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這個

巫師 推薦

最近更新 September 16, 2016

在這一頁

The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 - 第3章

第3章

懷著滿腔期待, 那皇帝眺望著戰場。他第⼀個印象是難以想像的平坦鮮綠 草原, 就算是精⼼修整的草坪也不會如此清新無瑕。他環顧四野, 注意到他 和他的軍隊已經退到⼭⾕的深處, 被周遭群⼭所環繞著, 三⾓形的崖壁從邊 坡延伸出去、像似⾦字塔拓展整個⼭⾕。

群⼭之中有⼀道裂隙; ⼀處較⼩的⼭⾕, 裡⾯有幾百、或許幾千位⼠兵整裝 佇⽴。站在最⾼塔樓上的是他們的將領, 烈⽇逆光將他的⾝軀襯托成⿊⾊ 剪影, 他⾝上唯⼀看辨識的是腰間纏著那條飾帶、強⾵將帶尾飄向皇帝的 左側。

那將領的聲⾳從塔頂喊出, 吶喊聲讓皇帝知道, 將領看到了他的⼈⾺從⼭坳 衝出:『殺啊!!!』

那將領的⼠卒們軍容嚴整、⼿持武器警戒備戰, 準備聽令展開攻擊。這些 ⼠兵們佈陣在那裡防禦, 增強他們的軍容以對付眼前眾多的敵軍。那些敵 軍從未攻擊也不會攻擊。他們的敵⼈蜂擁成群, 伺機推翻他們的⺩國, ⽽敵 ⼈從未成功過, 因為⺩國之軍實在太過強⼤。這幾千名⼠卒不過只是⺩國 整軍陣容的⼀⼩部分⽽已。

然⽽, 敵⼈蜂擁⽽⾄, 不招不惹⽽⾄, 全憑他們的意志想要攻下這個強⼤的 ⺩國。這些敵⼈⾄多不過俘虜幾名⺩國的兵卒, ⽽那也只是暫時的; 沒有敵 ⼈可以威脅到⺩國、也沒有敵⼈能夠做得到。

儘管⾝形圓滾厚實, 那皇帝看起來英姿煥發, 他的紅披⾵隨⾵擺盪, 展露出 ⾝前厚實的胸甲, 還有後⾯...他那屁股溝。

皇帝的軍隊按照制服的顏⾊來編隊; 將軍們穿著⿊⾐、胸前有⽩⾊交叉的 飾帶從右胸橫過左側。其他的⼠兵服裝類似、也是⽩⾊飾帶, 不過上尉⾝ 穿綠⾐、⼠官⾝穿紅⾐。⾄於兵卒們則全部⽩⾐軍裝。

『你派出⼗分之⼀的兵⼒組成勘查⼩隊, 』皇帝下令道:『我想要知道他 們整個防禦的佈局。』

『遵命, 皇上, 』其中⼀位將軍接下命令。

勘查⼩隊出發去了, 不過他們還沒有到達敵⼈⾼塔與皇帝堡壘之間的⼀半 距離、兩顆發著紅光的⽴⽅體、閃熾著耀眼的球狀珍珠⽩⽕光落地爆炸。 兵卒們幾乎是瞬間就犧牲陣亡, 皇帝⽴即再下詔令:『我們要正⾯佯攻、 再從兩側展開包抄攻勢, 第⼆位置為最左邊、第⼗⼆位置為最右邊。佯攻 的隊伍往第七位置前進; 鉗形攻勢往第⼆、第三、第⼗⼀、第⼗⼆位置包 夾。⽴刻執⾏!』

『遵命, 皇上, 』三位將軍負責回攻的隊伍。

兩位⼠官領著兵⼠們往中間衝鋒過去、⽽負責鉗形攻勢的⼠兵則分兩側派 出。真是難以置信, 偉⼤的⺩國準備這項⾏動已經很久了。他們隨即⼜發 出兩枚閃熾的炸彈, 第⼀枚炸死了左側的攻擊⼠卒、第⼆枚也炸死了右側 的攻擊⼠卒。中間攻擊的⼠兵們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只好硬撐著。運⽤迂 迴戰術, 他們準備閃避後續三波雙炸彈的攻勢, 不過卻在第四波炸彈攻擊時 被擊潰了。

皇帝看了看他剩下的⼈⾺, 四位將軍, ⼋位上尉, 還有⼀些⼠官與兵⼠。

『前進…衝, 』皇帝下令。

兩位將軍望向他、宛如他已經瀕臨崩潰的狀態, 其中⼀位將軍說道:『皇 上, 這是在⾃殺啊。』

皇帝沒有時間再發表慷慨陳詞以激勵⼿下如何慷慨赴義的話語; 他的⼈⾺ 可能在他還沒說完就已經戰死了, 所以他只是簡單重複道:『前進…衝, 』

『遵命, 皇上, 』其中⼀位將軍回應道, 並且傳下號令:『給我正⾯全⾯攻 擊, 六個單位寬, 攻擊第四到第六、第⼋到第⼗位置, ⽴刻執⾏。』

六⾏隊伍的⼠兵聽令整裝、並且勇敢衝鋒, 即令是拼命⾯對死亡的宿命。 當他們到達中途時, 兩枚閃熾的炸彈爆了開來, 最左那⼀枚閃耀著三粒對⾓ 線的球狀⽩點、最右那⼀枚則是閃耀著四粒象⽛⾊的亮點。

⼈⾺都被⽕焰給吞噬殆盡了。

那皇帝瞪著眼前的戰場, 從他的眼鏡反射出千般地獄烈⽕。他決定搬出⺩ 國的其中⼀⽀⼈⾺。

皇帝鬆開他胸前的扣⼦; ⽃篷掉落在地上。皇帝抽出⻑劍往前伸向敵軍陣 線。他抬頭看到兩枚烈⽕砲彈向他這邊飛來。

烈⽕炸彈擊中他的兩側, 即使熱度極為驚⼈, 刺⽿的鈴聲卻⼜令⼈痛苦不 堪。熾熱與鈴聲同時襲湧⽽來直到他跌落在地。
 
ultimate_system_chapter_3_1
經過短暫的錯愕與⽿際轟然之後, 隨機消失無蹤, 不過之後⼜回來了。

熾熱、聲響、熾熱、聲響。

聲響。
 


在驚醒的瞬間, 由於他的體型肥碩, David從床上猛然坐起⾝。渾⾝汗濕, 他的⽩衫後⾯緊緊黏住他的背脊, 他張開⼿掌往聲響的來源、⼀個上⾯有 ⼩鈴的⽼式鬧鐘打下去。他的動作有些搖晃, 結果撞到了床頭櫃、由於⽤ ⼒過度⽽倒彈回來, 他伸⼿捂著頭感到疼痛不已。

『哎呦, 』他呻吟著, 這時鬧鐘奇蹟似地從床頭櫃匡噹摔落到地上, 鈴聲依 然繼續響著。

David準備再打⼀次, 揮起⼿臂⼿掌張開; 他估計錯按鈕的⽅位、結果打在 鬧鐘旁邊, 將它拍得滾到他的⼯作桌底下, 那是改裝過的娛樂中⼼。這時 David只想到要優雅起⾝, 他從床上滾落到地上、雙膝著地。他連滾帶爬來 到⼯作桌那邊、伸⼿朝底下抓住那個竟然還兀⾃響不停的鬧鐘。再⼀次, 他⼜錯估⾃⼰⾝體與⾝遭物件的位置, 他的頭撞到⼯作桌的⼀⾓。

現在他的⼿瘀⻘、有點頭暈, David罵道:『混帳⿏輩!』這次、他第四次 嘗試, 終於捱著⾝到桌底下將那個鬧鐘關掉、沒再受傷了。

『我討厭早晨, 』他喃喃⾃語道。

時間是早上⼋點整。David必須準備出⾨⼯作。⼤約⼀個⽉之前, 他確實已 經安排好要去找⼯作、那是在附近的雜貨店熟⻝部櫃台當店員。他必須從 早上九點開始⼯作, 最重要的是他今天必須準時上班, 因為這樣他就會連續 三⼗天準時上班⽽拿到⼀筆$50的全勤獎⾦。

他不敢再回去賴床再睡個五分鐘, 因為知道這樣⼜會拖成好幾個鐘頭。他 跑到樓上去沖澡、這反應出他真的必須要保住那份⼯作。

他在Golden Goose Casino and Hotel⾦鵝賭場與酒店輸了⼀⼤筆錢之後, David決定找⼀份實質收益的⼯作才是必要的。他跑去找他唯⼀真實的朋 友Evan Blake, 隔天買了幾件應徵⽤的⾐服。由於他⼿頭上只有$110, 他 只好到Goodwill Thrift Store⼆⼿商店, 這樣他就可以負擔⼀些上街穿的⾐ 服、也讓⾃⼰穿得體⾯⼀些。

David在鎮上到處應徵⼯作, 最後來到A Penny Saved省⼀分錢雜貨店。他 最後的⾯試者是Nicholas Allison, ⼀位⽑躁的戴眼鏡⾦髮孩⼦、⼤約⼆⼗ 三歲年紀、之前可能是店裡的搬運⼯。Nicholas之所以當上熟⻝部經理、 他絕對不是活得更加有閱歷, ⽽是因為除了「照本宣科」之外他什麼也不 會做。

Nicholas坐在辦公桌背後、與David隔桌對望, 專注地看著他。Nicholas在 某本書讀過、與對⽅保持眼睛接觸是最重要的事。那本書就是經理⼿冊, 所以對他⽽⾔、那本書絕對是福⾳書, 因為只隔幾呎的距離就⾜以居⾼臨 下了。他採⽤放鬆的姿勢、在⾯試時看起來雖然輕鬆、卻是頗有權威感。

NICHOLAS: 『我覺得有意思, David, 我可以叫你David嗎?』

DAVID: 『當然。』

NICHOLAS: 『好, 謝謝你, David. 我覺得很有意思, David, 在你的申請 中、⼯作履歷就額外多了三張附件, ⽽這些在申請表內也有。我可不可以 問⼀下, 你的⼯作經驗為什麼...這麼多樣化?』

DAVID: 『⼀點也沒錯。出於我的敬意, Nicholas, 聲請表上⾯問我過去七 年以來的⼯作經驗。因為申請表上有三個地⽅要我填寫確實申請過的⼯作 項⺫, 我只好照實填寫、另外⽤額外的⾴⾯來描述相關的⼯作經歷。於是 我就寫了過去七年以來做過的⼗七項⼯作, 我⼜得兼顧其可讀性, 所以我將 前兩⾴各列了五項⼯作、在第三⾴列了四項⼯作。』

NICHOLAS: 『我了解。我希望你不會覺得這樣是被冒犯了, David, 但是 我想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應該直接問的是, 為什麼過去七年來你換了這 麼多⼯作呢?』

DAVID: 『對。Nicholas, 你得要了解我、我是⼀位員⼯。現在, 我了解時 節的需求等等因素, 然⽽我不是那種每星期只能做⼗五到⼆⼗⼩時平庸⼯ 作的⼀般⼈。我的⼯作排班是, 為了交換利益, 我希望我的⼯作時間可以保 持連續, 不過你是⼀位新來的經理。你可能注意到了, 我以前就曾經在這裡 ⼯作過的。』

NICHOLAS: 『我是注意到了, David. 不過, 看起來我找不出你的任何個⼈ 紀錄、讓我可以考慮是否要再度聘僱你。我查過你的薪資紀錄, 你以前確 實在這裡做過七⼗三天, 但是除此之外, 我什麼也不清楚。』

DAVID: 『是的, 我當時是⼀位櫃台收銀員。那就是問題的所在; 他們不懂 隨著季節的需求⽽在前台安排員⼯的配置。有些⼈會在⼗⼆⽉離職, ⽽他 們必須被替補, 即使傳統上每年最初的幾個⽉是淡季。不過, 我可以確定的 是, 像你這般稱職⽽細⼼的經理, 你知道怎麼安排員⼯以因應相關的要求, 所以我想要能夠安排我的⼯作時間。』

NICHOLAS: 『當然可以。那是我總是會試著去做的事, 多謝你的讚美!』

無須多說, 不管有沒有個⼈紀錄, David得到了這份⼯作。這確實也是⼀件 好事, 因為上⼀位經理曾經在他的個⼈檔案中⽤永久性紅筆寫著: 『絕對不 要再聘僱此⼈!!!』

雜貨店, David⼼想, 除了紙本記錄之外、雜貨店可能是地球上最不可能在 電腦保存個⼈檔案的商家。當他離開Nicholas的辦公室時、臉上露出苦澀 的笑容。
 


那是在熟⻝部尋常的⼀天, 只是切切⾁和乳酪、查看貨品上的標籤、確定 都在七天的保存期限之內, 如果過期的話、那就更換標籤、標⽰這項商品 才拆封四天⽽已; 這是典型熟⻝部的貨品。

David那天輪班的時間是9:00-15:00、因為當天是星期⼆。David通常的班 表是週⼀到週⼆, 9:00-15:00、週三到週四休息、週五週六週⽇ 9:00-17:00, 每⼩時⼯資$9.50, 他所能賺到的錢可能要更少。他每兩星期 可以領到$525到$550左右。

David沒耐⼼等到這⼀天結束, 因為他必須幫⼀位挑剔的⽼太婆準備⼀盤⾁ 和乳酪、她預計要在3:15進店來拿, 但是David覺得她可能更早就會過來。 David看看時鐘; 2:56. 他轉⾝到不鏽鋼櫃台擦拭⼀番、上⾯擺著⼀部切⽚ 機。他眼⾓瞄到時間是2:57, 他注意到陳列的切⽚⽕腿在那個星期的銷售 量不滿120%, 這樣⼜會招來數落他閒散的抱怨、那是⼀位名叫Melissa愛 嘮叨的⼥⼤學⽣。David拿出已經打開等待切⽚的⽕腿塊, 從⼀端將包裹的 封膜撕開、將⽕腿放在切⽚機上頭。

叮!叮!!

David在這⼀天很討厭聽到這樣的鈴聲; 他⾒到⽼太婆站在顧客展⽰櫃前朝 著他看。她⼝沫橫飛地對著他訓斥:『你就沒⾒到有顧客過來你這邊?』

David回應道:『對不起, 你似乎有點來早了, 不過幸好, 我已經將你要的⻝ 盤準備好了。請讓我去拿來給你。』

David拿出⼀個⼗分乾淨的⾁品乳酪托盤; 事實上, 他對於⾃⼰的⾁品乳酪 與蔬菜盤感到⼗分⾃豪, 儘管他確實討厭這份⼯作的其他部分。⽼太婆⼀ 下⼦就注意到盤⼦旁邊黏著⼀個⼩塑料袋。『那是什麼⻤玩意?』

David看了⾁品乳酪托盤⼀下:『那是你的盤⼦, 夫⼈, ⼆號尺⼨、⻝⽤⽇ 期20-25, 維吉尼亞⽕腿塊、爐烤⽕雞塊、烤⽜⾁塊...這是我個⼈的最愛... ⽩⾊Cheddar乳酪、瑞⼠Lorraine乳酪、中間是蜂蜜芥末, 100根⽛籤。』

⽼太婆瞪著David, 好像他頭上剛剛冒出第⼆顆頭那般:『那個袋⼦, 你這 個笨蛋, 那個袋⼦是啥玩意?』

David回答說:『那是調味料, 夫⼈, 你曾經要求七種不同的調料。因為盤 ⼦只有⼀個溝槽可以裝⼀種調味料, 所以我必須幫你另外準備⼀個袋⼦去 裝另外的六種調料。』

"『你這個瞎掰的⽩痴, 』她暴跳如雷:『讓我跟你的⽼闆說去!』

Nicholas⾛出來詢問David, 『David, 這裡有什麼問題嗎?』

David開⼝說道:『Nick, 問題是...』

Nicholas打斷他的話:『在顧客⾯前請稱呼我為Allison先⽣, Dave.』

他討厭⼈家叫他Dave. 『Allison先⽣, 』他抱怨道:『問題是因為Wilhelm 太太...』

『是Heim, 你這個⽩癡, 』⽼太婆插話說:『是Wilheim, 那才是我的名 字。』

Nicholas接著說:『我對你致歉, Wilheim太太, 我肯定David知道你的名 字、發⾳不對只是⼀般⼈常犯的⼩錯⽽已。』

David討厭兩件事; 說話被打斷和諂媚逢迎。後者儘管無法避免, 但是希望 前者可以不⽤遇到。『問題是這個⾁品乳酪的盤⼦被要求要有七種調味 料。⽽你我都知道, Allison先⽣, ⾁品乳酪的盤⼦只有⼀個裝調料的溝槽。 Wilheim太太之所以會⽣氣、是因為盤⼦旁邊附帶⼀個裝調料的袋⼦、⽽ 不是將調料放在盤⼦裡⾯。』

Nicholas轉⾝對⽼太婆說道:『Wilheim太太, A Penny Saved省⼀分錢本 店很⾼興能給對你的⾁品乳酪盤所帶來的不便、再降價⼗塊錢。』我們也 會特別加註、以後所有裝調味料的容器都會想辦法裝⼊盤⼦內、⽽⾁品與 乳酪會放置在調料旁邊。這樣你可否滿意呢?』

Wilheim太太看看Nicholas; 因為某種原因, 她喜歡他。『好吧。這樣我就 滿意了, 不過請教教你的員⼯、下次就得這樣照做。』

Nicholas再度轉⾝對David說道:『Dave, 我們以後可以照著Wilheim太太 所交代的那樣做嗎?』

David知道若是這樣擺盤的話、那盤⼦肯定看起來像是⼀團屎樣。Nick也 知道那樣擺盤看起來就像個屎樣, David知道Nick明⽩那就是個屎樣, 但是 他⼜能如何呢?『是的, Allison先⽣. 我可以做得到。我向你致歉, Wilheim 太太。』

Wilheim太太怒眼看著David; 雖然她注意到是故意弄錯發⾳, 這次她不再多 說什麼。Nicholas對David說道:『謝謝你, David, 你現在可以打卡下班 了。』

David不喜歡Nicholas這樣的說話⽅式; 他的班表早在三分鐘之前就結束 了, 但是Nick說話的⼝氣好像是要討好那個⽼巫婆、才出⾔表⽰懲罰之 意。『是的, Allison先⽣, 多謝你, Allison先⽣。』
 


David離開那家店、進到他朋友Evan Blake的⾞內。Evan通常每天會過來 接他下班、除了星期五例外, 因為他從週⼀到週五在17:00-0:00這段時間 得要⼯作。他已經克服了在⾯試時⾆頭會緊張打結的⽑病。他有著純真動 ⼈的笑容、加上藍眼睛和蓬鬆⿊髮, 他除了胖⼀點之外、其實還蠻帥氣的, 他毫無困難就找到⼀份⼯作。

在Macy梅⻄百貨找不到適合他穿的⾐服, Evan Blake決定到Men's Big & Tall⼤隻佬那家店試試看。他買了⼀套⻄裝、在浴室裡裝束整⿑, 將他的上 街⾐服裝⼊購物袋內拿進⾞裡 , 然後回到店裡填寫申請表、說要跟經理說 話。他的⼯作履歷很實在; 之前被裁員那並⾮是他的錯, 他已經在同⼀個地 ⽅擔任保全超過⼗年之久。他的⼯作是賣⾐服、直到店裡10:00p.m.關⾨ 為⽌, 剩下來的兩個鐘頭還是他的班、整理當晚從貨⾞運來的⾐服庫存。 他們通常不會讓店內銷售員來幫忙整理庫存, 不過Evan很有禮貌地要求考 慮讓他這樣做、因為他需要每次的班表超過五個鐘頭, 他們毫不猶豫就同 意了。

『賣那些肥⼈穿的⾐服還好吧?』David問, 他顯然忘記⾃⼰也是個「肥 ⼈」、如果沒去Goodwill⼆⼿店的話、他也曾經到Evan的店裡買過⾐服。

Evan翻了翻⽩眼:『我不明⽩你幹嘛⽼是這麼問, 』他回應道:『有些⼈ 就是⽐其別⼈⼤隻⼀些, 那⼜怎樣?』Evan繼續說道:『無論如何, 我們 能夠有這樣的店可以買到⾐服、那可是件好事, 不然的話就得到每⼀家店 裡去問有沒有適合的尺⼨, 如果你太肥或太⾼的話, 那你就知道了。』

『這是公司的座右銘嗎?』David問:『我的天, 我討厭我的⼯作, 還有那 位⽼巫婆Wilhelm太太。』

『她只是⼀位顧客罷了, 』Evan回嘴說道:『她⼜能有多壞呢?』

『有多壞?讓我們來說說, 她唯⼀罪有應得的是、她也許會⽐我早死。我 每天都會注意報紙上的訃聞、確定我不會錯過到她墳上跳舞的機會。』

Evan回應道:『你太過負⾯了, 我們的事進⾏得還不錯。我想我們應該很 快就可以找到⼀間公寓了。』

David反駁道:『Evan, 我們已經討論過這點了。我想要等六個⽉的原因 是、確定我們倆都有⼀堆現⾦的存款。然後Even, 我要再找⼀份可以賺更 多錢的⼯作、或是第⼆份⼯作、或是別的活兒, 我就不⽤被困在那天殺的 ⽼太婆牢籠裡。就說我們已經同意過, 萬⼀我們當中有誰失去了⼯作⽽倒 楣, 另外⼀個就會暫時罩他⼀下, 然⽽前提是確保我們先有那⼀籃⼦雞蛋, 就是讓事情不⾄於會變成那樣。』
 
ultimate_system_chapter_3_2

David上個⽉確實展現如此負責的樣⼦。他和Evan在之前那個⽉接了⼀份 ⼯作、有⼈要他們清理鄉下那些以租代賣的房⼦, 那⼈告訴他們可以隨意 處置那些出租的屋⼦。David幾乎銷售光了、淨得獲利$500, 他與Evan平 分。當他拿到畢⽣第⼀張薪資⽀票時, David開了⼀個帳⼾、存⼊$400, 加 上從租屋處賣掉東⻄的$250所得, 還給他媽當⽉的$100房租。David甚⾄ 還帶著午餐去上班, 儘量養成節儉的習慣。

Evan轉頭看著David、張⼤眼睛, 這是他每次要說出重要事情時的習慣神 情:『還有去賭場嗎?』

『賭場, 』David若有所思地說:『好吧, 我告訴你關於Free Play免費籌碼 的事。他們的電腦上個⽉喜歡上我了, 因為我知道那邊的混蛋不會因⼈設 事, 所以我在這個⽉每個星期都會拿到$20的Free Play免費籌碼。這實際 上是第四個星期了, 我今天稍晚會到那邊使⽤這筆Free Play免費籌碼。我 只是玩玩⽼⻁機就好, 不⽤花⾃⼰⼀⽑錢。』

Evan嚷道:『不會吧!?』

『不⽤, 』David回答道:『我花$5.00在⼀分錢的⽼⻁機、並且贏到$50, 但是我最近在Craps花旗骰賭桌⼜輸了。我猜我在那兒輸了差不多兩塊 錢。這個⽉的前兩次, 我贏了$12然後⼜贏了$14.』

Evan覺得難以置信:『你輸掉$50!?』

『好吧, 是的, 』David說道:『但那是Free Play免費籌碼。我想要玩 Craps花旗骰, ⽽那是賭場的錢; 玩免錢的, 如果你要這樣說的話。』

Evan問:『不過你在吃⾓⼦⽼⻁機贏了$50?』

『是...』

『那麼, 你可有剩下?』

『技術上我猜是有的。』

『所以你沒有剩下?』

『不, 我沒有。』

『所以, 』Evan結論:『那你為何沒有輸掉$50?』

『我也不知道, 』David坦承道。

Evan讓David在銀⾏下⾞, 因為當天是David的⽀薪⽇。David進去時、 Evan說要在外⾯等他, 不過David說, 等他存⼊⽀票之後、想要⾛路到 Golden Goose⾦鵝賭場、去看看他的Golden Eggs⾦蛋卡上⾯的$20 Free Play免費籌碼要怎麼花。

David靠過去銀⾏櫃台, 『對不起, 我想要存⽀票。』

『很好, 』櫃台員朝她後⾯看了⼀眼、注意到drive-thru得來速的顧客指⽰ 燈正在閃動著。『Becky去哪裡了?』

從辦公室看不到的⾓落傳來回話的聲⾳:『她出去吃午餐了。』

『Lucy呢?』

『在洗⼿間。』

櫃台員抱歉地望著David, 『對不起, 請稍候。』

『當然, 』David說:『沒問題。』

某種程度上, David覺得他在上個⽉進展得還不錯。他已經將The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從他的網站下架, 他正在存錢, 在三⼗⼋歲的年紀第⼀次 準備搬出他媽的屋⼦, 他有⼀份⼯作、雖然很爛、但那也是⼀份⼯作, ⽽且 他終於有⼀些⾐服穿、不⽤再露出他的屁股溝了。在這同時, 雖然他也不 懂為何⼿頭有錢卻⼜不能享受⼀下, 尤其是他知道他的押注妙⽅是絕對可 ⾏的。他已經厭煩到Golden Goose⾦鵝賭場到處尋找還有剩餘點數的⽼ ⻁機、或是Free Play免費籌碼, 那是他肯定在下個⽉就會輸掉的。

他嘆了⼝氣。應該不會糟糕⾄此吧, 他⼼想。

他的遐想被銀⾏櫃台員的聲⾳打破。『再度向您致歉。您要存⼊多少錢 呢?』




David跑到Golden Goose⾦鵝賭場、使⽤這筆$20 Free Play免費籌碼, 他 知道這可能是最後⼀次他在賭場會⽤到的Free Play免費籌碼。這次他選 擇附近的Video Keno視頻基諾機台, 決定玩$0.25選⼗個號碼的遊戲。玩了 七⼗九局之後, 他只有贏到⼤約$10真實的現⾦、那筆Free Play免費籌碼 已經玩完了。

『我猜就是這樣了, 』他說道。

David按了⼀下螢幕上「Draw出牌」的按鈕; 他甚⾄沒有⾜夠的餘額去決 定是否再玩螢幕上的選項。他看看底下其中的選鈕、試著決定看看, 不過 注意到他中了再玩⼀次的顯⽰。

在免費再玩的遊戲, 其中⼀張卡中了8/10獎⾦$125、總共贏到$128; 他⼜ 累積到$138.

這肯定是個徵兆。

David將他的贏注換成現⾦、塞⼊他的⽪夾內。這可能就會⼀再發⽣, 他⾛ 到Let It Ride梭哈撲克的賭桌; 這肯定是個徵兆。

坐上賭桌, 他掏出⽪夾。『我要買⼊$1,000的籌碼。我要七枚⿊⾊的、⼋ 枚綠⾊的、還有⼆⼗枚紅⾊的籌碼, 多謝你。』

『換⼀千塊錢籌碼, 』荷官嚷道; 她必須確定樓層主管聽到這句話。

『換⼀千塊錢籌碼, 』樓層主管回應道。

其他賭桌的每⼀位玩家都朝向David這邊看過來。到底有誰會在這種在地 賭場買$1,000的籌碼?若是有⼈輸掉$1,000那並⾮不可能, 是慢慢累積的, 但是⼀次買⼊這麼多籌碼那倒是第⼀次聽過, 尤其是Let It Ride梭哈撲克賭 桌, 真的假的!

David在眾⼈⺫光注視之下、轉頭望去; 他朝著坐在Three Card Poker三張 撲克賭桌的⼀對夫妻眨眨眼,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 賭局開始。』
 

回到 第2章.
繼續到 第4章.

關於作者

Mission146是⼀位育有兩個孩⼦的驕傲丈夫與⽗親。他給⼤多數⼈的觀感 是安靜⽽低調, 幸好如此。Mission146⺫前是Ohio俄亥俄州的受薪⼀族, 喜歡紀錄⽚、哲學、博弈討論。Mission146願意為錢寫作, 如果你希望他 這麼做的話, 在 WizardofVegas.com 開⽴⼀個帳號、提出你的要求傳送私 ⼈訊息給他。


撰寫者: 

巫師 推薦

在這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