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這個

巫師 推薦

最近更新 September 15, 2016

在這一頁

從賭場搶錢的簡易妙⽅

簡介

 

『絕對不⾏!』地⽅檢察官的表情相當堅決。

Jonathan Green強納森葛林繼續板著臉。他極其嚴肅地說道:『我會在法 庭上辯論、並且請專家作證。我們最好現在就調解這事, 你反對嗎?』

『你的當事⼈涉嫌共謀賭場的搶案!他很清楚⾃⼰做過什麼。』

Jonathan強納森抱持沈默。他知道檢察官⾯對沈默會更加⽣氣。這會迫使 他考慮事情的後果 -- 這是可以辯護的切⼊點。過了半晌, 檢察官稍微軟 化、無可奈何地靠回他的⽪椅。『因為Gale's Law蓋爾定律、所以罪⾏不 成⽴?以前從來沒有⼈這樣辯解過。』

『之前從未有過這樣的辯護。』

地⽅檢察官點燃⼀根無癌⾹煙。幸好氧氣增進機即時將他呼出的煙霧給吸 了回去、免得訪客們聞到煙氣, 檢察官允許Jonathan Green強納森葛林提 出他的辯護。不過, Jonathan強納森等待著默許的認可。『給我說明⽩講 清楚!』最後檢察官開⼝表⽰。

 


 

Mike Ford⿆克福特被⼀陣催命般急促⾨鈴聲從睡夢中吵醒、下床衝過去 ⾨邊。他從窗⼦往外偷看、那是他的朋友Jay Red傑瑞德, 拿著⼀只⿊⾊ ⼤⼿提箱、焦急萬分等他應⾨。Jay傑本是不修邊幅的邋遢模樣、不像會 拎著正式的⼿提箱在早上七點鐘不斷的按著⾨鈴叫⾨。

然⽽他並不想開⾨。他上星期因為感冒⽽在家養病、那種到處肆虐的⾦星 流感迄今還找不到相應的疫苗 -- 現在市⾯上還沒有⾜夠的藥⽅可以防治這 種流感。他要他的朋友離開、稍後再來, 接著⼜回到床上繼續休息。

突然間、⾨被推開了, 顯然⾨並沒有上鎖, Jay傑⼀個箭步衝了進來、緊緊 抓住Mike⿆克, 嚷道:『我們做到了!你所說的每件事都是對的!』

Mike⿆克兀⾃感到頭腦昏沈⼀頭霧⽔。『媽的, 我不敢相信竟然忘了鎖 ⾨。我平常都是很⼩⼼注意的。』

『別管這些!⼩⼩疏忽罷了。』Jay傑⾛進廚房、⽰意滿臉錯愕的Mike⿆ 克將⾨給關上、跟著他⼀起過去說話。

『你看起來似乎不怎麼興奮的樣⼦!』

Mike⿆克還是⼀臉茫然。『你在說啥?興奮什麼?』

『咱們的妙計!我們剛剛才搶了⼀家賭場, 可不是嗎?』

紛雜的思緒很快就消散無蹤。『我們幹了啥?』

Jay傑站了⼀會、不知要從何說起。接著他說道:『你不明⽩?當然你不 知道!我還沒解釋我們要怎麼做。我就⻑話短說吧。我們搶了⼀家賭 場。』

Mike⿆克默默看著Jay傑那副⾃以為是的神情, 說道:『我要回去床上休息 了。』

待他轉⾝時, Jay傑說道:『等等!我是說, 之前當你第⼀次對我提出這個 主意時, 我也是懷疑不信的...』

『不, 我可沒向你說過任何搶賭場的事。任何⽩痴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光是那樣想也是浪費時間的。』

『除⾮是, 』Jay傑意有所指、單⼑直⼊地說:『你早就知道那是會成功 的。』

Mike⿆克慢慢轉過⾝。Jay傑微笑著...他打開⿊⾊的⼿提箱。Mike Ford⿆ 克福特從他的視⾓看⾒⼀堆漂亮⿊⾊、紫⾊、橘⾊的⽅塊排列圖像。再湊 過去看個明⽩, 那是⼀疊疊賭場的籌碼、會⼼地朝著他笑著, 每⼀枚籌碼似 乎就像活物⼀般、展現出邪惡誘⼈的本質。

Mike⿆克拿起⼀疊籌碼在指間撥弄著、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 那疊籌碼在 他⼿中宛如⼿⾵琴那般流轉著清脆的節奏, 他的腦際不⾃覺充滿著腎上腺 素 -- 這是賭博⽼⼿最私密的本能。『這些可是⾼⾯額的籌碼!⾄少超過⼀ 百萬元!』

『⼀百五⼗萬, 』Jay傑補充說道。

『我需要喝點咖啡提神。』他驚訝地吐著氣, 倒⼀杯加了糖與奶精的褐⾊ 液體。

他的頭腦在喝過咖啡之後逐漸清醒, Mike⿆克突然露出微笑的表情。『這 樣沒⽤的!這些兩萬五千⾯額的籌碼裡頭裝有感應芯⽚、可以追蹤籌碼的 每⼀道軌跡。』

『沒問題的, 』Jay笑道:『我們可以將那些玩意扔掉。』

『我們是可以全部扔掉!其他的籌碼、即使沒有置⼊感應器, 也已經通報 被偷了。賭場對於這般罕⾒的事故是有備份籌碼的。他們已經⽤另外⼀批 籌碼取代了被偷⾛的這批, 並且通知出納櫃台不要去兌現這些籌碼。任何 ⼈只要嘗試兌換籌碼、就會被註記、必須提出證明是從哪裡得來的。有誰 帶過這麼⼤⾯額的籌碼進出賭場?⼈家可是會記得這樣的事。若是有⼈只 兌現⼀枚籌碼、這或許還可信。你說你要將這些全部兌換成現⾦?算了 吧。你現在偷來的、不過只是⼀堆沒⽤的塑料印製的紀念品。』

Jay傑裂嘴笑著、拿出⼀只腕錶放在桌上。『還記得這個吧?』

Mike⿆克愣住了。他當然記得這玩意。這只⼿錶跟著他已經好幾年了。他 ⾺上就⾒到認證的痕跡, 在錶的側邊有個⼩缺⼝、玻璃上⾯有⼀道洗不掉 的污漬。他還記得, 這只⼿錶是被安全藏在⾐架後頭的鞋盒裡⾯。這只錶 是違禁品 -- 內部裝有⼀個time-slipper時光器。

『你是怎麼拿到這玩意的?』

『是你給我的。就在你時間旅⾏之後。』

證據再明顯不過了, 不過Mike Ford⿆克福特還是⼼中存疑。搶⼀家賭場畢 竟是不能明說的主意。『好吧, 我看到⼿錶了。不過為什麼我要去做這種 事?』

『你之前將它交給了我、讓我可以回到過去、逃過賭場的監控機制、將所 有的籌碼都變成我的。』

『但是我為什麼會在第⼀時間回到過去呢?之前我只做過⼀次、之後就再 也不想⽤它了。』

『很顯然, 你回到過去、幫我犯下搶案。可是也...』

Jay傑擺出環抱⼿提箱籌碼的姿勢, 『你準備帶⾛這些籌碼。你想要拿這些 「沒⽤的」籌碼去兌換成現⾦...就在它們被偷⾛的⼀個星期之前!』

 


 

接下來的幾個⼩時、兩位密謀者討論著過去與未來的搶案。那真是天才妙 計!Mike Ford⿆克福特會帶著現在被標註為不可兌換的籌碼、回到過去 -- 那時這些籌碼還是沒有問題的, 然後在賭場兌換成現⾦。他同樣也對於 「過去」感到存疑、Jay Red傑瑞德是如何牽扯進「未來」的搶案, ⼜在今 天⼀⼤早過來告訴Mike⿆克這樣的事情。Mike⿆克很適合去兌換籌碼、 因為他當賭客的評⽐層級相當⾼ -- 他通常賭的是⼀千元籌碼 -- 即使他看 起來不像很有錢的樣⼦, ⽽他這樣豪賭的收益相當可觀 -- 他就是個愛賭的 ⼈, 不管是否因為他對於賭局概率⽅⾯的豐富知識。

他想起搶案的現實狀況。除了在New Hollywood新好萊塢的holo-vids全像 實境節⺫、像是「SKY'S ELEVEN天際⼗⼀點」, 印象中還沒有⼈在那種 賭局曾經成功過。保安戒備也是極度嚴密的, 攝像機可以投射3D全像在賭 場內所有⼈⾝上、你的⾝份會被從各個⾓度所監控(若是有⼈夾帶竊取的 贓款來到停機坪、holo-vid全像實境鏡頭會清楚辨識⾐服上的標記⽽通報 警⽅予以逮捕)就算你逃離賭場, 你還是置⾝在外太空無處可逃!除⾮你 是到Old Atlantic City⽼⼤⻄洋城碰碰運氣, 不過那個地⽅早就變成廢墟 -- ⾃從⼆⼗⼀世紀初期就開始沒落了。

⾄於利⽤Blastgun爆光槍搶劫?他記得唯⼀在賭場的案例、那是⼀個世紀 之前在電梯裡發⽣的慘案 -- 受害者被謀殺、⽽那位殺⼈犯很快就被繩之以 法、過幾天他就在牢裡上吊⾃殺了。

不過這件事!如果這次⾏動可以被視為⼀場賭局, 是否所有的進⾏過程、 他早就已經知道⾃⼰與賭場雙⽅之間的既成事實?若是已知這會是個成功 的搶案、⼜有誰能耐得住不去搶那家賭場?這不是個賭局!打⾃⼈類有史 以來、犯罪總是事先經過縝密策劃的, ⼤部份卻是由於未知的原因⽽以失 敗收場。然⽽這件事已經提升到新另的層次 -- 對於⼀次已經發⽣的事件做 出事後的計劃!

然⽽還是有某些形⽽上的牽連困擾著Mike⿆克。不知有多少次, 他親⾝展 開⾏動、卻在運⽤他的Time Slipper時光器傳輸時感到⼼神不寧。『所以 就這樣, 我將時光器交給了你?』

『是的。⽽且我在完事之後再將它交還給你, 』Jay傑確認道。

『我還是搞不懂。你將它給了我, 所以我可以回到過去、將它交給你、所 以你可以穿越到未來與我⾒⾯、然後將它給我、⽤來穿越回到過去, 這樣 ⼀再反覆、我們陷⼊到某種時間的迴圈之內?』

『我想是這樣。是的, 這是⼀種時間的迴圈。』

Mike懷疑地皺著眉。『我對於量⼦⼒學的有限知識告訴我、那是不可能 的。⼀定有什麼東⻄啟動這個連續效應。時光器不會在時間迴圈裡⼀再兜 圈⼦的。』

『不管怎麼說, 你⼿中拿的玩意就是證據!』

Mike聳聳肩。這時他的頭腦理不清這許多事。讓他感到不安的還有道德上 的問題。Mike Ford⿆克福特並不認為⾃⼰是個賊、或是罪犯。然⽽, 此時 此刻他卻準備參與他已經犯下的案⼦。這時他的⾃由意志⼜在哪裡?如果 他不想幫忙這次的搶案呢?

Mike雙臂環抱著胸前、斷然拒絕道:『我不幹!』

『啥?』

『我不是會幹這種事的⼈。我不會去做的。你只要去...』他想建議Jay傑 應該另找他⼈、不過想到這個局⾯, 那樣說感覺上很蠢。因此他只是聳聳 肩、不知道要說什麼。

Jay傑靜靜望著他。這完全在意料之外。最後他說:『Mike⿆克, 你忘了 Gale's Law蓋爾定律!』

Mike⿆克並沒有忘記。他對那個理論還曾堅決反對過。Gale's Law蓋爾定 律假設、沒有⼈是可以改變過去的, 因為過去事件是被封鎖的、任何⼈若 是回到過去、那就已經做過發⽣了。不過Mike⿆克對於這個論點感到不⾃ 在、他的決定是不可避免的定局、⽽現在堅持不做、會讓他成為第⼀位做 出反證的⼈, 這個量⼦⼒學定律在數⼗年前已經被稱為近代的愛因斯坦、 Doctor Martin Gale⾺丁蓋爾博⼠證明過了。

這個理論也說明, 沒有⼈可以穿越回到過去、並且試圖去改變過去的事件, 這樣的⾏為是被過去既成事實所禁制封鎖的, 然⽽在這件事, 過去確實將他 牽連在內。他不想回到過去、因此整齣事件就會改變。Martin Gale⾺丁蓋 爾對此⼜要怎麼說呢?

Jay傑知道Mike⿆克的⼼意。說道:『你是⼀位數學家!你不能接受某⼈ 固執的想法、說是可以改變機率的法則, 對吧?如果有⼈宣稱他們已經發 明出可以擊敗輪盤的妙⽅、想要贏過所有賭場遊戲的負值結果, 你肯定會 嘲笑的, 是吧?所以, 你⼜如何能夠避免Gale's Law蓋爾定律?』

『因為我是⼈類!我有⾃由意志。我是不會回去的, 純粹只是⼈類⾃我的 固執。』

『那麼若是沒有你的幫助、我⼜怎麼拿到這些籌碼的?沒有你告知我要做 的每件事?沒有拿到你的時光器?』

Mike⿆克聳聳肩。他不知道, 試著說服⾃⼰、他根本不在乎。

Jay傑試著繼續說明:『那麼新聞媒體是怎麼報導的?』

Mike⿆克和Jay傑專⼼聽著Casino Network News賭場網路新聞、聽到關 於竊案的報導。Mike⿆克無法否認這起事件已經發⽣了。沒有⼈受重傷、 雖然有兩⼈因為輕傷⽽被送到醫院。其中⼀⼈的⼿腕⾻折。

『你就是⼿腕⾻折住院的那位。』

『喔, 多謝。你之前可沒提到那件插曲。你還有什麼別的沒說嗎?』

『我不想潑你冷⽔、不過因為你已經有點...』

『我要是知道會弄斷腕⾻、那我怎麼還會想要繼續這件事?』

Jay傑的臉上露出輕蔑的笑容。Mike⿆克知道他就要撂狠話了。『你不是 在家、⽽是在醫院。不過當你回家時, 哪⼀個你將會留在這間公寓?』

Mike⿆克感到⼀陣暈眩。沒有⼈解釋過這樣的⾝⼼失調癥狀, 要是在時間 穿越過程⾒到⾃⼰、那是會感到噁⼼想吐的。光是想到會遇⾒⾃⼰、這就 讓他感到痛苦想吐。

『是呀。我們當中的哪⼀位?』Mike⿆克無奈地看著Jay傑的笑臉。『我 猜是我應該要回去的!』

 


 

對於⼀次不尋常的旅⾏、這是奇怪的度假⾏李打包。Mike⿆克有⼀個⼤⾏ 李袋、他以前到Democratic China⺠主中國旅⾏三個⽉時只⽤過⼀次, 現 在裝著那只塞滿偷來籌碼的⼿提箱(他可不想被看到拎著那只⼿提箱)上 ⾯堆滿⾜夠在賭場酒店停留⼀星期的換洗⾐物。他會在⼀到達時就預訂房 間, 根據Gale's Law蓋爾定律、假設那邊是有空房可住的。

接下來他設定回去的⽇期與時間。時光器是⼀件詭異的裝置。他在多年前 以⾮法的⽅式買下它, 靠著它可以在Blackjack⼆⼗⼀點賭局作弊贏錢。在 回到過去的時空, 他碰⾒⼀些令⼈不安的事件, 不知道是否真的詐賭過, 當 他回到⾃⼰的時空、決定⾃⼰不再使⽤這件時光器。他並沒有將這件裝置 丟棄、因為怕萬⼀被發現可就不妙, 於是他當時就將它藏在⾐櫃裡的鞋盒 內。直到現在, 他的朋友Jay Red傑瑞德在意外的時空、⼜將它交還到他的 ⼿裡。

只需要設定⽇期與時間(特定時區)、啟動之後似乎瞬間就穿越過去了。 有時甚⾄不相信已經啟動了時空的跳躍。⼀組⾃動設定的回歸座標被預設 成選項、會在啟動之後的五秒鐘之後將⼈給傳送回來 -- 這樣的延遲設定是 避免使⽤者回來時撞⾒⾃⼰。旁觀者在眨眼之間或許不了解這個⼈已經穿 越離開過、因為前後⾒到的是相同的穿著與髮型。當然使⽤者可以更改預 設的回歸數值、將時光器隨時設定到未來想去的任何時間。甚⾄是回到過 去 -- 雖然這樣做是被警告禁⽌的 -- 第⼀代的時光器操作⾮常複雜 -- 需要 使⽤者計算出發時間點之後的好幾個⼩時, 當時是怕⼈類算錯延遲的間 隔、會導致意外迷失在時間流裡回不來。當然這些新⼀代的時光器要安全 許多、不過總還殘存著古早的慣習與迷信。

『我應該可以找回上次旅⾏確切的⽇期和時間、這樣就可以直接穿越過 去。這裡有召回記憶。』Mike⿆克是對的, 數字很快就顯⽰出來, 接著⼜想 到:『哪裡是最好的啟動地點?』Mike⿆克會這樣考慮、是因為時光器並 不會影響穿越者的所在空間。無論他在哪個時間出現, 他還會在之前離開 的相同地點。如果當時他站在廚房裡, 那麼他就會出現在廚房相同的位置, 只是時間上早了⼀個星期。

『是呀, 你可不想撞⾒你⾃⼰, 所以最好別在屋⼦裡, 』Jay傑建議道。

Mike⿆克努⼒回想著。這時他腦際閃過⼀個念頭。『我這星期⼤半都在樓 上、因為流感⽽待在床上養病。記得第⼀天時, 聽到有⼈關了⾨、並且將 ⾨給鎖上。我那時病得像⼀條狗、在屋裡四處查看, 不知道是誰進來過、 ⽽且屋裡沒⼈。我的感覺很糟、因此安慰⾃⼰那可能是發燒產⽣的幻覺, 於是就⼜回去樓上。』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Mike⿆克。那是你時空旅⾏穿越到過去、接著就從 前⾨離開時順⼿將⾨給鎖上了。』

『是呀。我是有隨⼿鎖⾨的習慣。我不會離開⽽不鎖⾨的, 這就是為什麼 我今天早上感到訝異的緣故。好吧, 我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不過Gale's Law蓋爾定律是對的, 是吧?』

兩⼈來到客廳。『好吧, Jay傑。就這樣開始囉。咱倆⼀個星期之後再 ⾒。』

『再⾒。』

Mike⿆克拿起他的提袋, 壓下按鈕、啟動⼀連串的程序。他應該會⾒到⼀ 個確認的訊息、詢問是否這些座標確定是正確的, 這讓他⼜按了⼀次。結 果卻出現⼀個字 -- 「錯誤」。

『錯誤?』

兩個⼈彼此對看、感到⼤惑不解。『Gale's Law蓋爾定律?我沒有適時回 到客廳這裡?』

『那麼是去了哪裡?』

『我不認為Gale's Law蓋爾定律是那樣作⽤的。』Mike⿆克朝著天花板望 去、那是樓上房間的所在。他想起⼀星期之前聽到關⾨聲⽽被嚇醒。從床 上爬起來, 拿出⾐櫃裡⼀件睡袍 -- 那就是了!

『⾐櫃, 』Mike⿆克在衝往樓上時脫⼝說道, Jay傑跟隨在他後⾯。

到了房間, Mike⿆克打開⾐櫃的⾨、從後頭拿出⼀只舊鞋盒。『我不知道 之前為何沒想到、可能是這個早上事情太慌亂了。』

Jay困惑地看著他將鞋盒放在床上、打開上頭的蓋⼦, 裡⾯是 -- 與他現在 ⼿中⼀模⼀樣的時光器。邊緣的缺⼝和污漬 -- 各處特徵都相同。

『兩台時光器?』

『不, Jay傑。我⼿中拿的這個時光器已經是時間旅⾏過的。盒⼦內的這個 則還沒旅⾏過。我知道⼀個物件不能就這樣在某種奇怪的迴圈當中來來去 去 -- 這是怎麼開始的?時間應該受制於物理定律, 是吧?這個時光器 (Mike⿆克將它從鞋盒裡拿出來)將會帶著我回到過去、我就將它交給 你。另⼀個時光器(Mike⿆克將原先交給Jay傑的那⼀個放進鞋盒內)則 要放回到櫃⼦裡。』

交給Jay傑的那⼀個時光器並沒有使⽤過的記憶資料, 所以Mike⿆克得重新 設定每個程式參數。他得到這樣的顯⽰訊息「接受。確認 是/否」、並將 它交還給Jay傑。現在, 我們⼀切就緒了。

他們回到客廳、再度互道珍重。Mike⿆克拿起他的袋⼦、按下啟動開關。 他⾒到Jay傑已經消失了 -- 或者是Mike⿆克⾃⼰消失了、正在在⼀星期之 前相同的地點。

宛如是在確認⺫前的處境, 這時屋裡寂靜當中從樓上臥室傳來⼤聲的咳嗽 聲響。

在他之前的⾃⼰就要靠近過來時、他感到有點暈茫, Mike⿆克微笑著: 『別擔⼼, ⽼⼩⼦。你會在⼀星期之後病癒好轉、並且進⾏⼀次奇怪的旅 程。』Mike⿆克悄悄⾛出前⾨(他是否應該刻意發出巨⼤聲響被聽⾒?他 認為不必了)輕輕地將⾨給關上。

Mike⿆克鎖上⾨。這是⽼習慣。

他來到外⾯, ⾒到⾃⼰的氫動⼒⾞停靠在⾨⼝⾞道。他的⾞⼦這整個星期 都沒開⾛, 所以得利⽤出租⾞。他拿起⼿機, 叫⼀部⾞過來載他。

他在Jay Red傑瑞德所住的公寓前⾯下⾞。帶著他的⾏李上樓, 敲了敲他朋 友的⾨。過了⼀會, Jay傑開⾨問道:『Mike⿆克?你帶⾏李來幹嘛?⼀切 都還好吧?你不會是想要搬進來住吧?』

『不, 當然不是。我要過去賭場酒店那邊住。』等他背後的⾨關上之後, Mike⿆克打開他的⾏李、費⼒拿出埋在⾐服堆底下的⼿提箱。『你為什麼 不先警告我、得要如此費⼒將這玩意挖出來?謝啦, Jay傑。』

『你究竟是在說什麼?我已經⼀個⽉沒看到你了。』

Mike⿆克打開⾏李箱, 展⽰裡頭琳瑯滿⺫五顏六⾊的籌碼。『我們在幾分 鐘之前才⾒過⾯, Jay傑。我們還談了好久的話。你和我就要去搶⼀家賭 場。⽽好消息是, 我們已經做了...⼤致上就是這樣!』

下⼀步可得⼩⼼處理。Mike Ford⿆克福特登記⼊住賭場酒店、讓⾃⼰明 顯被他⼈所看⾒ -- 他覺得這樣的計劃會更好, ⽽不是都沒⼈注意到他。安 頓好之後, 他到賭場的銀⾏、從⾃⼰的⼾頭裡提領出兩萬元。幸好, 他想, 過去的⾃⼰躺在床上病得如此虛弱、在⼀整個星期都不會去查看銀⾏的帳 ⼾餘額、不然⾒到被提領出如此鉅款肯定會驚嚇到不⾏。

接下來的⼀連串步驟在他停留的這五天期間得⼀再重複再重複。問題在 於, 在賭場兌換⼤⾯額籌碼是會受到嚴密的監控。你不能直接⾛到出納櫃 台、要求兌換⼀千塊錢的籌碼。他們會想知道你的籌碼是從哪裡贏來的。 他們會向賭桌經理查看你買⼊籌碼的紀錄以及贏錢的狀況。然後才會認可 兌換籌碼的過程。基本上, 賭場有他們⾃⼰的貨幣交換機制 -- 他們將籌碼 視為現⾦, 在賭桌之間可以⾃由地流通籌碼、無須再過問任何細節(你只 有在刻意交出你的玩家會員卡時才會被紀錄點數)然後知道你輸了多少籌 碼、就像輸掉多少現⾦⼀般, 不過當你要兌現籌碼時、他們則會堅持你得 要證明籌碼是你的。

Mike Ford⿆克福特對此相當熟悉。雖然⼤部份的賭客會試著⼩⼼低調, 他 的計劃則剛好相反。Mike⿆克⾛到輪盤賭桌, 放了五千塊錢在桌上, 要求 三枚橘⾊千元籌碼、兩枚紫⾊五百元籌碼、剩下的都換成⿊⾊百元籌碼。 他⼤⽅地將會員卡遞過去計⼊累積點數、賭桌經理則會輸⼊他買⼊籌碼的 ⾦額。

他玩了整整五分鐘的時間, 隨便押注⼀枚⿊⾊籌碼在紅⾊或⿊⾊上⾯, 贏兩 局⼜輸三局。然後表⽰要到別的賭桌試試⼿氣, 他將籌碼收起然後離開。 在賭場隨意四處亂逛, 到另⼀邊的輪盤賭桌⼜胡亂押注⼀兩局, 接著⼜回到 之前買⼊籌碼的那個賭桌。

這時, 荷官已經下去休息、換了另⼀位荷官過來主持賭桌。Mike⿆克坐下 來, 賭了兩局⽽且贏了, 這時他⽤⾃⼰的錢已經贏到⼤約⼀百塊錢, 然後要 求荷官說是要兌換籌碼。他拿出之前買⼊的五千元籌碼, 加上Jay傑交給他 偷來籌碼當中的⼀枚橘⾊⼀千元、四枚紫⾊五百元籌碼。荷官數過之後, 通知賭桌經理認證兌換⼋千元、接著紀錄到電腦。

他將其中⼀枚⿊⾊籌碼換成⼩額籌碼, 給了荷官⼀枚綠⾊籌碼當做⼩費、 然後⾛到出納櫃台那邊。正如所料, 他們通報詢問賭桌經理那邊、對於他 的買⼊籌碼與贏注狀況做出確認。他賭錢的紀錄顯⽰這筆錢的來源沒有問 題。

整個過程⼤約花了半⼩時、不過他已經將偷來的三千元籌碼轉換成合法的 現⾦。這當然只是⼀次⼩⼩的試驗運作。接下來的⼀星期, 他會將現⾦買 ⼊的籌碼、夾帶著偷來籌碼、混著⼀起重複這般秘密的兌現過程。他對賭 場員⼯吹噓關於這星期的好⼿氣, 在兌換籌碼時對荷官抱怨說、⾃⼰⼀直 想要離開這該死的賭場、可是賭癮實在難戒, 他總是⼀再回來想贏更多。 荷官會數落他、說他遲早會將贏到的錢給輸了回去, Mike⿆克就會點頭表 ⽰認同、甚⾄裝出不以為然的樣⼦。不過當籌碼在出納櫃台兌換成現⾦之 後, 他在或許⼗分鐘甚⾄更短的時間之內、⼜會回去⽤現⾦買⼊籌碼, ⽽他 的運氣似乎總是不錯。

等到這星期結束之前, 荷官們與賭桌經理對他都相當客氣, 讚嘆他的⼿氣真 旺。他甚⾄獲得酒店的住宿優惠、只需付第⼀晚的房錢。

總體來說, 這是他⼀⽣中最愉快的賭博體驗。事實上, 他在隨意胡亂押注 時、差不多輸光⾃⼰的兩萬元, 不過卻從中換得百萬元的乾淨現⾦。他將 錢塞滿這次度假最後新買的⼀個⾏李袋。

只有⼀件事讓他念念不忘、那就是與Jay傑之間要如何分這筆錢的問題。 他們之前同意五五分帳, 不過困擾Mike⿆克的是, 現在他倆得把帳給算清 楚。當然, 他有投⼊⾃⼰的現⾦, 不過這樣的「合法」過程是要付出代價 的。因為他在帳⾯上贏到了接近⼀百萬元, 賭場會有他兌換現⾦的簽名紀 錄。他將會被牽扯到扣稅的問題、估計⼤約是四⼗三萬元。他顯然得要和 Jay傑協商五五均分⼀百萬的事。他們兩⼈必須分攤這筆稅⾦。

他討厭在賭局最後才想到這個議題, 不過⼀直等到每件事都弄妥之後、才 開始擔⼼要如何和Jay傑聯絡。Jay傑在搶案之前並沒有提過第⼆次⾒⾯的 事, ⽽最後那天終於到了。Mike⿆克當然會感到不安, 不過那⼜有什麼好擔 ⼼的?當⼀個⼈知道每件事保證都⾏得通、對於將會⾯臨的危險那⼜怎 樣?

Mike⿆克從賭場酒店退房, 提著袋⼦、包括那⼀只⾏李袋、裡頭塞滿印著 Kennedy⽢迺迪與Obama歐巴⾺頭像鈔票的百萬現⾦。當他⾛過賭場 時、望⾒Jay Red傑瑞德經過時的眼神, 他們兩⼈⽴刻就會意明⽩了。每 件事都按照計劃進⾏, 然⽽⼜怎麼會失敗呢?現在Mike⿆克持有Jay傑最初 偷來的錢, 然⽽Jay傑卻拿出⼀把爆光槍指著⼀名驚嚇的出納員、要他儘速 交出全部的籌碼。接著, Jay傑瘋狂地朝著⼤⾨衝出去, ⽽Mike⿆克則準備 要攔阻保安⼈員、假裝是不⼩⼼阻礙到保安的去路。這樣讓Jay傑剛好有 ⾜夠的時間逃到賭場外⾯、啟動Mike⿆克之前交給他的時光器、將他傳送 到半天之後的未來。在那個時空、Jay傑只要輕輕鬆鬆⾛開、跳上⼀輛公 ⾞、很快就可回家。

⽽當然, 保安⼈員的衝撞⼒道⾜以造成他的⼿腕⾻折。Mike⿆克仔細考慮 過 -- 某件事可能不完全對、但是他卻搞不清楚。

朝⾛道那邊望過去, 他知道Jay傑剛好能夠帶著贓物離開。似乎沒有⼈注意 到, 他被警告要保持沈默、免得引起出納員的注意。Mike⿆克⾒到他們 時、他⼼裡再度猶豫了, 想到他將要忍受⾻折的後果。他的潛意識浮現腦 際, 這是⼀整星期第⼀次湧現⼼頭的不安與恐懼。他之前從未⾻折過, 不知 道那會有多痛, ⽽他很肯定⾃⼰並不樂意發⽣這樣的事。

他希望賭場和醫院的醫護⼈員能夠儘快讓他⽌痛。他可不是孬種, 只是不 知道如何⾯對。接著他們會儘快將他送到醫院 -- 這有什麼好煩惱的?他想 到⾃⼰的⾏李。是的, 那就是了, 他想。我知道我會被送到醫院治療!我真 的要帶著這個裝滿百萬現⾦的⾏李袋去醫院?那可不安全。要是⾏李在我 治療時被偷了呢?醫院的員⼯會有⼈發現袋裡的東⻄。他最好應該先做的 明智之舉、就是在離開賭場之前、先將這筆鉅款存⼊他的⼾頭。不過想到 了Jay傑, 這個⾏李袋⼜會透露出搶案的結果。是否Jay傑的提議⼜會影響 到他的認知、或者這只是Gale's Law蓋爾定律的另⼀個例⼦?

突然間, Mike Ford⿆克福特不再感覺那麼確定了。他似乎沒料到即將要遇 上的事、在過去這⼀星期夢遊般的⾏動已經讓他變得習以為常, 對於每件 事的發⽣都預⾒清楚。安適的感覺突然消失不⾒。

他突然摔倒在地、全⾝像是觸電⼀般, 他感到⼿腕⼀陣劇痛。⺩⼋蛋!他 ⼀直沈浸在這次愚蠢搶案的美夢當中、卻沒料到另⼀幕場景。那位該死的 保安⼈員以⾜球⽐賽擒抱的⽅式衝過來攔截Jay傑、最後他們三個⼈全撞 在⼀起。Mike⿆克甚⾄沒有刻意去攔住那位保安⼈員、⽽是Jay傑故意朝 他這邊奔了過來。Mike⿆克不相信會發⽣這樣的狀況。

媽的, 他的⼿腕痛極了。他朝那位保安⼈員看去、他的頭撞到⼀台吃⾓⼦ ⽼⻁機。⾎從他眼⾓的傷⼝流了出來、他看起來神⾊呆滯、不過傷勢並不 嚴重。Jay傑倒是沒有受傷。他微笑著、還刻意對著Mike⿆克眨了眨眼, 拿起他之前在出納櫃台的那⼀只⿊⾊的⼿提箱(和Mike⿆克之前裝籌碼的 那個⼀模⼀樣), Jay傑伸⼿過來抓住裝滿百萬現⾦的旅⾏袋。

Mike⿆克伸⼿過去想抓住旅⾏袋、卻感到喘不過氣來。他的⼿腕已經⾻ 折、沒法握住袋⼦。⽽他的另⼀條⼿臂被壓在⾝體下⾯。『別擔⼼!我幾 天之後再去找你, 』Jay傑輕聲對Mike⿆克說道。『我們會平分現⾦的。現 在可別讓袋⼦留在醫院, 對吧?』

『你可沒提過連錢也⼀起拿⾛?』Mike⿆克忍住痛、咬著⽛說著。他不確 定除了Jay傑還有別⼈會聽⾒。他瞥⾒他的朋友, Jay Red傑瑞德, 似乎以 超凡的神速穿過賭場的玻璃⼤⾨、幾個踏步就到了外⾯的⽔泥步道, 他消 失了 -- 進到了未來。

 


 

Mike⿆克從對街那邊望著他的屋⼦, 坐在⼀部出租⾞內、⾞裡的計時碼錶 持續跳動著, 時間就在隔天早上。當他看⾒Jay傑進⼊他家沒有上鎖的⾨ 時, 他轉過頭不再看了。當過去的他逼近時、那種貫穿胃部的熟悉劇痛⼜ 來了。當然, 他知道這時候他們在說些什麼。就是整件搶案的陰謀佈局、 除了Jay傑刻意隱瞞不說的某些細節...

在醫院裡, 他的傷勢被妥善治療。他經過警⽅三次的訊問、不過賭場擔保 他這⼀週的停留期間是⼀位很好的顧客。當Jay傑拿⾛他的旅⾏袋之後、 他也提報了被搶的事, 這是監視器影像可以證明的, 所以他看來就是⼀位受 害者。根據所有的意圖動機、這就是⼀起完美的搶案。

然⽽, Mike⿆克不再那麼篤定了。從出租⾞的計時碼錶顯⽰、他在這個時 候應該要進到⾃⼰的屋內。當然他必須再等⼀下, 等到過去的他回到過去 的時空。他可不想撞⾒過去的⾃⼰、企圖去影響到之前發⽣的事。如果他 不相信Gale's Law蓋爾定律, 他認為他可以就此闖進屋裡去嚇嚇他們。不 過更有可能的是, 他在過⾺路時會被⾞⼦給撞到、因為Gale's Law蓋爾定 律是不可改變的。

所以他等待著時間過去。Jay傑並沒有離開屋⼦、⽽那裡也沒有後⾨可以 讓他逃脫。Mike⿆克付了⾞資, 吊著他受傷的⼿臂, 緊張地朝著他家⾛ 去、接著開⾨進屋。

讓他感到錯愕的是屋裡的靜寂。太安靜了。『JAY傑?我是MIKE⿆克。我 從醫院裡回來了!JAY傑!JAY傑!』

他陷⼊⼀種被⼈背叛的情緒深淵。他準備要查遍屋裡每個⾓落, 確定Jay傑 沒有躲著他⽽離去, 不過他其實只要查⼀個地⽅就好。⽊然地進到臥室, 祈 求他的疑慮不要成真, 然⽽無疑地、他在進房之前就已經知道了。

他臥室的⾨是開的, ⾐櫃的⾨也開著。床上放著他的鞋盒、蓋⼦打開擱在 ⼀旁, 他知道這個舊鞋盒之前被安全藏在⾐櫃裡。他⾛過去查看盒⼦, 裡⾯ 什麼都沒有。

盒⼦是空的。他的時光器被偷了!

 


 

Mike⿆克看看牆上的鐘、不覺嚇了⼀跳。他已經坐在家裡的客廳超過五個 鐘頭, 瞪⼤眼睛胡思亂想, ⼼情起起落落, 憤怒地暗罵⾃⼰實在愚蠢。他已 經忘記了時間的感覺。他頭腦裡邪惡的念頭要他幽默⾯對、這不過只是失 去時間⽽已。

他失去了什麼?那⼀半本來就不屬於他的百萬份額!他⾃⼰的兩萬元現 ⾦!酒店⼀個晚上的住宿費⽤!受傷的⾃尊⼼。喔, 還有那⼀個⾮法買來 的時光器!

屋⼦依然寂靜。Mike⿆克剛開始還抱著⼀線希望、Jay傑會笨到穿越時間 過來。因為他顯然是在屋裡啟動時光器, 所以只須待在原地等候Jay傑再度 出現。他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不過Jay傑應該不會想穿越到太遠的未 來。他得從這屋⼦裡出去、儘快從他藏匿的旅⾏袋帶⾛那筆現⾦。不過 Mike⿆克應該要等上好幾天、巴巴望著Jay傑或許可能就此神秘現⾝?

Jay傑可能早就聰明料到這樣的情況。他早已知道Mike⿆克會嚴密監視他 的出現。畢竟, 這可是⼀百萬元的現⾦。如果Jay傑預先就料到這樣, 那 麼...帶著事後聰明的痛苦, Mike⿆克想起他們第⼀次⾒⾯的場景。

就是⾨鈴聲!Jay傑當時在⾨的另⼀邊!Mike由於太過疲憊⽽不想開⾨, 要他⾛開 -- 『等⼀會再過來!』接著Jay傑就從沒有上鎖的⾨進來!Mike ⿆克當時還不相信⾃⼰竟然忘了鎖⾨!

只是, 他記得, 在記憶中, 他睡覺之前有檢查過⾨鎖。Jay傑肯定穿越回去安 全的時刻 -- 當時Mike⿆克還待在樓上的房裡睡覺、還不知道搶案的事 情。然後他悄悄溜出屋外, 沒將⾨給鎖上、因為他沒有鑰匙, 這也太⻤扯 了, 因為無法鎖⾨, Jay傑神不知⻤不覺地逃⾛, ⽽他過去的⾃⼰跑去提醒未 來的⾃⼰、試著⽤相同的⼿法逃離這裡。

然⽽Jay傑⼜怎麼會知道、是以後的他將⾨給打開的?他肯定事先就已經 將整件事縝密計劃過了!⾨沒上鎖、那是經驗法則、是基於他的事先計劃 還有他對於Gale's Law蓋爾定律的認知。如果⾨被鎖住了, Jay傑可能就認 為他利⽤偷來的時光器逃脫的計劃不會成功

不過, 當然, ⾨是被打開的。

他被設計了!Jay傑現在可能已經拿到那個裝滿現⾦的旅⾏袋。Mike⿆克 倒吸了⼀⼝氣。鎮靜, 鎮靜!好吧, 就這樣算了吧。

可沒這麼簡單!不只是因為被朋友設計。當他愈想愈不對勁、難免對於整 件事產⽣「受害者謬論」的⾃我怪責情緒。他安慰⾃⼰、再無能⼒改變什 麼了。他也不能報案, 因為他和Jay傑⼀樣、都是同樣有罪的。

他失去百萬元的⼀半份額 -- 那本來就不是他的 -- 他也不會感到可惜。他 失去了⾃⼰的兩萬元現款、還有⼀星期的⼈⽣ -- 就算了吧!還有⼀個時 光器 -- 是的, 就算了吧!忘了吧!從今之後, 他不會再去想這件事。

喔, 哇!他幾乎忘了還有⼀件事。那筆四⼗三萬元的稅⾦!

 


 

地⽅檢察官將無癌⾹煙熄掉、⾃動煙灰缸迅速吞掉煙氣。Jonathan Green 強納森葛林微笑著, 確定他已經證明了⾃⼰的論點。雖然如此, 他耐⼼等待 著檢察官提出反對的意⾒。

最後, 檢察官點頭道:『好吧, 你的當事⼈認罪並且協助本案, 五年緩刑、 ⼋⼗⼩時社區服務、還有不准再涉及賭博或賭場活動。』

『我不認為你要擔⼼最後⼀項。因為經過媒體的報導披露, 他早就被銀河 系所有的合法賭場列為禁⼊⿊名單了。』

『還有, 』檢察官繼續說道:『他得在後續對於Jay Red傑瑞德的審判出庭 作證。』

『那不成問題。你怎麼知道Mr. Red瑞德先⽣的律師不會提出相同的答 辯?』

『讓他試試看吧。我對他指控⾮法持有Blastgun爆光槍、使⽤偷來的爆光 槍射擊、⾮法改造致命武器、塗銷⾮法武器的序號、意圖變造阻撓熱軌跡 的鑑識、還有所有那些他所謂的Gale's Law蓋爾定律圈套等等。總⽽⾔之, 他將會⾯臨七到⼗年的徒刑。』

Mike Fords⿆克福特的律師點著頭, 起⾝對檢察官表⽰感謝, 接著離去。

『喔, 還有⼀件事, 』當Jonathan強納森準備離開時、檢察官⼜加了⼀句: 『他必須因為⾮法持有時光器⽽再加⼀條罪名。三個⽉!』

『三個⽉?』

『如果表現良好的話、只要三個星期。他在這次事件發⽣之前就已經購買 和持有時光器。你是逃不過這⼀條罪⾏的。』

默認之後, Jonathan Green強納森葛林點點頭、然後離開。總⽽⾔之, 他 的辯護相當成功、甚⾄連出庭也不⽤了。

 


 

Mike Ford⿆克福特喝著他的咖啡、嚼著⼀⼩塊鬆糕, 從⼩餐館的窗⼦望著 外⾯發呆。Jonathan Green強納森葛林從桌⼦對⾯看著他。『所以, 你還 好吧?這三個星期過得可好?』

Mike⿆克聳聳肩。『我並不適合被關的。』

『嘿, 誰⼜適合呢?可能⽐這個還糟。糟糕很多 -- 你幾乎被判⼆⼗年。』

『那麼Jay Red傑瑞德?他怎樣了?』

『喔, 他已經被判刑了。他認罪協商、將會判處七到⼗年。』

Mike⿆克點點頭, 還是不說話。『你還保住你的⼯作嗎?』他的律師問。

『沒有。我從⼯作得來的名聲與時間 -- 我受夠了。我會再找另⼀個⼯ 作。』

『那就好, 我很⾼興你撐下去。對不起、必須還要, 嗯, 加重你財務的負擔, 不過我別無選擇。』Jonathan強納森遞出⼀份他的法律服務帳單。

Mike⿆克拿過來⼀看, 睜⼤眼說道:『兩萬元!哎喲, 我知道會有帳單, 可 是我不知道竟然要這麼多錢?我是說, 你甚⾄不需要出庭?』

『可不是麼, 不過我花了許多時間研究Gale's Law蓋爾定律, 確定它是可以 ⽤來辯護的, 還訪談過許多專業⼈⼠、得到他們的聲明陳詞。這得耗費許 多時間。除此之外, 看看我的服務結果。你換來⼆⼗年的⾃由 -- 那可得值 多少錢?』

『很顯然, ⼀年值⼀千塊錢。』

『好, 你已經收到不錯的⽀付、所以你並沒有⽋我兩萬。剩下的差額你可 以分期付款。』

Mike Ford⿆克福特繃著臉道:『這個你我知道就好, 我在賭場輸掉的錢、 我的時光器、旅館住宿費, 我算算在這整齣事件、總共失去了五萬塊 錢。』

『罪惡的代價, 』Jonathan強納森刻意點出:『⾄少你免除了那筆巨額的 稅款。⼤多數的錢已經找到並且歸還給賭場, 贏錢的事實已經公開。可能 還會更糟的。』

『是呀。你說的對。只有損失五萬。我會熬過去的。』

『好說, 我必須⾛了。我還有⼀個會要開。祝你好運, 』Jonathan強納森擺 擺⼿, 拿起他的⾐帽, 丟幾塊錢在桌上。『這裡是早餐錢。我⾄少能做到 的。』

Mike⿆克從玻璃窗看著Jonathan強納森離開餐館, 進到他的敞篷氫動⼒⾞ 遠遠飛⾛了。接著, Mike⿆克拿起⼿機、撥打過去這幾個⽉認真記下的免 付費電話號碼。

接電話那⽅帶著機械式的鼻⾳說道:『犯罪諮詢熱線, 需要幫忙嗎?』

『是的。我之前透露訊息的那個⼈已經被判罪了。我現在要領取賞⾦。』

『你的數位帳號七碼, 先⽣?』

Mike⿆克背誦著號碼。他不需要靠記憶記錄器來記下這個號碼。『好 的, 』那位帶著鼻⾳的操作員過了⼀會、答道:『判刑已經確定, 你可以領 賞了 -- 我看到的資料顯⽰, 受害者可以得到⼗五萬元。相當不錯的獎 ⾦!』

『這位受害者花了很⼤⼀筆錢去逮到罪犯。』

那位操作員笑了:『那肯定是的。』接著她再問⼀個問題、這讓Mike Ford⿆克福特開⼼露出微笑。

『是的, 當然, 』他答道:『我不想讓別⼈知道那是我幹的。』

 


 

其他短篇故事 by Aaron Denenberg

Aaron Denenberg的著作


撰寫者: 

巫師 推薦

在這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