怪笑, 拿⾛他的槍。『就當作紀錄, 那是我認為你會做出 的選項。我會保留這件證物 -- 當作是保險。我們⾛吧!記住, 羅伊先⽣, 別想要報警。他們對殺⼈兇⼿可是不留情⾯的。』

就在Kinberg⾦堡與他的⼿下準備離開時, 前⾨打開了、傳來尖叫聲, Cheryl Vascomb雪柔⽡絲康被Kinberg⾦堡較⾼的那名⼿下給從⾨廊推了 進來。她慘叫著倒在地板上, James Roy詹姆斯羅伊注意到她左腿上的彎 曲⾻頭 -- 她的腿斷了。『我發現她在窺探!她聽⾒槍聲了。』

Cheryl雪柔顯然因驚恐⽽渾⾝發抖。James詹姆斯看了她⼀眼, ⼀時之間 說不出話來。Kinberg⾦堡注意到了。『她是誰?』

James詹姆斯看著Cheryl雪柔默默流著淚。不過, 這無所謂了, Kinberg⾦ 堡從她⾝上搜出名⽚和⾝份證。Kinberg⾦堡嘆了⼝氣, 再度將⼿槍上膛, 要他的⼿下將爆光槍對著James Roy詹姆斯羅伊的太陽⽳。

再⼀次, 他將⼿伸向James Roy詹姆斯羅伊說道:『雙份或是沒有?』

 

屋⼦已經沈寂了好幾⼩時。James Roy詹姆斯羅伊⽊然呆坐不動, 他被當 晚的情景嚇呆了。兩個被殺⼥⼈的⾝體依然在那裡 -- James詹姆斯可以想 像得到、兇案鑑識⼈員在現場⽤粉筆畫出的屍體輪廓位置。

慢慢流露出⼼中的厭惡、怒⽕爆發開來。他惱恨⾦堡!

這個仇得報。不過, 他得先收拾現場, 卻⼜不知道怎麼開始。

他的⽼婆先, 接著...不, 最好先處理Cheryl Vascomb雪柔⽡絲康。他只是無 法⾯對他⽼婆。他的⼼靈感到飄忽茫渺、似乎被她的屍⾝投射背叛的控訴 所震懾。是的, 就從Cheryl雪柔開始吧, 這位電視台不知情的受害者。

這時他看到她⼿上的錶。依稀記得⼿錶上裝置的是時光器、這讓他再仔細 查看。他渴望再回到過去、讓事件能夠扭轉過來。不過, 這只特殊⼿錶上 的時光器是如何運作?為什麼⼀位Holovid全像實境秀節⺫的製作⼈會戴 著這玩意?將錶帶拿下來, 他⾒到控制裝置, 仔細查看之後、驚訝地發現這 真的是⼀件現代的時間旅⾏裝置。

或許, 他的命運就此改變?是的, 他開始謀劃、不是復仇、⽽是救贖 -- 在 某個時空、他的⽼婆不會死、還有這位年輕漂亮的製作⼈也不會死, 那時 他可以在Kinberg⾦堡犯下綁架案之前、事先警告⾃⼰和他⽼婆要⼩⼼防 範。

他當然知道Kinberg⾦堡是在什麼時候進到他們的⽣活。在第⼀集節⺫播 出之後、隔天回家的時候, 他們就被Kinberg⾦堡和⼿下給盯上了。是的, 他只需要回到事件當時的⼗分鐘之前、告訴⾃⼰和他⽼婆、這樣就安全了 -- 他就可以從這個噩夢中醒來。

他將時光器裝在⼿腕上, ⼼情激動地設定座標, 將裝置啟動。他眨了⼀下眼 睛、⾒到⾃⼰還待在相同的房間內, 不過沒有謀殺的痕跡。他已經成功回 到他⽼婆還活著的時空!

他興奮地離開家⾨, 穿戴⼀條virtuascarf虛擬圍⼱準備過⾺路。知道若是看 ⾒過去的⾃⼰、那種場⾯肯定不太好。他會從後⾯靠近他們, 將⾃⼰介紹 成⼀位有趣的⼈, 解釋過詳情之後、再將虛擬圍⼱所造成的幻影移除、就 此揭露真相。⼀旦他與過去的⾃⼰⾯對⾯, 那就沒有可疑之處了。他們會 聽從他的警告、就可避開Kinberg⾦堡。

他喘著氣, 不敢相信這麼輕易就可以得到第⼆次機會。突然間, 他震驚地看 ⾒Kinberg⾦堡與兩個⼿下靠近他家、就在他回家之前。他只知道他們是 在他回到家之後的四五分鐘時強⾏進⼊的。他們肯定是鎖定那屋⼦了。

緊張的情緒幾乎讓他暴露⾃⼰的⾏蹤。雖然有著滿⼼復仇與扭轉危機的想 法, 不過常識凌駕⼀切 -- 他⼿上並沒有武器、⽽且是三對⼀的局⾯。事實 上, ⾝材⾼的那位與他的⾝形相⽐、算得上是兩個⼈的份量, ⽽且他們兩⼈ 都有爆光槍。不, 最好等到他和他⽼婆搭著禮⾞回來再說。

禮⾞載著他和他⽼婆從電視台那邊經過轉⾓。Kinberg⾦堡和⼿下很快就 會下⼿了, 揮舞著爆光槍命令他們交出上節⺫贏到的⼀百萬元。哈!他們 對於Newcomb Being紐康⼈有⼗⾜的信⼼、甚⾄沒考慮到他也有可能會 犯錯⽽留下空盒⼦。不過那些都會⾺上消失了。⼀旦他知道他⽼婆已經安 全, 那麼他就會選擇盒⼦B -- 哈!畢竟, 他已經知道盒⼦A會是空的。那何 不多少拿點錢、為什麼要兩⼿空空回家呢?

當過去的他與他美麗的⽼婆⾛來時、他準備橫越⾺路跟過去。這時突然感 到⼀陣暈眩。他約略想到這是⾒到過去未來⾃⼰所產⽣的效應癥狀。他過 去的⾃⼰與⽼婆正⾛向他們家的階梯。知道Kinberg⾦堡已經看到他們了, James Roy詹姆斯羅伊於是匆匆穿越⾺路。

他們家的⾨打開了。James Roy詹姆斯羅伊快速跑過⾺路。當他準備要說 什麼話的同時, ⼀道喇叭聲響闖⼊他的意識。就在這時, 過去所有罪惡與悔 恨瞬間轉過他的視野...

⽽任何改變痛苦未來的計劃瞬間被⼀輛公⾞給轉變成昏迷狀態。

 


 

Wendy Wisher溫蒂威雪在過去這個星期過得異常紛亂。她剛剛參加過 Cheryl Vascomb雪柔⽡絲康的葬禮、還找不到可以替代這位製作⼈的⼈ 選。在這期間, 節⺫照常進⾏, 由於節⺫製作⼈謀殺案的調查、引起各界的 多⽅揣測。

她覺得有點⾃責。就是她讓Cheryl雪柔使⽤時光器去到未來、還交代她跟 蹤參賽者回家, 結果將整個事件變成難解的謎團。官⽅的證詞讓整件事更 加懸疑。兩位被槍殺的死者?是被⽼式的⽕槍所射殺的、⽽根據匿名的情 報顯⽰、槍⼿的指紋來⾃James Roy詹姆斯羅伊?⽽羅伊先⽣他⾃⼰ -- 警⽅認為他還在醫院陷⼊昏迷狀態, 這事還真令⼈震驚費解。

警探已經訊問過Wendy溫蒂五次。他們必然已經知道她的證詞並⾮完全真 實。她不敢透露使⽤時光器的內情、這只會讓她在這次的反常事件背後更 加啟⼈疑竇。警探對於羅伊先⽣還在醫院昏迷時、竟然同時出現在節⺫當 中, 這也令他們感到疑惑。Wendy溫蒂宣稱是有雇⽤⼀名替⾝演員。她的 說法是為了確保節⺫能夠順利進⾏ -- ⼀旦他們得到紀錄的搜索令、那⼀切 就會真相⼤⽩!整齣事件還在擴⼤追查當中。

當KetchlKoachl凱區科秋過來找她時, 她只能失魂落魄地呆坐著 -- 現在⼜ 要幹嘛?

『我想離開⼀兩天?』

絲恐懼。『你不想參與節⺫了, Ketch凱區?』

『我沒有要這樣。我是簽過約的, 是吧?』

『喔, 那樣我就放⼼了。只不過...你這樣做很不尋常。』

『過去這星期發⽣太多事。我需要離開⼀下。』

Wendy溫蒂知道最好不要去解讀Newcomb Being紐康⼈的情緒。他們是 有點神秘莫測。不過她採信他的說詞。畢竟Newcomb Being紐康⼈是以 誠實著名的。

『當然可以, Ketch凱區。你⼜不是⼀名囚犯。你隨時都可以離開的。我應 該幫忙安排交通⼯具嗎?』

『那真是太感謝了。』

KetchlKoachl凱區科秋直接去到紐康⼈的⼤使館。他想求⾒⼤使、接著⾺ 上被告知可以進去⼤使的辦公室。若是在兩年前, Ketch凱區提出這樣的要 求、可能得等上好幾個星期才⾒得到⼤使本⼈。不過⾃從他變成了 Newcomb Holovid紐康⼈全像實境節⺫的明星之後、他的⼤使反倒成了他 的追星族粉絲了。

⼤使過來之後, 他們寒暄了⼀會, 關於實境節⺫與Newcomb Beings紐康⼈ 之間的關係, 最後KetchlKoachl凱區科秋提到他這次過來的主題。他透露 所有相關的細節、⽽他的上級仔細聆聽著。當他說完之後, ⼤使點了點 頭。

『你這樣做是對的。並沒有去揭穿此事, 』⼤使安慰道。

『不過, 我百分之百肯地, 他只會選擇盒⼦A. 即使是⼈類也知道會是這 樣。他需要⾜夠的錢去⽀付贖⾦。他不會去選那通常只有⼀千塊錢的獎項 ⽽已。』

『還有, 』Ketch凱區繼續說道:『我原本應該在盒⼦A裡放錢的、可是我 故意沒放。結果兩位⼈類因此⽽死掉了!』

⼤使慈祥地點頭道:『不過, 如果你在盒⼦A裡放錢的話, 你知道那會資助 ⼀樁新興的星際毒品集團。數千⼈將會因此受害死亡, ⽽不是只有兩個 ⼈!KetchlKoachl凱區凱秋, Newcomb Being's paradox紐康⼈的賽局悖 論是絕對不能輕易妥協的。不過我相信你所做的是對的事!』

『多謝你。我要回去繼續履⾏我的任務了。』

KetchlKoachl凱區凱秋往⾨⼝⽅向⾛去。⼤使伴隨在他⾝旁, 搭著他的 肩、強調下⼀句話。

『最重要的是, 我必須提醒你, 只要⼈類還在乎、也就是我們預測未來的能 ⼒...』

『是的, 我明⽩, 』Ketch凱區插⼝道, 他已經預⾒⼤使的顧慮了。『只要還 相信我們預測未來的能⼒, ⼈類就永遠不知道、我們也是會騙⼈的!』

 


其他短篇故事 by Aaron Denenberg

Aaron Denenberg的著作


撰寫者: 

巫師 推薦

在這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