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這個

巫師 推薦

最近更新 September 16, 2016

在這一頁

The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 - 第2章

第2章

『我是這樣想的,』 Evan Blake開⼝說話了, 當他在破舊的床墊上調適⾃⼰ 的位置; 要想在這塊不平整的玩意上找出舒服的坐姿那是不可能的。『我 們差不多有$2,000. 那筆錢⾜夠付房租押⾦、第⼀個⽉的房租、繳納⽔電 費, ⽽那是⼀間相當不錯的公寓, 兩個房間, 全套傢俱裝潢; 我們是可以成為 室友的。』

David Landstrom, 如果他的⾯貌更加乾淨⼀點的話、他可能成為電視明星 George Costanza的模仿者, 他靠坐在他的旋轉椅上頭、就在改裝過的娛 樂室書桌前⾯。『就像是這樣; 這間「相當不錯的公寓」每⽉租⾦$100或 更少?因為那是我現在正在繳付的。』

Evan Blake⼤David Landstrom兩歲、並且是他唯⼀真實的朋友。他280 磅的⾝軀⼜在床上輾轉反側、⽤⼿抓弄著頭上刺棘的⿊⾊短髮。他冰藍⾊ 的雙眼張得⼤⼤的、每次他快要想出什麼點⼦時總會露出這般的神情。儘 管David⽐起Evan還稍稍聰明⼀些, Evan對於David相當尊重、覺得對他 有個⼈的責任。Evan說過:『你知道, 有⼀位室友並⾮是可能發⽣的最佳 選擇, 但總好過三⼗⼋歲和四⼗歲還和⽗⺟親同住。離開你⽗⺟的房⼦是 ⾃主⽣活的第⼀步...嗯...⾃主⽣活...』

『⾃主⽣活, 』David結論道:『聽好, Evan, 即使我願意付出⽐我現在更 多的錢去基本過活, ⺫前我沒有, 現實是我們兩個都沒有穩定的⼯作去遐想 這些美事。你可別忘了, 等到我⺟親過世之後、是誰會得到這間房⼦, 更別 提還有⼈壽保險⾦可以領取。』

『是呀,』Evan表⽰贊同:『但是那⼜不代表什麼。』Evan⼜在這張舊床 墊上翻⾝、想找出⽐較舒服的所在、光是這樣就花上超過三⼗秒鐘, 接著 揚起眉⽑張⼤眼睛。『我存了六個⽉的薪⽔, 不過當我被裁員之後, 就花光 了。我如果有錢的話就會搬家, 然⽽我認為花上⼀個⽉的⼯資搬到別的地 ⽅、這太冒險了。這就變成要在這個爛地⽅再找⼀份替代⼯作那般地冒著 ⾵險。』

Evan曾經擔任保全⼤約⼗三年之久, 對於每次⼯作都不會持續超過三個⽉ 的David來說、這是無法理解的事。事實上, 他們之所以各賺差不多$1,000 那是因為Evan在擔任保全期間所認識的某⼈剛好買進⼤批的鄉下房⼦。 這些房產需要清潔和適度修繕才能租得出去。私底下還多賺每⼩時⼗五塊 錢的⼯資, 兩⼈也可以從租⾦當中抽成, David允諾負責⾏銷、並且彼此分 攤利潤, 雖然他實際上並沒有做出任何努⼒去⾏銷什麼出去。

Evan後來被裁員了, 因為他的保全公司喪失了⼀份契約、客⼾將公司總部 搬到較⼤城市的業務中⼼。當重新聘雇員⼯時, Evan的獲利變成了導致他 被裁員的厄運, 他並不知道, 他因為保全的年資⽽拿到的⼯資是最⾼的。經 過九個⽉, 他在城裡⾄少應徵過不同⾏業的三個⼯作、即使是最不相干的 機會也去申請, 他⾯試過兩次, 都是披薩店, 卻都沒有得到回⾳。他的⾯試 表現並不好, 因為每次緊張時他的⾆頭就會打結, ⽽他在每次⾯試時都會這 樣。

『⾵險, 』David⼜重複了⼀次:『看吧, 我不會隨意牽扯到⾵險, 那就是為 什麼我現在恰好開⼼住在這裡, ⽽你也應該要開⼼住在你媽家才對。』

『是吧,』Evan數落道:『我可不會這樣。你是知道的, 我的兒⼦現在可能 ⻑⼤成⼈、還上了⼤學, 然⽽我⼀直照顧他、還是想要得到他的尊重。若 是他的⽗親還與祖⺟同住、那他⼜怎麼會尊敬我呢?』

『我不知道,』David回答:『我⼜不是你。我計劃要在六個⽉之內將這筆 錢增加到⼗倍或更多, ⽽我現在就要到「⾦鵝賭場」那邊; 你可要⼀起 去?』

『不, 』Evan說道:『你知道我是不賭博的。』

『那好說,』David嘆⼝氣:『當我在這個⽉底將這筆錢翻上⼗倍、你就會 希望你也這樣做了。到那時或許我會更加願意討論不同住居安排的計劃, 現在我要去沖澡了。』

『你去賭場之前可想要吃點東⻄?』

『那不是「賭場」,』David回應道:『那是「⾦鵝」, 就像是「⾦鵝-⾦鵝- ⾦鵝正在燃燒, 但是我不需要⽔!讓⺟親****** 燒吧!」』

『嘿, 別太激動。我要去吃披薩了, 然後再去Macy梅⻄百貨找看看有沒有 更好的⾯試⾐服。或許那就是我為什麼每次都會緊張的緣故, 因為我總是 擔⼼他們認為我穿的⾐服太過緊繃了。』

『再⾒,』David說道:『沒有什麼理由可以在束縛住你, 所以你就抓住機 會當⾃⼰, 隨便你吧。』
 


David要將他的$1,000變成$10,000, 那是運⽤他所設計的賭博妙⽅、曾經 在網路上出售給數學能⼒不⾜的⼈。他將他的妙⽅命名為「Ultimate Reverse Labouchere Semi-Martingale Double-Down Streak Finder System Deluxe終極翻轉拉布歇爾半加倍賭注再度加倍⻑串豪華版妙⽅發 現者」、或者簡稱「The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他宣稱他的妙⽅ 可以加以調整、讓玩家在任何的賭場遊戲佔到優勢, 並且提供特殊的教 學、可以擊敗Craps花旗骰、Roulette輪盤、Let it Ride梭哈撲克、和 Baccarat百家樂。

有意思的是, 他的妙⽅並沒有運⽤Reverse Labouchere翻轉拉布歇爾對於 這些遊戲的押注⽅式, 甚⾄和Reverse Labouchere翻轉拉布歇爾⼀⽑錢關 係也無。事實上, David根本就不懂什麼是Reverse Labouchere翻轉拉布 歇爾; 他只是認為字⾯上聽起來不錯⽽已。⾄於Semi-Martingale半加倍賭 注的名稱也只是⼀知半解; 他的妙⽅也沒有「Doubled-Down加倍賭注」, 因為它們當中沒有正向演繹的成分 - 另⼀項妙⽅的名詞David可能也沒有 精確定義 - ⽽他只想期待Roulette輪盤當中⼀⻑串的連續贏注⽽已。
 
ultimate_system_chapter_2
David對於Roulette輪盤尋求連續贏注可能是最為可笑的部分。基本上, 它 就是連續觀察Roulette輪盤轉動⼋個鐘頭、決定出轉出連續紅⾊或⿊⾊的 最多次數, 然後根據「⼼得知識」來押注「很可能」會在後續⼋個鐘頭再 度發⽣的結果, 可是愈⻑的連續結果是「很不可能」會發⽣的。

本質上, David可能從押注Red紅⾊$10開始、因為紅⾊才剛剛中過。如果 連續出現紅⾊最⻑串的次數是四次, 那麼他就會繼續押注紅⾊、直到每次 $10的押注出現四次為⽌, 接著第五次再押注$10在⿊⾊、因為紅⾊不可能 會再出現。如果David第⼀次押注紅⾊就輸了, 那麼他會改為押注$25在⿊ ⾊, 若是贏的話、就⼜將押注降為$10. 假設連續都輸, David將會押注$10, $25, $60, $125, 最後是$280. 如果David沒有$280, 那麼他就會將剩下的 錢全部押上去。

他會每天到賭場進⾏這個⽅法、基於他之前⼋個鐘頭的追蹤結果、直到他 輸光這個妙⽅的起始⾦額$500, 或是贏到$10,000, 看看哪種結果先發⽣。 他從未贏到$10,000.

曾經有⼈對他貼⽂說道:『David, 你知道你不總是守著輪盤不離開的。即 使忽略數學, 輪盤可能在你沒有注意的時候出現更⻑串的結果、若是如 此、那會讓你所依賴的預測變得不可能?』

David回覆道:『當然更⻑串的連續結果是可能的, 不過那只是可能性的問 題罷了。連續出現三次⿊⾊那就像是連續丟擲硬幣出現三次⼈頭那般, 當 然你有時會連續擲出三次⼈頭, 但是你可能不會連續擲出四次⼈頭, 尤其是 如果你並沒有預期會時常出現連續的結果。輪盤轉輪也是相同的, 也有類 似的傾向。有某些輪盤看不到連續出現⼋次紅⾊或⿊⾊, 但是其他的你會 驚訝發現連續出現三次⿊⾊。那只是個別輪盤出牌傾向的問題罷了, 聰明 預測, 那是我的妙⽅命名之道、就是找出連續出牌的妙⽅。』
 


David最近在Craps花旗骰賭桌上頗有斬獲。他近來⽤他的Craps花旗骰⽅ 法總共贏了$150, 雖然沒有達到預期的結果, 他相信他已經教會⼀位名叫 Andy的年輕⼈如何正確地玩Craps花旗骰。David⼀開始覺得那次的經驗 不如預期⽽感到不悅, 不過他想起在他⾃⼰的網站對於這個妙⽅的免責聲 明:『沒有妙⽅可以總是保證你每次都會100%贏錢, 不過⻑遠下來你將會 贏的。』他認為Andy已經得到他付費之後所應學到的⼀切, 之後那就是他 ⾃作⾃受的。

David的Craps花旗骰妙⽅和連續出牌無關, 與Martingale加倍賭注更是毫 不相關, 那種⽅法是玩家輸去押注之後再度加倍賭注直到贏了為⽌, 最後希 望會贏回原初押注的⾦額。David的妙⽅包含了「可能會輸就押少⼀點」, 每次的輸注就是他負值期望值押注的不幸障礙、如此導致更⼤的負值期望 值押注。

玩⼀種妙⽅與相信⼀種妙⽅之間還是有差別的; 有些⼈運⽤妙⽅賭錢純屬 好玩, 然⽽David是絕對的相信。每當David在運⽤他的妙⽅時, 就像熱⼼的 佈道家沈浸在佈道詞中直到兩眼發⽩聲嘶俱厲最後癱倒在地上抽搐⾝軀。 他對於他⾃⼰妙⽅的說詞宛如真誠狂熱急欲說服政敵那般, ⾄於他與對⽴ 者之間的差異在於、他個⼈可是100%的真誠。

David的Craps花旗骰妙⽅按照階段進⾏, 經過允許之後在以下重新複製:
 
  1. 在Pass Line過關線押注$5.00.
    • 如果贏, 繼續押注$5.00直到你贏到$500為⽌, 或是直到輸了$5.
    • 如果輸, 前進到步驟2
  2. 在Pass Line過關線押注$10.00, 附加$2在Crap Check.
    • 如果贏, 押注相同⾦額直到你變成偶數、或是超前$1.00或更多, 然後再回 歸到步驟1.*
    • 如果輸, 前進到步驟3.
  3. 在Pass Line過關線押注$5.00, 附加$1.00在Crap Check, 然後Place Bet 位置押注$27或$26, 依照點數位置⽽定。如果中到點數、則將位置押注全 數收回, 關閉位置押注。
    • 如果贏, 繼續相同的玩法直到你變成偶數、或是加押注$1.00或更多, 接著 再回歸到步驟1.
    • 如果輸, 這只會發⽣在鮮少的七點出局, 前進到步驟4.
  4. 選擇性押注$5.00在Pass Line過關線、丟擲骰⼦, 點數建⽴之後、在 Place Bets位置押注$180 (在每⼀個號碼各押注$30)。如果玩家不想丟擲 骰⼦, 那麼在任何點數建⽴之後、他可以只押Place Bets位置押注。
    • 如果贏, 繼續相同的玩法直到你變成偶數、或是加押注$1.00或更多, 收回 位置押注, 接著再回歸到步驟1.
    • 如果輸,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在兩次Box Numbers位置號碼之前必須 擲出七點, ⽽那就是⽴即七點出局...這只有275,000分之⼀的機率才會發 ⽣, 前進到步驟5**
  5. 選擇性押注$5.00在Pass Line過關線並丟擲骰⼦, 點數建⽴之後、在 Place Bets位置押注$1,800 (在每⼀個號碼各押注$300)。如果玩家不想丟 擲骰⼦, 那麼在任何點數建⽴之後、他可以只押Place Bets位置押注。
    • 這只會贏、任何贏注, 讓玩家繼續玩下去。回歸到步驟1.
    • 在這個階段的輸局概率⼤約是375兆分之⼀、因為這必須擲出七點出 局、沒有中到兩次的位置點數之前就七點出局, 接著⼜擲出另⼀次七點出 局, 連續擲出。如果你在這個階段輸了, 那麼最好改天再試, 因為這只是你 當天時運不濟⽽已。***

編輯的註解

*David Landstrom似乎沒注意到⼀個事實, 就是玩家不可能在步驟2之後達 到偶數。玩家只有剛好落後$5.00才會進⼊步驟2, 但是5是奇數、⽽步驟2 的所有可能押注的⽀付都是偶數。當奇數再加上或減去偶數、結果必然是 奇數。

**編輯尚未在這個步驟做出特定的數學運算, 但是275,000分之⼀肯定是錯 誤的。

***編輯尚未在這個步驟做出特定的數學運算, 但是375兆分之⼀肯定是荒 謬的數字。

編輯的註解結束

David的妙⽅在David⾃⼰的網站獲得⼤量的讚揚, 包含只有名字和姓的字 ⺟開頭那些不詳⼈⼠、來⾃⼤城市和David⾃⼰從Google隨意找到的相⽚, 還有評語說道:

我總是喜歡Craps花旗骰, 但是運氣都不佳。當我聽說有這麼⼀種妙⽅真 的可以擊敗遊戲, 不像其他的妙⽅, 我全然信服了。感謝Ultimate System 終極妙⽅, 讓我在上個⽉從Craps花旗骰賭桌贏了$10,000, ⼀天才賭兩個 ⼩時⽽已!如果我像這樣再賭⼀個⽉、就可以辭去⼯作了!感謝,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 — Lance B. - Kansas City堪薩斯市, KS堪薩斯州



其他從網路上的訪客則有⼀點警覺, 例如 WizardofVegas.com 網站討論區 的管理者Mission146, 這樣表⽰:

這是我這輩⼦聽過最糟糕的妙⽅。⾸先, 它讓你持續押注相同的$5.00、漸 漸耗光你的$500, 你花那麼多的時間只想贏回那⼀開始的$5.00. 此外, 你 的妙⽅所依賴的不只是Crap-Check和Place Bets位置押注的較⾼優勢, 卻 ⼤部份都在搞這些⾼優勢的押注。Wizard of Odds概率巫師說過、所有的 賭博妙⽅都是毫無價值的, 可是在這個案例他是錯了。「毫無價值」這個 詞表⽰某件事既不是正⾯也不是負⾯的價值; 你的妙⽅無疑俱有極端的負 ⾯價值、如同它依賴這些龐⼤賭場優勢的賭注。再說, 你可曾聽過Buy Bet 買⼊押注?或許沒有, 但是你不應該位置押注所有這些點數。



David認為, Mission146是某位混蛋, 就像 WizardofVegas 裡⾯其他的傢伙 那般, 因此儘管他享受貼⽂述說他的妙⽅如何成功的同時, 他實在不怎麼喜 歡讀到那些緊隨在後的評語。
 


David沖完澡之後、⾛了六哩路到Golden Goose Casino⾦鵝賭場。他媽 應該會在六⼩時之後開著她的⾞回家, 不過他可不想再等了。他堅定地⾛ 向Craps花旗骰賭桌、穿著他慣常的運動短褲和紅短衫、⾐服太短⽽沒能 遮住他露出的屁股溝, 接著他買⼊$500的籌碼。

三個鐘頭過去, 有⼀局他確實相當順利、讓他⼀度從$5.00累進到$60. 雖 然他認為這不會持續太久; ⼜回到持平的$5.00押注、這是他的妙⽅所設計 的玩法。

在他左邊隔著兩位玩家的那⼈是⾃稱「Dice Setter弄骰者」⾃命不凡的傢 伙, 名叫Nick. 如常, Nick穿著扣領⿊襯衫、頭上套著墨鏡。你可能問過他 關於Avon雅芳化妝品, 因為即使他沒在賣、他的樣⼦卻是如此光鮮亮麗, 包括厚重項鍊、⽿環、⼿錶和⼿鐲。雖然渾⾝打扮誇張, ⾜以惹惱⼤多數 的⼈, Nick卻是外向有趣的傢伙、因為他很愛笑, ⼈們通常會圍攏在他⾝ 旁。

David對他卻恨之⼊⾻。

Nick, 和往常那般, ⼀邊押注著他的骰⼦點數、⼀邊⼤談他可悲的押注妙 ⽅。Nick稱他的妙⽅為「Two-Way Martingale雙向加倍賭注」, 然⽽那只 不過是Two-Way D'Alembert押注⽅式。『看哪, 你只要押注$5.00在Pass Line過關線、$10.00在Odds賠率押注, 懂吧?看這裡, David, 兄弟我是想 要教教你。好, 所以如果你輸或贏、在下個過關線押注$10.00、$20.00在 賠率押注。如果發⽣相同的結果, 那你就再加倍。現在, 如果你輸了 $20/$40, 那麼你就回去押注$5/$10, 但是如果你贏到$20/$40的押注, 你就 繼續這樣押注$20/$40直到輸了為⽌。你也要完全忽略Come Out來注, 因 為你無論如何總是贏多輸少。』
 
ultimate_system_chapter_2_2
在Nick和David之間還有⼀位常客Sammy. Sammy是⼀位五⼗五歲的男 ⼈、從⼀哩之外就可以聽到他的胡說⼋道, 不過聽他煞有其事地瞎扯倒是 頗有趣味。『現在, Nicky, 我喜歡你, 但是Craps花旗骰是⼀種負值期望值 的遊戲。你本來就應該要輸的; 你幹嘛算計那些呢?』

『看吧Sammy,』Nick開始了:『我很⾼興你問這個問題, 因為在正常的狀 態之下, 你是對的。我已經解釋過Come Out來注是在我這邊的, 所以讓我 們談談概率吧。就說期望值好了, 期望值在概率上終究啥都不是; 你不會 輸, 你不會贏。我可是⼀位dice-setter弄骰者, 專業的。我已經玩到最後 了、已經這樣玩了⼀個⽉, ⽽我差不多贏了$1,000. 就要⽤我的資本⼤展⾝ ⼿。』

Sammy答說:『Nicky, 你還沒到最後、沒那麼久。⼈們隨便玩⼀個⽉都 會有你那樣的結果, 有些⼈隨便玩玩還會更好。你現在只是在Standard Deviation標準均⽅差的正確⼀邊⽽已。』

Nick很快回應:『不, Sammy, 我可還沒贏到該到的⾦額呢。⾝為⼀位 dice-setter弄骰者, 我真的在Odds Bets賠率押注有著優勢, 雖然在Pass Line過關線押注的優勢降低, 不過合併起來我還是稍微有點優勢的。』

Sammy翻了翻⽩眼、嘆⼝氣:『⼀年之後再跟我談吧。』

骰⼦⼜輪回到David⼿裡, 他在Pass Line過關線押注$10、$2在Crap Check. 由於對他⾃⼰妙⽅的全然相信, David對於有誰聲稱能夠操弄骰⼦ 抱持懷疑的態度, 所以他只是擲出骰⼦、出現五點。『我猜我們對這個點 數不⼤好弄,』他說。David事實上⼿氣不錯、擲了⼗⼆次, 可是很不幸地, 第⼗⼆次是七點出局。

David很快就⼜拿回骰⼦、因為Sammy說他不想擲骰⼦, ⽽Nick才擲出⼀ 個點數之後隨即就七點出局了。

David在他的過關線押注$5、還有$1在Crap Check, 建⽴的點數是六點, 將 $26放在Place Bets位置押注上, 接著擲出三點、⼗⼀點、六點然後就七點 出局。『喂,』David對著荷官喊道:『這兩顆骰⼦真是他媽的還是什 麼?』

荷官翻著⽩眼; 他對於David⼿氣不順時的態度已經習以為常了。『你不喜 歡這家賭場的骰⼦, ⽼兄, 那就找⼀家你喜歡的骰⼦的賭場吧。在這期間就 別在我的賭桌上飆罵髒話; 這裡可是有⼥⼠在場, 像是Sammy.』

『這太搞笑了, 兄弟,』Sammy說著, 丟給荷官⼀枚$5的籌碼。『去去去, 把寶⾙鎖起來。』

『總是多謝啊我的好傢伙,』荷官回應道:『可不許你去別家賭場!』

David開始渾⾝冒汗。他已經達到他的妙⽅第四個階段, ⼜像以前那樣, 如 果輸的話、他沒有⾜夠的錢進⼊第五個階段。事實上, David總是將所有在 Craps花旗骰輸錢的理由怪罪到因為他沒有⾜夠的資本去貫徹完成他的妙 ⽅, 若是他能夠的話, 那是絕不可能會輸的。

Nick看著David. 『我知道下⼀步是什麼, 不過聽好, 押注在我的點數吧...我 ⼿氣就快要旺了。』

David回應道:『別管我要做什麼, Little Nicky, 記住七點是你不想要的。 當我擲骰⼦時、我會押上我的錢的。』

Nick眨眼說:『隨便你; 看看我這⼀把!』

Nick第⼀次擲出六點, 所以他拿回他的$5.00過關線押注的$10.00賠率。接 著他⼜擲出六點, 他評論道:『狗屎, 那可真容易。』

David覺得很惱怒, 他注意到Nick沒有因為說髒話⽽被責怪。

Nick丟了三枚⽩⾊籌碼給荷官。『將那些鎖起來!』

『你是好傢伙, Nick, 繼續贏吧!』

Nick連續擲出兩次七點贏到他的Come Out出點$10押注, 接著他擲出⼋ 點。Nick⼜擲了⼗六次才⼜再度拿到⼋點, 另外⼜擲出⼗⼆次其他的位置 點數。

Nick瞪著David, 『我是說, 如果你不想要贏錢, 我猜那是你的事...』

Nick⼜再擲出骰⼦: ⼗⼀點, 出點贏到$20. 他擲出七點⼜贏了$20, 接著建 ⽴的點數是四點。擲三次之後, 他拿到了點數; 另外兩次都是位置點數。

Nick⼜看看David, 『四⼗九⼈隊的教練如是說, 讓我們再看看...』…"

Sammy加⼊談話:『Harbaugh, 他的名字叫做Harbaugh. 你真的是在跟 我說你對於NFL美式⾜球所知甚淺--』

『Sammy, 冷靜⼀點,』Nick插嘴道:『我⼜不押注運彩, 我唯⼀需要知道 的是如何擲出這些骰⼦。無論如何, Davy-Boy, Harbaugh說過「你要跟著 ⼿氣旺的傢伙⾛,」讓我來告訴你, 我現在的⼿氣正旺, 看看這⼀把! 』

Nick輕輕丟出骰⼦。『六點,』他喊道。骰⼦點數斜斜弄出個⾦字塔樣 ⼦、樣⼦很古怪。Hard-Six兩粒三點、真是特別, 不過還是六點。

賭桌上每個⼈似乎都忽略或是不知道⼀些事情:
 
  1. Nick在那⼀天嘗試「叫出他的點數」三次, 每次都沒中。
  2. Nick的「叫點」只會更糟⼀些、除了⼀次出現七點是對的, 那就是他叫 的點數。
  3. Nick慣習叫錯點、甚⾄在這⼀天之前就這樣, 如果有任何⼈計算的話, 他 實際上錯誤的次數⽐機率上的數值還要更多...雖然當這位「Dice setter弄 骰者」偶爾叫對點數時、每個⼈總是驚嘆不已。

反正, David是信服了, 甚⾄⽐對他⾃⼰的妙⽅還更加信服。『不要將骰⼦ 傳回來, 好傢伙!』他深⼊短褲的⼝袋內, 從錢夾掏出幾百塊錢, 說道: 『再加$300: 要⿊⾊籌碼。』

對於David來說, 那似乎是⼀種永恆的吶喊:『換籌碼三百塊錢!』接著三 枚⿊⾊的$100籌碼朝他推了過來, 遠⽐預期中的還要快。他的雙⼿顫抖著, David數出$720喊道:『$720過場, 每個位置點數各押$120.』荷官們知 道, 對他來說, 只買進這些點數的某幾個、要⽐全部都押還要更好, 不過他 們什麼都沒說。

Nick眨著眼:『聰明的孩⼦, ⼀擊就中。』

Nick將骰⼦拋向空中, 如同平常那般, 其中⼀顆骰⼦落下成三點、似乎⼗分 精準(表⽰第⼆顆骰⼦將會出現位置點數或是合併成七點, 沒有其他可能 的結果了), 另⼀顆骰⼦⼀路滾向賭桌的另⼀邊。跳過Nick, 跳過Sammy, 它蹦跳到David的四點位置押注。

『你這混帳⺩⼋蛋婊⼦養的!!!』David尖叫起來:『你...你這…娘炮, 沒品, ⾃以為專業賭客, 你告訴我那不是故意的!?』

最後那顆骰⼦彈跳回來、撞到David的四點位置押注的籌碼, 諷刺的是, 骰 ⼦點數就是四點, Seven-Out七點出局。

Nick環顧四周、像是被打了⼀巴掌, 『什麼!?骰⼦碰到籌碼了!我怎麼 可能是故意的?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也賭了六⼗塊錢啊!』

荷官怒⺫瞪著David, 『你夠了吧, 朋友, ⾛開, 我要你離開我的賭桌。找⼀ 台⽼⻁機玩去吧。』

David沮喪地收拾可憐僅存的⼀點籌碼、⾛向出納櫃台。他總共帶了$800, 輸掉$769, 將剩下的⼀枚綠⾊、⼀枚紅⾊、⼀枚⽩⾊籌碼, 總共$31換成現 ⾦。櫃台收納員⼀句話也沒說, 她知道David明⽩她的想法。換完錢、她抱 歉地點點頭。

David已經從這筆$990當中付給他媽房租。他在到Golden Goose⾦鵝的 半路上曾在Burger King漢堡⺩停了來吃了點東⻄, 所以現在$113是他僅有 的錢了。他詢問是否可以跟⽼闆說⼀下話。

⽼闆下來了, 問David, 『我是Greg; 你有什麼事嗎?』

David要求說:『我今天讓你們的場⼦活絡不少, 我可不可以吃⼀頓buffet ⾃助餐?』

⽼闆回應道:『我們這裡⼀般不會這樣做, 不過如果你的點數⾜夠的話、 那也⾏。你可以到電⼦櫃台去查看你的點數餘額。祝你好運, 先⽣。』

David過去電⼦櫃台那邊去查看他的點數; 不禁氣餒, 他只有$0.62的餐⻝折 扣。
 


David離開賭場之後就直接回家。他知道玩⽼⻁機不划算, 不過他還是玩了 三次$3的⽼⻁機。他決定只留下$110整數的錢在⾝上。他甚⾄不懂⾃⼰ 為什麼費⼼去問關於⾃助餐的事; 他在輸錢之後覺得或許吃點東⻄會好過 ⼀些, 他也知道那裡每個⼈都討厭他。混帳東⻄。或許Nick現在正吃著免 費的⾃助餐呢, 他⼼想。

David還是能夠達到他的妙⽅第三階段, 因此他總是想隔天再來試試。不過 他也擔⼼, 因為下個⽉還得給他媽房租, ⽽現在⾃⼰只剩下$110.

他坐上電腦椅、登⼊到PayPal查看是否有⼈購買他的妙⽅; 結果沒有⼈。 他⼜登⼊到 WizardofVegas.com 網站、吹噓說⾃⼰在這個週末⼜贏到不 少錢等⻤話。

他拿起電話打給Evan, 留⾔說:『嘿, Ev, 是我啦。如果你還沒有去買⾯試 的⾐服, 如果你不忙的話, 我明天跟你⼀起去。我可能要去⽐Macy梅⻄百 貨更便宜的地⽅, 回電話給我。』

David躺在他那張破床, 閉起雙眼, 絕望地希望Evan會打電話給他。
 

回到 第1章.
繼續到 第3章.

關於作者

Mission146是⼀位育有兩個孩⼦的驕傲丈夫與⽗親。他給⼤多數⼈的觀感 是安靜⽽低調, 幸好如此。Mission146⺫前是Ohio俄亥俄州的受薪⼀族, 喜歡紀錄⽚、哲學、博弈討論。Mission146願意為錢寫作, 如果你希望他 這麼做的話, 在 WizardofVegas.com 開⽴⼀個帳號、提出你的要求傳送私 ⼈訊息給他。


撰寫者: 

巫師 推薦

在這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