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這個

巫師 推薦

最近更新 September 15, 2016

在這一頁

勝過輪盤賭局的簡易妙方

簡介

零號, 綠色!

荷官心想, 這是整桌最不得人心的押注出號。他將滿桌押注的籌碼全數掃 了回來, 將籌碼依序堆疊歸位。坐在賭桌左側的那位神情煩躁的東方老婦 立即重新疊好籌碼、放在她慣習押注的位置上。她在賭桌抽著煙、那根香 煙與她對比起來似乎太過大支了些, 煙氣氤氳像是縹緲的雲霧、朝著荷官 飄散過來。

賭桌的另一邊還有一位賭客。他押注的位置總是雜亂不成章法。當小球開 始擲入轉盤隨機運行時、他馬上就開始胡亂押注。他是一位禿頭的年輕男 子, 不到三十歲年紀、說話帶著高亢的鼻音。這位缺乏安全感的傢伙不時 被老婦人告誡說、他的押注方式實在太糟了。他或許抱怨過Oxygen Enhancers氧氣增進機沒能即時將她抽煙的毒霧給清除乾淨、任由煙氣飄 到他與荷官兩人不吸煙的所在。即使那位抽煙的東方女人離他們不過幾吋 的距離, 她還是吞吐著致癌的煙霧、不顧她這種年紀會罹患腫瘤的致命可 能 — 卻又在乎輪盤賭局輸錢的概率。

儘管如此, 荷官還是認為, 至少這些玩家知道玩這種雙個零號的輪盤, 即使 它的最低押注金額比較高、每一局得要$2500. 大多數的賭客偏好去玩較 低最低額度$500的賭桌、那種輪盤有四個零號。賭場喜歡這些笨蛋們! 當然, 四個零號並沒有那麼糟!那種賭桌有保留押注的規則。如果出現任 何綠色的單個零、雙個零、三個零、或是四個零的號碼, 所有even money 等額賠率的押注會保留下來、等待下一局的出號。如果再出現綠色的零 號, 則押注會加倍、並且繼續保留。如果第三次又出現綠色的零號, 則押注 變成三倍、再度繼續保留。第四次的押注是決定的關鍵, 如果連續出現四 次綠色零號, 則押注的賠率變成四倍, 玩家可以獲得極高的回報。

當然, 連續出現四次, 這樣的規律還是足以讓荷官察覺得到, 不過鮮少會出 現, 不會讓賭場吃虧。賭桌的單號35-1贏注賠率現在變成四十個號碼、這 實在太難押中了。不, 雙零號的輪盤賭桌是最安全的押注。以前曾經有過 單個零號的賭桌!荷官在博物館見過一次, 他知道之前一度還有過沒有零 號的賭桌, 不過那是在非常早期的遊戲才有過。

從荷官的眼角餘光注意到一位其貌不揚的鷹鉤鼻男子站在柱子的陰影裡、 邊看邊紀錄每一局出號的情況。荷官可以確定, 他已經待在那裡幾乎四個 鐘頭了。這並沒有什麼特別。有時候會有人在輸光之後、為了打發時間, 所以就嫉妒地看著其他賭客輸錢, 甚至亂想著除了自己之外、大家都在贏 錢。

在這種情況, 男子顯然就是其中一位可悲的人、想要發明出輪盤賭局的贏 錢妙方 - 這款遊戲在一千兩百年以來、就已經榨乾無數賭客的錢。這個人 將每一局的出號結果偷偷輸入到他的Memory Recorder記憶記錄器當中。 雖然他⻤⻤祟祟記著號碼、好像怕被人發現似的, 這還是可悲地顯而易 見。記憶記錄器實在太大而不被注意到。它所記錄的號碼會直接傳輸到男 子的大腦、以被稍後回想之用。如果每一局的出號並不是獨立事件、就會 被賭場視為非法。不過因為知道之前的出號並不會增進贏注的機率, 賭場 允許使用記憶器, 暗自嘲笑那些執迷於Gambler's Fallacy賭徒謬論的盲信 者。

Memory Recorder記憶記錄器最初是由政府的軍事與諜報部門所研發出來 的。不過很快就被大學生運用在考試作弊, 這使得記憶器背上了惡名。不 過現在記憶記錄器被運用在許多合法的機制。某些專業領域絕對需要它、 例如醫學領域。沒有人會聘雇一名不使用記憶記錄器的執業醫師。因為記 憶器會增進記憶力的完美境界。醫師或律師、還有任何高收入的專業技師 若是不使用記憶器的話、就會被視為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老古董, 那時的人 們只會利用x-光或電腦來輔助他們的工作。Heaven天堂也禁止政客因為 不使用記憶記錄器而做出錯誤的決策、這會讓他們因此被趕下台、還會被 嘲諷叫罵『Bush布希, 布希, 就像是布希那樣。』

然而, 許多人試著掩飾他們對於這種裝置的使用。這可能是由於迷思記憶 儲存器可以增進Blackjack二十一點賭局的神話。不過holo-shufflers全像 洗牌機早已消除了記憶器所帶來的優勢, 讓每一次賭局變成完全隨機的狀 態、完全獨立的事件。不, 賭場保安會暗笑記憶器的運用、還有那些使用 記憶器的人們。

不過在今晚, 保安人員可能沒太留意這位鷹鉤鼻的男子, 因為下午稍早的時 候在酒店電梯發生過一件搶劫謀殺案。雖然賭博如常繼續, 有一處區域曾 經被封鎖、過了一小時就傳出嫌犯已經被逮捕了, 那些輸錢賭客之間發出 如釋重負的嘆息聲。

荷官打著呵欠, 他輪值的班表就快要結束。鷹鉤鼻男子還在記錄他的數字, 這時荷官注意到四名壯碩的賭場人員圍住了他, 雖然沒看到保安主任 Dexter Masterton德斯特馬斯頓。這引起荷官的好奇。鷹鉤鼻男子似乎很 不安、默默被那幫人給帶走了。

嗯, 荷官心裡想著。那人可沒做出什麼特別的行為、值得被帶走訊問。不 過, 誰又知道呢。或許他與早前的謀殺案有牽連?他整晚都待在賭場這邊 站著、這會是很好的不在場證明, 因為監視鏡頭都有拍到他, 然而荷官不認 為他會在事件之後還逗留在賭場。不, 肯定是別的事, 他做出結論。荷官對 賭桌沈迷的賭客擲出最後一局輪盤的小球。那位東方女人贏了 - 中到雙零 的號碼。哼, 某些人真的學乖了。

 


 

鷹鉤鼻男子用一塊robo-tissue機器面紙擦掉他額頭上的汗水。分解的紙會 清除任何的污漬、不過留下的刺鼻氣味要過一陣子才會消散。他看著坐在 房間門前的大漢。那傢伙像是一名穿⻄裝的流氓。或者是穿⻄裝的摔角 手。

這位保安/流氓/摔角手面無表情看著他。『保安主任Dexter Masterton德 斯特馬斯頓稍後就會過來。我知道他是在等警方到達。您要喝咖啡嗎?』

『不用了, 謝謝, 』他說道。為何警察就要來了、而他卻還問我要不要喝咖 啡?鷹鉤鼻男子額頭又再度滲出汗來。

『所以, 你叫什麼名字?』那保安問道。

他當真是那麼友善?『嗯, Aaron Tommy Baker艾倫湯米貝克, 』鷹鉤鼻男 子回答說。不過那並非他的真名。他的名字不是Aaron艾倫。他的名字是 Tommy湯米、那不是他的中間名。他潛意識想到要謊報姓名。那位守衛 向他和藹微笑、這讓Aaron艾倫感到毛骨悚然。他得離開這裡才行。他不 認為使用記憶記錄器會引起什麼麻煩, 之前讀過的資料顯示、賭場是允許 使用這種裝置的, 不過他心裡擔憂的是那件違禁品, 如果他們徹底搜身的話 肯定就會發現。因為那個原因他必須逃離這裡、不然就會面對嚴重的違法 問題。

他想到一個計策。

『我可以上洗手間嗎, 拜託?』

『當然, 』扣留他的那人點頭表示。

「Aaron艾倫」Tommy Baker湯米貝克站起身、進到辦公室隔壁的洗手 間。裡面相當窄小, 有一面小窗開著、讓冷風吹進來, 外面的夜空正在下著 大雨、在窗台邊濺起水珠。窗子被鐵條嚴密封鎖著、唯一逃脫的路線就是 從辦公室的門出去。「艾倫」湯米貝克並不擔心脫逃時會被保安攔阻。湯 米看著窗外寒冷的夜色。

好吧, 這就開始了, 他想。他輕敲手錶上的暗格, 深吸一口氣、啟動內部那 件預先設定的秘密違禁裝置。「艾倫」湯米貝克瞇起眼避開中午的刺眼陽 光。

走出洗手間, 他緊張地四下查看。房間裡沒半個人, 之前那位⻑得像是流 氓/摔角手的保安人員早已不知去向。顯然, 這個房間在沒有審訊犯人時是 空著的。

「艾倫」湯米貝克在沒人注意之下、悄悄地離開賭場回到家裡。

 


 

『你幹了什麼???』Sammy山米嚷道。

『我穿越時間了, 』Tommy Baker湯米貝克重複說道, 與他的兒子隔著廚房 的餐桌彼此對坐著。Sammy山米, 今年二十歲, 滿臉狐疑看著他爸。Sam 已經是個圓熟事故的成年人。他在十八歲那年加入軍隊, 冒著生命危險參 與這個星球所捲入的外太空戰爭, 被任命操作重武器、並擔任星艦的高級 駕駛。這是一位授勳的戰鬥英雄, 為了追求自由、正義、還有星球的理念, 殺過許多外星人恐怖份子。他退伍之後無業待在家裡, 為了賺點外快而擔 任成人影片的男優、並且演出過不少的片子。

不過, Sam還在耐心等待他的二十一歲生日, 到時候法律允許他去做出人生 真正重要的決定, 例如在輪盤賭局押注黑色或紅色。他或許也可以生平第 一回、去租那些他之前演出過的色情片 - 法律的規定相當清楚, 他必須滿 十八歲才能在成人電影演出、但是得年滿21歲才能觀看影片。

『你穿越了時間?但那是非法的。你是從哪裡弄到裝置的?』

『當然是從黑市那裡。看吧, 』Tommy湯米說道, 捲起袖子、露出暗藏機 關的手錶。

Sammy山米睜大眼好奇地看著。『所以, 你沒有服用迷幻藥、因為那是違 法的, 爸, 不過你卻使用嚴格禁止的黑科技、像是Time-slippers時光器?』 Tommy湯米感到不好意思聳了聳肩:『你若是運用這項科技、可能會被 判處十五到二十年。我這樣最多只會得到五天的恍神幻覺。』

『注意, 它只禁止讓人回到過去、去拯救Lincoln林肯、或是Obama歐巴 馬、或是Kennedy甘迺迪...』

『哪一位Kennedy甘迺迪?』

『兩個都行, 或者更糟, Hitler希特勒。只要過去沒被改變, 那就不會引起附 加效應。』

『那可不對, 爸。別說時間流的衝擊, 還有對身體健康所產生的影響。你每 次穿越時間, 跳躍的時間會縮短你的壽命。當然這只不過是一小部分, 但那 就像抽煙一樣, 最後還是會回過頭來糾纏著你。』

『是呀, 好吧, 那就是為什麼我不再做了。就只這一次而已。』

『直到你上癮了、並且需要穿越時間去擺脫人生每一次糟糕的局面。』

『我不會上癮的。注意, 這只不過是一次小小的跳躍, 我只去到未來的一 天, 然後再回來。』

『了解。』Sammy山米說道:『所以, 你穿越到明天, 到賭場利用Memory Recorder記憶記錄器將四個鐘頭之內所有的出號贏注印記到腦中, 接著再 穿越回來, 然後你就可以隔天再去賭場、按照出號的結果大贏特贏。』

『你抓住重點了。我們就要有錢了。我要狠狠豪賭一場。我們就要變成億 萬富豪了。』

『如果你沒被逮到的話。』

『怎麼逮到?現在我知道所有出號的結果了, 我只要過去賭就是。我已經 將資料傳輸到我的大腦裡。我知道每一局會出現的號碼。』

Sam對這事想了一會:『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認為未來已經設定好了?我 是說, 你坐下來賭之後、是否就可能改變了未來?你會干擾到籌碼的流 通、贏注支付等等, 因此荷官在轉動輪盤的時機與速度會有所不同。你明 天會得到不同的結果。』

『我知道未來還沒有定局。那是一般的常識...』

『不, 那是普遍的理論。沒有人真的知道。沒有人能夠證明未來已經改變 過了、因為當有人宣佈時、沒人會在第一時間真的去經歷。所以, 誰知道 未來有沒有被設定過。』

『它並沒有被設定!它可改變!那就為什麼會是在未來、為什麼我的計劃 可以行得通。我會過去賭桌那邊, 知道所有出號的結果, 而且我會押下賭注 改變我沒有做過的未來。不過我會確定在我押注之前、沒有其他的賭客先 會這麼做, 所以他們還是受到荷官轉動輪盤的影響。那就是我如何知道輪 盤的轉動不會改變。』

『我不懂。它聽起來不像是很穩的樣子。』

『好, 我就試著押注幾次看看。如果我贏了, 我就會知道。』

『好吧, 我想也是。我猜, 在這點, 試試幾把去測試理論應該無妨。所以, 你 不會看見你自己也在賭桌那邊吧?』

『不, 當然不會。我還沒改變未來。我只是知道號碼而已。不過賭桌那邊 還有許多位置可坐。那裡有一位東方老婦人、另一端還有另一個人。我將 會坐在兩人之間、然後當他們再度輸到脫褲時、我則會大贏特贏。』

Tommy湯米大笑幾聲。Sammy山米皺眉說道:『嘿, 我很好奇。萬一你在 賭的時候、回頭看見你自己正在紀錄號碼。』

『不, 我真的不想那樣做。我可不想看到我自己躲在角落、神經兮兮記著 出號的結果。我只會坐下來賭、就像我沒待在我後面那般。』

『嘿, 那天氣怎樣呢, 明天?』

『下雨, 整天都是。』

『可惡, 明天我有一個比賽。可能因為天氣而取消了。明天還有其他重要 的消息嗎?』

『我怎麼會知道?我又沒留意。我只是過去紀錄號碼、然後就穿越回來 了。』

『知道了。好吧, 祝你好運, 這個聽起來像是比較好的計劃、比起你這些年 用過的其他妙方都好,肯定比那個Martingale加倍賭注的妙方還要更 好。』

『不, 這次不是運氣。這次我贏了。這次我有勝過輪盤賭局的簡易妙 方。』

 


 

Tommy湯米對著賭場酒店的鏡子打理他的服裝。他以Tommy Baker湯米 貝克與Aaron Baker艾倫貝克的名義租下第十三樓的一間房。如果監視攝 影機拍到兩個他、一個在賭桌玩、另一個在後頭紀錄出號結果, 他會指出 那位是他的雙胞胎兄弟Aaron艾倫。

這是很好的掩護。Tommy湯米喚起輪盤出號的系列影像、現在已經深印 在他腦際、除了他以外沒人知道。藏在他手錶內的Memory Recorder記憶 記錄器已經被移除留在家裡、免得萬一有人質疑他連續贏局的狀況。

Memory Recorder記憶記錄器相當容易使用。甚至連小孩都會操作, 事實 上某些學區的學校將記憶器與書本一起發送、這樣可以增進學齡兒童的學 習速度。有些保守派人士辯稱小朋友運用這樣的方式學不到東⻄, 然而它 真的只是另一種不同的學習模式。沒有人真的會去在乎。

Memory Recorder記憶記錄器實際上是將資訊紀錄在Safedisk安全碟上 面。你可以在那個記憶碟重新輸入或是消除資訊。資訊可以藉由輔助鍵盤 輸入、就像他之前那樣, 或者透過掃描、下載、攝像器材來輸入資訊。關 於記憶器下一波的技術研討, 讓人們可以記憶記錄整部影片、你可以播放 最新的熱門影片、沒有剪接與中斷、就直接在你腦中播放。這對於拍片者 特別具有吸引力、尤其是影片內容有許多色情暴力的橋段、讓人可以判斷 是否適合某些人觀看、而不會讓其他人看到那些影像。理論上你可以在搭 乘擁擠的聯結星船返家路上、播放色情影片(希望那不是他兒子演出 的)。攝影工作室是唯一掌控版權者、免於被非法複製、數位記憶記錄以 供盜版使用。不過這樣的事還是會發生, 那是不可避免的。

一旦Safedisk安全碟上的資訊就緒之後, 就會上傳到一個人的大腦、那樣 就可以隨時回想找出來、比起從個人記憶苦思回想還要更加容易。記憶器 對於每筆資料都有時間戳記, 所以Tommy湯米知道輪盤每一局出號的時間 點(至少他當時在輸入資料時是這樣直接標註的)。

他已經準備就緒了。拿起大把的現金塞進褲子的口袋裡、鎖上房門然後離 開。

他進入電梯, 裡面已經有一位衣著邋遢、不修邊幅的男子, 那人渾身衣服被 外面下大雨淋得濕透。Tommy湯米奇怪地想著, 如果他剛從外面過來、為 什麼要搭電梯下樓去。也許他是將什麼東⻄遺忘在樓下那邊?

那男子不安地看著他, 神情略顯尷尬。『到賭桌那邊?』他客氣地問。

『是呀, 』Tommy湯米回應說道:『輪盤就是我的賭局!我不喜歡老⻁機 台。其他的賭桌遊戲也不喜歡。今晚我就要在輪盤賭桌大贏特贏。你喜歡 玩什麼呢?』

Tommy湯米轉過身看他。『搶劫!』那男子拿著一把blastgun爆光槍直接 對著他。『交出所有的現金。』

Tommy湯米退縮一步。他今晚就要在賭場大贏、竟然會被搶劫?這可真 好笑。『這裡的愚蠢保安可真是爛透了。昨天他們這裡還發生過搶劫殺 人、而現在...』

一個似曾相似的瞬間掠過Tommy湯米心中。『那不是在昨天, 』他暗自裡 喃喃唸道。

他腦際湧過千般念想、包括命運轉輪的好幾百種結局、Tommy湯米再往 前回想、他預先知道自己被謀殺了。

事情變了!!!

一道粉紅色光束爆出、射中他的雙眼之間!

 


 

賭場的保安主任Dexter Masterton德斯特馬斯頓癱坐到座椅上、面對著一 排排攝像機螢幕、監視著賭場內所有人物的一舉一動。他的年輕助手Telly 泰利和他一樣、緊盯著螢幕一整晚。Telly泰利轉頭對他的上司報以同情的 微笑:『真是漫⻑的一夜?』

Dexter德斯特點頭道:『犯罪現場已被清理乾淨、我們似乎又回歸常軌 了。唯一漏掉的環節是受害者的那位兄弟。他在賭場有登記入住過、但是 我們沒有聯絡他的相關資訊。他並不在房間裡。當我們的合法顧客因為這 樣的小事被殺、這可真令人嘔氣。』

『他有試著反抗嗎?』

『是呀, 那就是他為什麼被殺的原因。除非你知道會被殺, 不然你應該把錢 交出來就好。不值得為此喪命的。所以, 當我在處理這件事時、可有什麼 值得注意的情況?』

『沒有。相當平靜。』

『有沒有可疑的人物?』

『不, 沒有不尋常的事。有個傢伙利用記憶記錄器盯著輪盤出號的結果, 又 是一個相信押注妙方的人。』

『讓他去試吧!』Dexter德斯特看著視頻螢幕、清楚看見男子的鷹鉤鼻與 手中的記憶記錄器。『⺩八蛋!他看起來就像那位謀殺案的死者。他就是 我們要找的那位兄弟。⻑得可真像!』

『同卵雙胞胎?』

『肯定是的。』

『當你的親兄弟被傷害或殺掉時、可以看出許多端倪。這傢伙除了紀錄他 的號碼之外、似乎對其他的事毫不關心。他已經待在那個地方幾乎四個鐘 頭了。』

『是呀, 他顯然不知情。交代保安人員、將他帶到後面的房間。我會過去 好好問個清楚。還有叫警探們回來這邊。我確定他們會想要審訊他的。』

『知道了。我很納悶、他的兄弟會感應到他什麼、當他被, 你知道的, 當他 被殺的時候。我是說, 他們畢竟是同卵雙胞胎。』

『我可以告訴你、他最後想到的是什麼。』

『喔是的。那是怎樣?』

『警察在現場有做過腦部掃描。這是謀殺案的標準程序、看看受害者在最 近一個月之內是否有用過記憶記錄器。如果是的話, 他們在臨死前會留下 心靈的閃影重現, 這有助於兇案的調查。』

『我懂了。所以, 他最後想到的是什麼?』Telly泰利問道。

Dexter德斯特的神情顯得怪怪的。『「未來是設定好的。未來是設定好 的。」這就是他最後的兩個念頭, 重複兩次。在那樣的時刻會這樣想、實 在很詭異。』

Telly泰利笑道:『好吧, 我們希望未來真的沒有設定好。某些阿貓阿狗總 有一天會拿著TimeSlipper時光器、害我們的賭場關門大吉。』

他們倆人都笑了、想到這樣的情景實在太過荒謬。『保安人員逮住他 了, 』Telly泰利通報說。

『我會等警探們過來這裡。我可不想干涉他們的審訊。喔, 你看, 那位東方 女人贏到大注了。』Dexter德斯特指著螢幕說道。

『喔, 是啊, 』Telly泰利嚷道。『她贏到很大一筆錢。而且又是在雙零的號 碼。看起來她轉換押注的位置。嗯, 某些人真的學乖了。』

 


 

其他短篇故事 by Aaron Denenberg

Aaron Denenberg的著作

 


撰寫者: 

巫師 推薦

在這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