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這個

巫師 推薦

最近更新 October 29, 2018

在這一頁

The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 - 第8章

災難過後

David翻過⾝接聽電話, 他才好不容易正要⼊睡、這電話鈴聲來得實在太討 厭了。Nate Frazier在電話那⼀端說道:『David, 你知道你應該要先對櫃 台交代說要遲晚退房的, 那幾乎應該是沒問題的...但是這樣視為理所當然 並不好。無論如何, 如果你想要再住⼀晚、還要幾頓⾃助餐的話, 我可能還 會為你安排。』

David這下⼦完全搞糊塗了, 他不懂為什麼會因為沒交代要遲晚退房⽽被責 怪、現在才⼋點..., 他翻⾝到另⼀頭看時鐘, 12:45! 他只剩下⼗五分鐘就要 上班了, ⾃⼰肯定⼜睡了好幾個鐘頭、⽽不是才剛剛⼊睡⽽已。他終於回 過神清醒過來、回答Nate的電話:『啊…不好。我怕我不能再住下去了, 我今天要上班。我得在⼗五分鐘之內離開這裡, 對不起⿇煩你了。』

Nate開⼼回應道:『⼀點也不⿇煩, 你有需要隨時打電話給我。』

David想都沒想就說:『我可能需要有⼈載我去上班...嗯...我的⾞昨天晚 上發不動, 我不確定今天⾞⼦是否能夠發得起來。』

system_chapter_8_1

Nate知道David所說的「⾞⼦」其實是他⾃⼰杜撰出來的, 不過他不想戳破 這⼀點。『David, 我必須告訴你, 因為我也想這樣做, 派⾞⼦載你去⼯作, 可是當我們在說話的同時、⾞⼦已經被派去機場了。』

David真的想要等⾞⼦載他回去, 然⽽對Nate來說未嘗不是件好事、因為 ⾞⼦根本就沒被派出去。David的⾝價不值得派司機載他去⼯作。除此之 外, 如果真的這樣做的話, 要是他們知道他派⾞送⼀位玩⼩錢的客⼾從賭場 到雜貨店⼯作、那肯定會被責怪沒有正當性。David就只是⼀位普通的客 ⼾⽽已, 雖然他最近買⼊(⽽且輸了)好幾筆⼤錢的籌碼。

David最後回答說:『沒問題, 我應該會及時到那裡的。』雖然Nate不在乎 David是否會遲到, ⾄少, 遲到⼀下應該不⾄於丟掉⼯作, David還是想顧⼀ 下顏⾯。

David考慮⼀下情勢、決定第⼀件事就是打電話過去A Penny Saved省⼀ 分錢雜貨店、告訴他的⽼闆、熟⻝部經理Nicholas Allison, 說是⾃⼰會晚 點到。他打到客服部⾨、電話被轉接到熟⻝部, Nicholas在電話響三聲時 接通了, 『感謝打電話過來A Penny Saved省⼀分錢雜貨店熟⻝部, 我是 Nicholas, 需要幫你做什麼嗎?』

David已經想好要如何做, 當他打電話給Nicholas時, 他希望是別的員⼯接 電話、然後請對⽅轉達⼀聲就可以了。雖然稍後他還是得向Nicholas當⾯ 交代理由。『嘿, Allison先⽣, 』他開始說道:『聽著, 我的⾞⼦今天發不 動、因為找不到別⼈載我、我必須⾛路去上班。我確定會在三點之前 到。』

Nicholas Allison考慮了⼀下, 他想到曾經⾒過David有⼀兩次⾛路過來店 裡, 是從公路那邊⾛過來的, 所以他不確定David是否真的有⾞, 如果他沒 有的話, 那為什麼David會對他說謊關於遲到的理由。即使是這樣, 他也不 在乎這是否是在扯謊; 他⼼裡決定, 反正扯謊歸扯謊, 什麼理由並不重要, 於 是就說:『好吧, 你儘快過來這裡就是。這會影響到你的全勤獎⾦嗎?』

David不解問道:『你的意思是?』

『我以前遇過這種狀況, 這就是為什麼必須要求全勤的理由、⽽不只是獎 勵⽽已, 』Nick說:『員⼯只要⼯作的時間不缺席、這樣才能拿到全勤獎 ⾦, ⼀旦缺班遲到, 那麼全勤獎⾦就沒了。我希望這裡不要發⽣這種事。』

天哪, David⼼想, 他實在惱⽕了, 就這件事來說, 他們總是按季來針對完美 出勤紀錄發放全勤獎⾦以茲⿎勵。再說, David⼼想, 這是我第⼀次遲到, 怎 麼就計較起來了?

沒有指出這些理由, David卻回答道:『我確定不會的, 我會在三點之前 到。』

system_chapter_8_2

David迅速想了⼀下、是否要在Golden Goose⾦鵝退房之前沖⼀次澡。再 說, 無論有沒有沖澡、等他⾛路回去⼯作肯定⼜是⼀⾝汗, 不過⾄少先沖澡 會⽐較不那麼渾⾝汗臭。他還是沖了澡, 這是他畢⽣洗最快的⼀次澡、並 且穿上前⼀天的⾐服。他不想穿他的⼯作服, 因為等到他上班時⼜會渾⾝ 汗濕, ⾄少等到⼯作時再穿的話、⾐服還是乾的。

David衝向電梯、⼿中拎著兩只A Penny Saved省⼀分錢雜貨店的購物袋, ⼀只袋⼦裝著昨天到賭場時穿的髒⾐服、另⼀只袋⼦裝著他的⼯作服。似 乎等⽐平常更久的時間, 電梯來到他的樓層、將他帶到底下的賭場。他直 接到酒店櫃台辦理退房、並沒說到任何理由。之後, 他決定從靠近賭桌遊 戲區的側⾨出去, 即使那只差幾呎的距離, 賭場的側⾨技術上來說, ⽐起從 前⾯正⾨與雜貨店的距離要更近⼀點。

當他經過賭桌區時, 他注意到Sammy當天很早就來花旗骰賭桌開賭了。他 刻意⼤聲喊道、聲⾳⼤到除了Sammy之外、⼤約有⼆⼗個⼈轉過頭來, 聽 到David喊著:『嘿, Sammy, 早安!』

『你說了算, 』Sammy回應道:『這雜貨店的袋⼦是幹嘛⽤的?⽤來裝你 全部的現⾦嗎?』

David想到⾃⼰空空的⽪夾、臉⾊登時轉⽩:『不是, 我正在省錢準備改天 再玩。嘿, 有件事很重要, 我的⾞⼦發不動了, 你是否可以載我去⼯作。』

system_chapter_8_3

Sammy懷疑(那是正確的)David是否真的有他⼝中所謂的⾞⼦, 但是即 使如此, 他沒理由不幫David這點⼩忙。『好吧, 沒問題, 反正我正在輸錢。 就先讓這孩⼦完成他的骰局、然後我們再上路吧。』

那⼩伙⼦⼤概知道David正在趕時間, 因為他再擲兩次之後⽴即就七點出 局。

『看到沒?』Sammy問:『那孩⼦肯定知道你趕著要上班、因為他很快 就擲出七點了, 是吧?』

David回報以微笑:『他肯定是的。我可以給你點什麼來答謝這次開⾞載 我嗎?』David如此問、希望Sammy不知道他的⽪夾裡沒半⽑錢、也沒半 ⽑錢可以回報。基本上他是在吹噓, 不過還是想保住⾯⼦。

即便他沒說什麼, Sammy機靈地懷疑(再次正確)David⾃從昨晚⼤輸之 後、⾝上可能沒剩多少錢。畢竟, Sammy⼼想, 這傢伙在熟⻝部⼯作, 他⼜ 能有多少錢呢?David感到鬆了⼀⼝氣, 因為Sammy並不想讓他難堪, 此 外, 他也不想要他的錢。『不⽤了, 』他答道:『你或許有⼀天也會幫我類 似的事, 即使那⼀天永遠不會到來, 我知道你會願意的。』

『當然, 』David回應道:『當然我有機會肯定會回報你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ammy對於他那⼀部三⼗年舊的Mercury Grand Marquis⽼⾞感到驕傲不 已, 這是誰都知道的事。Sammy載著David這五分鐘期間, David的思緒在 交談之中來回轉著。

『…店裡、賭場, 當然, 教堂, 我應該常去的。我並不帶她到別的地⽅, 也許 ⼀星期只跑了⼀百哩路, 或者差不多, 在她⾝上。』

David⼼不在焉地問:『在誰⾝上?』

『這輛⾞⼦, 』Sammy答道, 他忍不住感到有點惱⽕、不只是免費載David ⼀程、他在交談時連最基本的專注禮貌也沒有。『我不會開它跑⻑途 的, 』他繼續說道:『我總是將它停放在⾞庫裡。我只想要它看起來和我 剛買的時候⼀樣新。』

system_chapter_8_4

『這是⼀部漂亮的⾞, 』David說道。

『是的, 』Sammy表⽰同意:『如果它⽐我活得久、我可⼀點也不會驚 訝。我還是會⾃⼰親⼿換機油, ⾄少, 如果我的⼿還⾏的話。我的關節炎已 經折磨我很久了, 時不時發作, 到現在已經⼗年了。』

當他們經過⼀位⾼中⼥⽣、雙⼿舉著「啦啦隊洗⾞, 左轉」的標語牌, Sammy沈吟道:『雖然, 我⼀般不會讓別⼈碰她的。』

David笑出聲來, 即使他昨晚經歷了悲慘的結局, 還是說道:『你實在無可 救藥, 』他說:『你以為她成年了嗎?』

對他來說實在無所謂, 他已經不可能吸引到任何⾼中年紀的⼥孩了, 不過 Sammy還想保住⼀點⾯⼦, 『喔, 算了吧, 她看起來已經夠⼤了!』

David實際上並不在乎談的是⼥孩還是⾞⼦, 他的⼼思還在回想昨晚做錯的 每⼀件事。這些錯誤在他的⼼裡交織累積著, ⽽諷刺的是, 玩著負值期望值 的遊戲、事實上輸光⾝上所有的錢與他所相信的錯誤並無任何關連之處。

David轉頭四處觀看, 雖然他不能抱怨能夠免費被載⼀程、⽽不⽤到⼯作時 滿⾝⼤汗, Sammy持續以低於速限⼗五哩的速度開著⾞。其他的⾞呼嘯超 過他們, 其中還有對Sammy按喇叭的, Sammy只是善意地揮⼿回應。 David⼼裡想著, Sammy載著他回去⼯作、這⽐他⾃⼰⾛路到底能夠快多 少。

除了對於Sammy開⾞的⻱速感到有點困擾之外, David內⼼感到⼗分空 虛。他覺得整個⼈空蕩蕩地、好像之前的幾天已經讓他的感官遲鈍⿇⽊。 他環顧四周, 再度覺得宛如是在觀看電視⼀般、映⼊眼簾的是他透過螢幕 所看到的世界, ⽽他只是遠遠抽離的旁觀者、不像親⾝經歷其中的參與感 覺。

system_chapter_8_5

他瞪著⾃⼰的⼀隻胖⼿、將⼿放在腿上試試看是否有感覺...是有⼀點。他 意識到施壓在⼤腿上的觸感、並且察覺⼿中的壓⼒, 感覺有點遲鈍和超現 實。唯⼀真實的是他的胃正在咕嚕作響, 他餓了, 但是沒錢能夠解決。他得 要空著肚⼦⼀直忍到回家, 即使那樣, 他也不確定接下來的三天會有什麼可 以帶去上班當午餐的東⻄。

『糟糕, 』David說:『對不起, 不過你剛剛開過頭錯過我的店!』

Sammy朝他的右邊望去、知道他錯過了轉彎的地⽅, 那時他開始談到關於 他那部Grand Marquis⾞⼦的歷史, 就像David⼀樣, 變得有點與現實抽離 了...雖然原因⼤不同。即使在路上迴轉相當安全, 因為對向⾞道並沒有來 ⾞, Sammy反倒決定再開⼀段路到加油站、到那邊再轉回來。

Sammy在雜貨店前⾨停住⾞⼦, 想了想, 卻沒有將⾞⼦停到後⾯。『我希 望你別介意, 』他對David解釋說:『不過既然我都已經來了, 我想順便買 這幾天的吃⻝⽤品。』

Sammy在他的上⾐⼝袋掏摸⼀陣、拿出從Golden Goose⾦鵝賭場帶出來 的籌碼、總共超過$100左右, 將籌碼放在儀表板上頭。David吃驚道: 『你就這樣放在那裡?』

『當然, 』Sammy答道:『我會鎖上⾞⾨, 這個鎮的治安相當好, 我不認為 會有⼈會進來抓⼀把賭場的籌碼。』

David幾乎想要和Sammy⼀起⾛進店內, 但是卻⼜轉了回來。當然, David 從⼩就沒偷過東⻄, ⽽他不確定是否有⼒氣去打破⾞窗然後...

David猛然搖頭、將竊取Sammy財物的念頭驅散, 這⼈剛剛才載他過來, 任 何⼈這樣做都是不合情理的。他實在忍不住、但是驚訝⾃⼰竟然會有這樣 的念頭。雖然這不是什麼⼤錢, 他肯定會被抓去關的, 因為可能會有⼈⺫擊 他打破⾞窗。這也是他⼯作的地⽅!

David和Sammy⼀起⾛著, 再次感謝載他⼀程, 接著就去打卡上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ystem_chapter_8_6

David⼀時忘了曾經打過電話給Nicholas Allison, 必須先到辦公室得到當天 的遲到撤銷然後再去打卡。他⾛過去和Jessica說話, 那位⼥孩約莫⼆⼗多 歲、淺棕⾊頭髮綠眼珠, 就是他扯謊約會的對象, 她刷過經理的卡⽚讓他進 去。

David⾛到後⾯的熟⻝部、幾乎⾺上就遇到Nicholas Allison. 『David Landstrom, 』他哼道:『今天⾒到你真是榮幸。』Allison看著他的⼿ 錶、注意到剛好過了1:30, 『來早了, 這麼早。好吧, 沒有你所說的那麼 晚。我想你是找到有⼈載你了。』

『是的, 』David說:『那可真好, 不然我⾛到這裡可能已經渾⾝是汗 了。』

『說到儀容, 』Allison開始嘮叨:『你今天準備穿什麼去⼯作?我可曾要 求「Dawg Pound狗園」是A Penny Saved省⼀分錢雜貨店的制服嗎?』

David低頭看了看兩個⽉前他在GoodWill⼆⼿店買的那件T-恤, 主要是這件 ⾐服他才穿得下。『喔, 不好, 我很抱歉。』David拿起其中⼀只購物袋、 解釋說:『我不知道會有⼈載我, 我的⼯作服放在這裡!』

Nicholas Allison揚起左眉對David說道:『我可以假設你沒有打卡、因為 你還沒有穿上你的⼯作服?』

David在⼼裡咒罵著、抬起雙眼仰望他並不相信的上帝。這⼀天實在愈來 愈糟, David⼀度想要請病假的, 但是他顯然沒有⽣病。『不是的, 』David 沮喪地回答:『我有打卡, 我會儘快穿上⼯作服的。』

David⾛進洗⼿間、咒罵他那位想像中的⼥朋友Jessica, 他⾃⾔⾃語唸 道:『你沒料到那個⼥⼈⾄少應該告訴我沒穿⼯作服。她不是在我沒穿制 服時就讓我打卡進來的嗎?』雖然David⾃⼰不管他的荒謬邏輯。Jessica 可能只是想到David要到洗⼿間換⾐服、⽽她就順便讓他進去⽽已。

David⾛進殘障者的隔間、很快發現那裡的設計也不適合換⾐服。最後他 想出辦法, 他可以不需要打開隔間的⾨、脫下⽜仔褲換成寬鬆的⻑褲和T恤。他再度咒罵⾃⼰, 因為發現前⼀天匆忙打包趕去Golden Goose⾦鵝賭 場時、忘了帶他的⼯作名牌。這⼜是錯誤清單的另⼀項, 他⼼想。

system_chapter_8_7

在平常的⽇⼦, Nicholas Allison不會沒注意到員⼯沒有掛上⼯作名牌, 對於 David這正是他所擔⼼的平常⽇⼦。當David來到熟⻝部時, Allison說道: 『請跟我過來辦公室⼀下。』

雖然Allison幾個⽉前曾經在不同的辦公室⾯試過David, ⽽Allison他的個⼈ 「辦公室」不過只有⼀張⼩桌⼦、類似於⼩學⽣的那種、有⼩隔間裝著書 本和雜物, 就在準備⼯作台的旁邊。當有⼈被叫到Allison的「辦公室」時, 這些⼈在接待熟⻝部與熱⻝部顧客的同時、從後⾯的準備⼯作間⼊⼝就可 聽到裡⾯的動靜。當然, 這樣會被David視為莫⼤的羞辱。他知道別⼈正在 偷聽、因為他曾經看過別⼈這樣聽著裡⾯的動靜, ⽽他也討厭承認, 他⾃⼰ 偶爾也會如此這般偷聽。

Nicholas Allison坐在他的椅⼦上, 那張椅⼦也類似⼩學⽣的椅⼦, ⽐了個⼿ 勢、要他坐到旁邊的凳⼦。『Landstrom先⽣, 』他輕柔的聲⾳儘量帶著 威嚴:『我們今天得要談些事。』

David對於他即將要惹的⿇煩並不特別在意、他知道那些事遲早會被拿出 來說的。事實上, David主要是在乎這些廢話還得要扯多⻑的時間, 他已經 決定了, 如果超過⼆⼗分鐘的話、那麼他就會辭去他的⼯作。他看看時鐘, 1:46, ⼼裡決定如果時間到了2:06這個會談還沒結束的話、他就起⾝⾛ ⼈。

Nicholas看著David問:『你知道今天我們為什麼要聊⼀聊嗎, David?』

David不可置信他就要和這傢伙來⼀場類似⽗⼦之間情感交流等等的狗屁 ⻑談, 『是的, 我相信我知道為什麼我們要談⼀談。』

Nicholas實在找不出更俱優越感的樣⼦, 『好吧, David, 我可以問⼀下為什 麼你認為我們需要談⼀談?』

David忍不住看了時鐘, 還是1:46, 『我正要猜看看今天我遲到了會怎 樣?』

『那是很棒的假設, 』Nicholas持續著同樣優越感的聲調:『有⼀部分是 對的。很不幸地, 我們還有其他的事要討論。』說著, Nicholas從他的個⼈ 檔案櫃拿出⼀疊標⽰著「Landstrom, David K.」名字的檔案夾。

system_chapter_8_8

David說道:『我是說, 如果你忙的話, 我同意你對我寫的任何評語。如果 你要炒我魷⿂的話, 請便就是。』

Nicholas瞬時將⾝⼦往後靠:『David, 我不能相信, 即使是因為今天發⽣ 的事, 如果我真的想要、那我也有充分的理由解除你的職務。事實上, 順帶 ⼀提, 我不會的。我對你從來沒有真正的問題、直到你在星期⼆⼯作結束 那時。』

『好吧, 』David說道:『我應該要感謝你提起那件事, 就請讓我承擔 吧。』

『請你耐⼼⼀點, Landstrom先⽣, 』Nicholas答道。David搞不清為什麼他 總是將正式的姓⽒稱呼與個⼈名字混來混去, ⽽Nicholas可能也不清楚理 由, 『這是店裡的政策, 我得正式解釋每⼀則寫下來的細節、並且提供你辯 解的機會。如果你選擇辯解, 那麼我們必須詳述任何寫下來的辯解細節讓 店裡的協理過⺫。』

天啊, 我⼜不辯解, 就讓我靜⼀靜吧!

當然, David可以勉強克制⾃⼰別那樣回應, Nicholas繼續說道:『第⼀個 問題是, 我們知道你⽤預先切好的蔬菜去裝菜盤、就在星期⼆晚上, ⽽那不 是快速訂購項⺫。你可能知道, 預先切好的芹菜條和花椰菜的標價較⾼, 如 果我們⾃⼰切的話、它們也會讓店裡耗費更多的錢。因為這樣, 你只有在 快速訂購時才可以⽤預先切好的蔬菜, 這也就是你收到訂購之後、你有不 到兩⼩時的時間準備、根據顧客訂貨的時間還有熟⻝部開放給顧客取貨的 時間、之間相隔了多少⼩時來計算。』

『對, 』David喃喃道:『我當然知道兩者之間的不同。』

『即使是那樣, 』Nicholas回應道:『你卻⽤預先切好的蔬菜去準備⾮快 速訂購的菜盤、這樣會花費店裡更多的錢。你可以解釋為什麼要這麼做 嗎?』

David回答道:『我很抱歉, 我⼀直到下班前⼗五分鐘才想到要準備菜盤、 我知道你在星期三早上進來時⾺上就要⽤到。』

『我可以假設你不想要這個辯解被記錄下來?』

David再也藏不住他的惱怒, 『我這可不是辯解了嗎?』

『那就夠了, 』Nicholas不以為然地回應:『這將被列⼊Step One章程⼀ 的相關紀錄、在「錯誤使⽤公司器具」位於員⼯⼿冊第⼗三⾴、不可否認 的細則條款裡。你同意我的⾒解嗎?』

『⽼實說, 』David答道, 甚⾄更快地失去耐性, 『我從沒讀過那本員⼯⼿ 冊, 我不必要也不想去讀。』

Nicholas哼道:『還有, 在你星期⼆的排班時, 你沒有清理切⾁機。技術上 來說, 因為兩件事發⽣在同⼀天, 我可以翻到Step Two章程⼆的第⼆款紀 錄, 不過那顯然要看我如何處置。雖然我可能也想進到Step Two章程⼆、 關於今天的事, 我已經決定對於今天遲到的事給予你⼝頭上的警告。因為 那個原因, 我只是給予⼝頭上的警告。無論如何, 那切⾁機並不算太糟, 不 過當然並沒有符合你的標準或是我的標準。⼝頭警告, 當然, 不能當做正式 的爭論, 所以這就是我們的結論。』

David回答道:『那個切⾁機沒有像平常那樣清理, 是因為我在忙完蔬菜盤 之後、幾乎沒有時間了。』

Nicholas反駁道:『請告訴我你沒有更好的理由了。』

David已經受夠了Nicholas Allison的屁話, 這時, 他覺得已經超過半⼩時、 然⽽時鐘只有到1:51. David回瞪Nicholas並且問:『我們拖過時間了?』

『我們是的, 』Nicholas回答說:『你今天沒有找到藉⼝就知道遲了, 你當 然歡迎可以對犯規來辯解, 如果你選擇這樣做、時鐘會解釋⼀切的。為了 解釋拖延的理由, 你必須⾺上通知你的經理, 那就是我, 在你上班的幾個⼩ 時之前解釋你要遲到的理由、還有何時會進來上班。因為我今天直到 10:00才進來, 所以那不可能會發⽣, ⽽我也注意到、你在上班前半⼩時才 打電話給我。你要對這個紀錄辯解嗎?』

『不, 』David哼道。再⼀次, 他想不出有什麼理由好辯解的。

system_chapter_8_9

『好, 』Nicholas回應道:『那個是Step One章程⼀的出勤條款, 這與表現 條款在完全不同的類別, 這在你的另⼀項紀錄內。當然, 我們現在要說到制 服的部分。』

『制服!?』David被激怒了, 『聽著, Nicholas, 我已經告訴你我為什麼穿 便服過來。我對於打卡的事感到抱歉、我換⾐服浪費了公司整整五分鐘的 時間。但願上帝別讓公司損失這、多少、⼋⼗分錢?』

『我不是很喜歡你的⼝氣, 』Nicholas說道:『不過, 制服的紀錄不是關於 那個。那是因為你顯然忘記你的⼯作名牌了。所以, 我要給你⼀個Step One章程⼀在服裝儀容的條款, 那個⼜是另⼀個類別、不是出勤紀錄也不 是表現細則條款。』

『好吧, 無論什麼都好, 』David答道。

『不過, 』Nicholas繼續說道:『我還是不喜歡你的⼝氣。你的⾐服皺得 很難看, 可能是因為裝在購物袋裡, ⽽且你沒刮鬍⼦。你應該記得店裡規 定、所有的男性員⼯必須隨時將臉刮乾淨、除⾮被允許留鬍鬚。你看起來 已經三四天沒刮鬍⼦了。因此, 我要給你⼀個Step Two章程⼆的紀錄、在 服裝儀容的條款細則。』

David翻了翻⽩眼:『對不起。』

『我確定你是的, 』Nicholas說道:『你也應該要感到抱歉、你⼜拿到了 ⼀個記點、針對你的⼝氣還有你對我說話⼤⼩聲的不服從條款。顧客沒有 聽到你的聲⾳才怪、這讓我感到震驚, 當然還有其他熟⻝部的員⼯也會聽 到。』

『⽼兄, 算了吧。』David開始說話了。

『別告訴我算了吧, 』Nicholas反擊道:『我已經厭倦對你寬容了、對於 骯髒的切⾁機我只給你⼀次⼝頭警告。你必須尊重這家雜貨店的指導層 級, 更重要的是, 你必須遵守規則。我要再記上你⼀筆、那是Step Three章 程三表現⾏為條款當中的不服從。如果你在180天之內再收到⼀次那個類 別的記點、你將⽴刻被解雇。』

『好吧, 』David說道:『看, 我真的對每件事感到抱歉。這今天過得很不 好。』

Nicholas看著他:『由於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收到這麼多的違規記點, 我認為如果你有問題的話就應該要對我說, 你可以參加店裡提供的治療計 劃。不過, 如果你再胡亂做事並且被發現不整潔的話, 那麼你就會被解雇、 店裡再也無法幫你什麼了。記住, 你覺得還有什麼事想要對我說的嗎?』

David幾乎快壓抑不住他的憤怒, 他咬著⽛道:『我、沒、有、嗑、藥。』

『很好, 』Nicholas回應道:『最後, 我得再記你⼀點, 「亂⽤公司的時 間」因為你利⽤公司的時間去更換你的⼯作服。當然, 那是Step Two章程 ⼆的表現細則規定。你對於這個計點要抗辯嗎?』

『不, 』David回答:『我不⽤。』

『感謝你的時間, David,』Nicholas說道:『我可以想像你今天過得不是很 愉快, 我怕這樣可能影響到你的表現。我現在就要讓你下班、並且保證明 天下午⼀點會再回來上你的班表。請到辦公室要求重排班表。我會幫你代 班。』

即使這樣會扣他的⼯資, David忍不住感到⼀陣解脫、今天讓他終於可以回 家。他想到萬⼀顧客在氣頭上惹到他、他可能會說出什麼話、甚⾄做出什 麼事來, 。Nicholas或許想到、或許沒想到他其實過份懲罰David, 不管他 是否故意, Nicholas解除他接下來的班表是真的在幫他。

『多謝你, Nicholas, 』David說道:『我明天會準時過來的。』

『看著辦吧, 』Nicholas回應道:『我明天沒上班, 不過我會針對你今天的 犯規寫下⼀些紀錄。請你看看、明天下午⼀點鐘得要即時回來這裡, 在這 裡簽名、並且⾺上離開。』

『沒問題, 』David答道:『我會來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ystem_chapter_8_10

David在2:05打卡下班, 雖然他覺得和Nicholas糾纏了⼀整天, ⽽實際上他 只打卡超過半個鐘頭⽽已。他這⼀天只賺了五塊錢多。他想到可能有法律 規定他們在技術上必須付給他四個⼩時的⼯資, 但是想想算了、別再去攪 弄這件事, 要是他拿到的薪資⽀票只顯⽰出他真正花在店裡⼯作的時間、 那可不妙。

David⾛到停⾞場時聽到有⼈叫他, 或許是Nicholas改變⼼意了、他⾃⼰不 想做雙份的⼯作⽽叫David再回去打卡上班。他轉頭看⾒Sammy快步⾛ 來、步伐快到超乎⽼⼈家的速度。『怎樣?』

David不想承認說是被叫回家去, 『哈, 你絕對不會相信: 我今天是不⽤⼯作 的!當然我想要留下來, 可是他們⼈已經夠多了。』

Sammy有點懷疑, 『如果你要的話, 我可以載你回家, 或許你就住在附 近?』

David儘量不想再⿇煩Sammy載他, 『事實上, 我不要你今天在這邊開⾞繞 來繞去, 如果你可以載我到Estonia郡銀⾏, 我會很感謝的。』

『今天是星期六, David, 』Sammy說道:『我猜銀⾏沒開⾨。』

David覺得Sammy說得也對、就接受載他回家的提議。

Sammy繼續說著關於他那部Mercury Grand Marquis⾞⼦有多漂亮的話 題、⼜錯過David事先告訴他的幾處轉彎地⽅。David漫不經⼼想著或許 Sammy會不會⼜開回去Golden Goose⾦鵝賭場、或者會讓他在哪裡下 ⾞。他想問Sammy是否知道回去的路、不過覺得那會顯得沒禮貌。他反 ⽽靜靜坐著、聽Sammy拉拉雜雜關於他那部⾞的沈醉絮叨、直到轉彎的 路⼝。

兩⼈終於到達David的屋⼦, Sammy停在路中間、讓David下⾞。『嘿, David, 』他說道:『祝你好運。』

『多謝Sammy, 』David說:『不過我今天不會再回去賭場了。』

『我知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ystem_chapter_8_11

David⾛進他的地下室, 就在⾛到後院的半路上, 他亂想著Sammy祝他好運 是什麼意思。畢竟Sammy肯定不知道David幾乎就被炒魷⿂了、或者 Sammy以為David已經被解僱了。不論如何, David踢掉鞋⼦、正準備解開 鈕扣脫⾐服時、聽到樓上他媽叫道:『David Kennedy Landstrom, 給我 滾上來!』

David快步跑上樓、⼼想這不友善的聲調是為了什麼事, 他媽只在乎他在地 下室住著、幾乎是不⽤付多少房租。他並不常被這樣斥罵的。當他⾛上樓 時、嚷了回去:『怎樣了, 媽?』

『我告訴你問題在哪裡, Davy, 』他媽從椅⼦上站起來答道:『問題就是: 昨晚你在哪裡?』

『我昨晚待在Jessica那裡, 』David說道:『我昨天就告訴過你了。你⼜ 沒說你需要我做什麼。』

他的⺟親譏嘲說道:『我告訴你需要什麼、好像就會得到的樣⼦。你現在 告訴我說你要去哪裡, 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要去哪裡、和你實際上在哪裡 兩者之間的不同嗎?』

David⽀⽀吾吾⽼半天, 看看地板、⼜看看他⺟親、接著⼜看著地板。他實 在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他事實上是待在哪裡, 不過也因為他不知道他⺟親 是否真的知道他在哪裡。看來最謹慎的選項就是, 等她透露她知道什麼再 說吧。

David的⺟親顯然意識到David遲疑的理由, 『你知道, 有⼈可能覺得直接的 回答並不難, 但是對於⼀位⺟親所想問的似乎太多了。』她在房裡來回踱 步、看著David的眼睛、接著說道:『除⾮Jessica那裡就在Golden Goose⾦鵝賭場裡⾯, 不然你就不是在Jessica那裡。』

system_chapter_8_12

David眼光來回游移不定、想要掰個什麼合理的藉⼝, 除了賭博之外, 到賭 場去幹什麼。

他的⺟親再度打斷他的思緒, 『別想再掰了。我討厭說我⼀開始就懷疑你 有⼥朋友的事, 如果我猜錯了、那麼我會覺得糟糕⽽向你道歉。但是, 我昨 晚有去過Golden Goose⾦鵝賭場, 還去了好幾次, 事實上, 最後終於在骰⼦ 賭桌那邊看到你。』

David知道他這下死定了, 雖然他已經年近四⼗, 他別無選擇還是得被臭罵 ⼀頓。⾄少, 如果他還想繼續住在這裡的話、事實就是如此。

『Davy, 』他的⺟親感傷地說:『我們在五六年前就經歷過這樣的問題, 現在我相信你這些賭博⽑病⼜犯了。但是, 你⾝上才有幾個錢就⼜回去賭 場。你可能已經去過那裡好⼀陣⼦, 別想要抵賴, 因為我不可能會再相信 你。即使你否認的是事實、我也不會再信了。』

David想不出要說什麼, ⾸先他已經輸光所有的錢, 他也幾乎丟了⼯作, ⽽ 現在他必須為此辯解。他只想要消失不⾒, 然⽽他卻還在聽他媽說話, 『我 了解這種事要戒掉很難, 但是你以前就戒過, 你怎麼⼜回去了呢?』

這是今天的第⼀次、David⽴即說出真話:『我不知道。』

『聽好, Davy, 我答應過你、要是每個⽉付$100的房租、就讓你繼續住在 這裡。這個協議當然沒有期限。我知道你的錢就是你的、可以隨你去花 ⽤, 但是你當然了解為什麼我討厭⾒到你將錢浪費在賭博上。』

David確信他之所以會在贏注的秘訣上栽跟頭、因為沒有堅守原則去實⾏ 他的押注妙⽅, 但是他⺟親顯然不相信這套。『你是說我可以到賭場 去?』

『我是說, Davy, 』她停了⼀下⼜繼續說道:『你要做什麼是你的⾃由, 但 是牽扯到賭博那就不好, 沒有⼈可以操弄賭博的, 我很不希望你再到賭場 去。你必須負起責任, ⽽你的責任之⼀就是...如果你遲⼀天付你那$100的 ⽉租, 我就要你搬出去。』

system_chapter_8_13

『我了解, 媽, 』David沮喪地答道:『這都要多謝你了。』

『還有, 』他的⺟親想了想之後說道:『我要你告訴Evan別再從前⾨過 來。他昨晚⼗⼀點的時候吵醒我了。』

『我很抱歉, 媽, 』David答道:『你告訴我這事之後我都還沒跟他說過。 我會⾺上打電話給他的。』

『沒關係, 』他媽答道:『我告訴他你今天晚上九點就會下班, 還有, 你現 在還在這裡幹什麼?』

『我覺得不舒服, 就提早離開了, 』David說道。

『還有⼈載你?』

『是呀, 他們還找⼈載我回家, 』David如此說道。

他媽諷刺地說:『我納悶會有什麼事讓你今天感到這麼糟。』她翻了翻眼 珠:『不管了, 我已經說清楚Evan從現在開始只能敲你的⾨, 還有, 我告訴 他可以到賭場找到你, 我以為他沒在那邊遇到你?』

『糟了, 媽, 』David問:『你告訴他什麼?』

『是呀, 』David的媽回應道:『我告訴他你在哪裡。他正在找你, 我知道 你在哪裡, 所以就告訴他了。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 David的媽斥罵的話不只是他今天所遭遇的⿇煩事、這還不包 括Nicholas Allison的⻤話。Evan或許還會罵他⼀頓、除⾮他決定不再跟 他說話, 這是David所擔⼼的, 如果Evan在他下班時⾺上過去找他的話、 David不意外結果會是怎樣。

『不會的, 媽, 』David最後答道:『沒有問題的。多謝傳話給Evan, 不過 他昨晚沒去賭場, 所以我猜今晚會⾒到他。』

『還有, 』他媽說道:『雖然這並不影響什麼, 除了我之外、不要想對你唯 ⼀的朋友說謊, 我已經告訴他可以在骰⼦賭桌那邊找得到你。』

『太棒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ystem_chapter_8_14

David有點想要打給Evan的⼿機、約他在午餐休息時⾒⾯、即使讓他受到 責罵、今天所受的就全夠了。他知道除了他⾃⼰之外、沒有⼈會了解這個 押注妙⽅最終是會成功的、只要他嚴格遵守押注的原則。他知道無法期待 他們去了解這個理念, 但是現在他連⼀⽑錢也沒有、只想要度過這⼀天。 他或許可以登⼊到 WizardofVegas拉斯維加斯巫師 去杜撰他的押注妙⽅ 實⾏得多好, 不過他更想爬到床上、等到隔天早上⼗點鐘。他不確定明天 是否有⼈載他去上班, 所以他必須有⾛路過去的準備。

Evan真的在他的午餐休息時間打電話過來, David在第⼀聲鈴響就接起電 話。尋常的客套似乎沒必要了, 『好吧, 讓我們直接說吧。』

Evan Blake的聲調不像往常那般, 『等⼀下我就要再回去⼯作, 我已經得到 允許、今晚店裡關⾨之後就離開、不⽤再整理貨品了, 所以我不會耽擱你 到太晚的。』

David問:『現在電話不能說嗎?』

『不⾏, 』Evan答道:『我要當⾯談。我寧願在你的地⽅⽽不是在賭場 談。』

『這和我去賭場有什麼關係, 我很帥嗎?』

『晚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約在九點半的時間, 等待的敲⾨聲終於響起。David迅速開了⾨, 他⼀直 在等Evan、讓這悲慘的⼀天快點結束然後上床睡覺。

system_chapter_8_15

『好吧, 』他問:『你來幹嘛。』

『不⽤多說, 』Evan開始了:『我想要知道我們要找地⽅搬家的事怎樣 了。我需要知道是否只是我的⼀廂情願, 我並不準備這輩⼦就⼀直和我⺟ 親⼀起住下去。我必須弄清楚是否要再找不同的室友、或是找⼀份另外的 ⼯作、試著⾃⼰住。』

David想了⼀下然後答道:『看,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現在我⾝上差不多只 有⼗⼆塊錢, 在這個時候, 如果你還對我們找地⽅⼀起住有任何的計劃、那 就得再等等、除⾮你真的覺得可以應付第⼀個⽉的房租還有押⾦。除此之 外, 我還是不記得曾經同意過要與你⼀起住。』

『你是沒有, 』Evan同意道:『不過, 在這同時, 我也希望你或許能夠準備 成⻑、開始過點像樣的⼈⽣。我看不出你在賭場輸光⼀切會有什麼⻑ 進。』

『誰說我輸了?』

『你剛剛說了, 』Evan指出:『除⾮你要我相信、昨晚你到賭場是帶著那 ⼗⼆塊錢去賭。』

『我昨晚沒去賭場, 』David答道:『我星期三就在那裡了。我不覺得需要 討論去的時候帶多少錢, 不過肯定是超過⼗⼆塊錢。』

『你星期三就去了!?』

Evan真的問到重點了, 這時David覺得Evan有時還真是⽩癡, 『不是, 我在 前三個晚上都有房間。』

『不會吧, 』Evan說道:『我不敢相信你還付錢住⼀間房!』

『我並沒有付錢, 』David說明這點。接著⼜修正他的論點, David加了⼀ 句:『⾄少, 不是直接付的。』

Evan⼀開始想不到David有多少錢、⽽且輸到賭場會讓他免費住上三個 晚。雖然他不怎麼懂賭博的事, 他可以將兩件事湊在⼀起推斷、David帶到 賭場的錢肯定超過⼗⼆塊錢。

他搖著頭:『David, 我以為你已經不再做這種事了。』

『我本來也以為是這樣, 』David說道:『⼀開始我只想要玩免費籌碼, 但 是我在星期四拿到免費的房間、並且接受了。當我星期三在銀⾏時, 我打 電話給賭場的⽼闆、將預定的時間改到星期三晚上。我認真懷疑你會相信 我的說法, 但是我真的在星期三那晚沒輸什麼。我有賭。賭很⼤。但是我 沒輸。』

system_chapter_8_16

『我相信, 』Evan淡淡地說:『星期四發⽣什麼事?』

『好吧, 』David開始說道:『我在星期四晚上輸掉我帶過去⼤部份的錢。 ⼤約是我星期三帶過去的⼀半左右。我想我在星期三可能在免費籌碼贏到 ⼀點錢, 但是我真的想不起來了。真的是有點模糊記不得, 我唯⼀清楚的是 我在每晚結束的時候。我知道我星期三肯定沒輸。』

Evan結論道:『你在星期三肯定贏到⼀些錢, 為什麼你星期四⼜留下來 呢?』

『如果你想知道真相, 』David說道:『賭場⽼闆⼜給我另⼀晚的房間、還 有兩頓⾃助餐。星期五也⼀樣。技術上來說, 今天也是有的, 但是無論如何 我已經沒錢去賭、⽽且還得要⼯作。我今天也差⼀點就被解雇, 但是我⼤ 半時候控制住⾃⼰的情緒了。』

『那是怎麼⼀回事?』

David說明他與Nicholas Allison的對話、還有⼀些他被違規記點的事。雖 然他試著說明, 但是他無法記得全部的事。說完之後, 他看著Evan然後說 道:『看吧, 這不過就是房間和⻝物的事。⻝物也沒多好吃。因為賭場是 我覺得唯⼀被善待的地⽅, 只是樂意花點錢去玩⽽已。』

『如果你去⼀家餐廳幾次、⽽且⼩費給的慷慨, 』Evan反駁道:『你會發 現員⼯對你也會相當不錯的。』

David同意道:『是呀, 但是如果你去⼀家餐廳, 你肯定是要花錢的。你在 賭場則不⼀定會輸錢, 但是我相信我已經找到⽅法保證會贏到錢。問題是 我對於The Ultimate System押注妙⽅疏忽和失算了。如果不是這樣的 話、⽽且有適當的資本⽀持, 我肯定就會贏的。』

Evan問:『什麼是適當的資本, ⼀百萬元?』

David答道:『不, 沒那麼多。為什麼有⼈有⼀百萬元還會想去賭呢?』

system_chapter_8_17

『這就是我的觀點, 』Evan說道:『如果你有所謂的「適當的資本」, 那 麼你真的就不需要去賭了。如果你需要去賭, 那麼你就沒有你所謂的「適 當的資本」。無論你有多少錢, 你就可以⽤來做更好的事。』

『我不能給出實質的數額, 』David說道:『但是, 適當的資本就是在我有 多少錢、還有總共多少錢我才不去賭之間的數額。我必須做某些⾮常複雜 的數學計算才能夠知道確切的數額。』

『然後呢?』Evan繼續問另⼀個問題:『你有省到所有的錢直到⾜夠去 運⽤?如果你要這麼做, 為什麼不省到這個數額、然後你不再覺得需要去 賭?』

『那不是這樣運作的, 』David回應道:『那得要花上我算不清的時間去省 下這樣⼀筆錢、如此才不會想要去賭, 然⽽要省到⾜夠的賭博資本、就不 ⽤花那麼久的時間。』

『你預期要贏回多少你所謂的「資本」數額?』

『我不知道。』

Evan回答了他⾃⼰的問題, 『我猜你想要從每⼀塊錢的資本贏超過兩塊 錢。我猜你⾄少想要加倍你的資本。最好的投資是股票市場, 或者任何市 場, 還不能有真正的保證。為什麼你認為賭博會有什麼不同?別⼈不是已 經做過你正在做的事嗎?』

David不知道他的陳述會有多麼可笑, 特別是他只說了⼀下關於稍微調整 Martingale System加倍賭注的妙⽅, 他答道:『我不認為有任何⼈曾經試 過這種⽅法。』

『或許沒有, 』Evan勉強承認:『但是他們試過其他的⽅式卻都輸了。』

『我⼜不是他們, 』David反駁道:『⽽且, 即使我是, 我只要幸運⼀次就夠 了。』

『⽐⼀次還要多吧, 』Evan反駁道。

『你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 』Evan揚起眉說道:『如果你玩的可能是輸多贏少的遊戲, ⽽你贏了, 那可以說是你運氣好。你計劃要做的事, 是你需要好幾次的好運 氣。不只你需要運氣好, ⽽且, 真正應該發⽣的肯定不會發⽣。除此之外, 你還得決定在什麼時候停⽌、假設你真的有那種好運氣?』

『我還沒想到那⼀步, 』David承認:『我是說, 如果你有⼀種⾏得通的押 注妙⽅, 那麼你該何時停⽌?你⼜如何知道何時停⽌?何時你有⾜夠的錢 去持續未來⼀⽣?何時你有⾜夠的錢去持續未來⼀年?如果你本來就應該 會贏、如果你有⼀種穩贏的妙⽅, 那麼, 你為什麼要停⽌呢?』

system_chapter_8_18

『你有任何證明你的妙⽅會贏?你現有的⼗⼆塊錢可以證明你的妙⽅會贏 嗎?』

David漸漸失去耐性:『Evan, 我已經告訴過你、我之所以會輸、那是因 為我偏離了押注妙⽅的原則、⽽不是因為這玩意不靈。它真的有⽤的, 我 犯下錯誤並且背離了它, 結果我才輸的。』

Evan雖然不是天才、但他夠聰明去反駁David的⼼態, 『或許如你所說 的、你偏離了押注妙⽅, 因為你相信那樣才會輸。想想看: 如果你輸了、並 且捨棄這個妙⽅, 那麼當你最後輸了, 你就不⽤怪到妙⽅本⾝。你可以不必 去怪那妙⽅本⾝、那也只能怪你⾃⼰, 這並不是妙⽅的問題, 這是缺乏原 則。這個妙⽅並沒有害到你、⽽是你搞錯了妙⽅本⾝。』

『我不知道要對你說什麼, 』David回道:『除了實際發⽣的事之外。我對 於⼀種保證會贏的妙⽅失去了信⼼, 搞砸了妙⽅, 就這樣, 最後我輸光所有 的錢。』

『順帶⼀提, 』Evan好奇問道:『總共輸掉多少錢?』

『不想說了, 』David道:『我想我該睡覺了。很感謝你過來和我說話, 真 的感謝, 不過我得坦⽩問⼀下:我明天要⾛路去上班嗎?』

『聽好, David, 』Evan看著他、說道:『我雖然是⼼裡感到很失望的朋友, 但是我還是你的朋友。我⼗⼆點半會過來這裡。』

『多謝, Evan, 我真的很感激。』

Evan還想要David答應不要再賭了, 不過David⼀整天下來已經受夠了罪, 因此這時並不宜對他太過於苛求。再說, Evan覺得當場就算允諾什麼、那 也只是說謊罷了。他決定過幾天再問David, 看起來David會有好⼀陣⼦沒 錢再去賭場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於David本⾝, 出於某種尊重, 他顯然重新整頓⼀下⾃⼰。Evan好⼼借給 他⼆⼗塊錢、這樣他就有錢在上班時吃點東⻄、直到下次領⼯資時再還。 此外, David了解到保住⼯作的重要性, 即使弄壞他媽的熨⽃、也要將⾐褲 都熨燙得平整。他去⼯作之前也儘可能將鬍⼦給刮乾淨。

當他⾛進熟⻝部時, Nicholas Allison正在等他, 就像之前說過的那般, 『在 你簽名之前, David, 我還有話要對你說。』

Nicholas當然看不到他的表情, David嘴上叨唸著:『喔, 我的天。』

就在Nicholas看著他時, David說道:『那當然, 怎樣?』

『聽好, David, 』Nicholas說:『你之前所做過的事, ⼤部份來說, 是這裡 優秀的員⼯、直到上星期⼆為⽌。事實上, 我想你就當做成我倆之前的事 就好, 不過即使是上次Wilhelm太太的那件事, 那也不是你的錯...這個我之 前就應該對你說的, 不過因為她為她的那些團體訂購了⼀堆貨品, 所以我必 須讓事情好看⼀些。下次我應該要把你叫到⼀邊談的, 對於我忘記這點感 到抱歉。』

system_chapter_8_19

『沒關係, Nicholas, 』David事實上對於這樣誠懇的道歉⽽感動, 『沒什麼 ⼤不了的。我真的已經都忘記了。』

『是呀, 不過, 我記得在另⼀天幫她弄過⼀個盤⼦, 當然, 所有不同的調味料 盒必須放在盤⼦裡⾯。我告訴你, 那樣擺盤看起來絕對是垃圾。它看起來 就像我的左⼿被切掉三根⼿指、卻只能⽤我的左⼿那樣、即使我是個右撇 ⼦。要我從這裡送出那樣難看的盤⼦真是讓我難堪, 但是你⼜能怎樣 呢?』

『你沒辦法的, 』David同意道:『就是按照顧客的意思去做吧, 不過她之 前真的從未要求我這麼做過。』

『我知道, 』Nicholas說。

『還有別的事嗎?』

『喔, 對了, 』Nicholas說道:『看, 昨天你⽣氣了、⽽我也怒嗆回去。雖 然我對你的不友善聲調不予以尊重, ⽽我可能⼜會將你記上⼀堆錯誤, 我不 該因為被激怒⽽那樣做的。我要運⽤我的職權不要記下我昨天說過的那麼 多違規點數。』

『真的!?』

『當然, 』Nicholas表⽰肯定:『我要記下你昨天關於出勤的事, 包括濫⽤ 時間、你臨時打電話過來說是會遲到、還有要上班之前才開始換⾐服等 等。因次, 你在Step One章程⼀關於出勤的事項必須成⽴、⽽那顯然是無 可避免的, 不過我不會記下任何關於出勤的錯處。除此之外, 你今天確實 「按照規定」回來了, 和我相⽐、雖然今天我技術上是不⽤上班的。』

『謝謝你, Nicholas, 』David真的很⾼興:『我或許不該犯這些錯的。』

『那還不是全部, 』Nicholas Allison繼續說道:『沒有清理好切⾁機的違 犯事項那只是⼝頭的警告, 那部分我甚⾄不⽤列⼊記錄, 所以還是成⽴。我 是說, 那是⼝頭的警告, 它已經發⽣了, 所以真的收不回來。不過, 我要記你 ⼀筆的是不服從的部分, 這完全是我授權的記點, 不過你是這裡的好員⼯, 所以我真的想要努⼒讓我們保持好的⼯作團隊。』

『我很感謝。』

『我很⾼興你這樣想, 』Nicholas說道:『當然, 原來那⼀筆記點, 就是你 昨天唯⼀被記過的「誤⽤公司器具」、還有當然, 那並不是授權的記點、 必須成⽴。我現在要你在那個記點還有出勤紀錄上簽名, 如果你都同意的 話。』

David匆忙在兩份紀錄上簽了名, 很令⼈訝異, 他確實有點滿意受到這樣的 對待、並且渴望回去⼯作。

『最後還有⼀件事, 』Nicholas說道:『我現在還要提出⼀個最後要 求。』

『當然, 』David說, 覺得很難拒絕, 『那是什麼?』

『我要你拿⼀份員⼯⼿冊, 我會在你星期六開始上班時給你, 你有三個⼯作 ⽇和三個休息⽇去閱讀它。雖然我並不強制你, 但是你得⼜從頭到尾細 讀、在星期五進來時簽署這份表格、說你已經讀完了。』

『我沒有不敬的意思, 』David說:『我會照你的吩咐做, 可是這⼜為什麼 呢?』system_chapter_8_20

『由於我們昨天的對話, 』Nicholas說:『你讓我覺得你沒有讀過這份員 ⼯⼿冊。在你受訓之後, 你曾在表格上簽名、說明你已經讀過員⼯⼿冊。 那在表格上的簽名是不真實的、因為你並沒有讀過員⼯⼿冊, 所以我要你 這樣做。』

David對於這個理由不再爭辯, 即使去讀這本員⼯守則實在是蠢, 『好的, 沒 問題。』

『我還有最後⼀件事要對你說, David, 』Nicholas說道。

Nicholas接著過去另⼀位正在忙的熟⻝部員⼯那邊, ⾒到那邊沒有顧客, 就 要她去準備下午要出貨的蔬菜盤。『我希望在說這句話時、我們得保持點 隱私...』

拜託你可不是要對我⽰愛吧, David⼼想。

『David, 我並不會這輩⼦都待在熟⻝部當主管, 我也確定你這輩⼦不會都 待在熟⻝部當員⼯。也就是說, 我想告訴你, 我總有⼀天會想要當上店裡的 協理, 再晉升到⼀般經理, 或許, 甚⾄會當上地區經理。當然, 那離現在還有 很⻑的時間, 不過如果我當上店裡的協理, 那時要有⼈來這裡當主管。⽼實 說, 你是個相當聰明的⼈、⽽且不再是孩⼦了, 你是除了我之外唯⼀能夠在 這裡⼯作的⼈選。只要你能夠保持紀錄良好、你顯然是個好的⼈選, 你知 道我在說什麼吧。』

『我知道, 』David說。

『好, 但是你不知道店經理Aaron, 再過四個⽉他就要退休了。我想要那個 職位, 但是我推測店協理⽐較容易當上, 所以我可能會接那個職位。在那個 時候, 只要你別再增加犯錯的紀錄點數, 你應該是不⼆⼈選。我寫過某些 「誤⽤公司器具」, 那不太可能會有太⼤的壞影響。我也會記下誰是可以 接替我這裡職位的⼈選, 雖然那並不能保證什麼。』

『我了解, 』David說道:『我很感謝你寫下這些。』

『我也許會的, 』Nicholas沈思道:『不過現在, 我今天要下班離開了。』

David⾛到樓層這邊、愉快地處理接下來的好幾位顧客, 雖然他不知道 Nicholas要做什麼, 他假設那是某種升職加薪吧。這樣我就有夠多的錢去 運⽤The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了, 他想。

回到 第7章.

繼續到 第9章

關於作者

Mission146是⼀位育有兩個孩⼦的驕傲丈夫與⽗親。他給⼤多數⼈的觀感 是安靜⽽低調, 幸好如此。Mission146⺫前是Ohio俄亥俄州的受薪⼀族, 喜歡紀錄⽚、哲學、博弈討論。Mission146願意為錢寫作, 如果你希望他 這麼做的話, 在 WizardofVegas.com 開⽴⼀個帳號、提出你的要求傳送私 ⼈訊息給他。


撰寫者: 

巫師 推薦

在這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