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這個

巫師 推薦

最近更新 February 8, 2017

在這一頁

The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 - 第5章

第5章

留在⾦鵝賭場

David環視他周遭的景況, 眼下其他賭客這時已然變得模糊難辨, 他分不清 楚那些賭桌都在玩些什麼遊戲。既興奮⼜迷茫, 在這整段賭局期間、他反 覆想著他的妙⽅在這次賭局進⾏得是多麼順利。

真是成功到不⾏。

他之前運⽤的「Ultimate System終極妙⽅」已經捨棄不再⽤了。取⽽代 之的是, David運⽤⼀種正向的累進⽅式、已經將他買⼊的$500籌碼(他 很幸運, 利⽤$50的免費籌碼在⽼⻁機贏了超過$200)以幾何級數⽅式暴 增好幾倍。他⼜回去Let It Ride梭哈撲克賭桌, ⼩輸幾局之後, 拿到好幾次 的⾼牌對⼦和兩個對⼦牌⾯、其中輸了幾局、⼜連續拿到三條的牌⾯。他 在每⼀筆賭注押$400、從⼀對⾼牌對⼦⼜變成三條牌⾯、這⼜讓他多贏 了$3,600的籌碼。

他計算著⼿中的籌碼、或許反覆⼗三遍之多, 當然, 因為他肥短的⼿指⽼是 讓他在之前的⼗⼆次數籌碼過程不時撞翻籌碼堆⽽算錯重來。他⼀開始買 ⼊$500、到現在總共已經累積了$7,150的籌碼。

system_chapter_5_1

甚⾄在那⼀局之前他就已經想過, 或許乾脆離開⾛⼈, 或許可以保住⼀些贏 來的錢。然⽽, 妙⽅的⺫標是總共要贏到$10,000, ⽽這個數字早已深印在 他的腦海。他審度局勢、決定押到最⼤限額、每⼀筆$1,000的賭注。

由於賭桌上沒有其他的玩家, 荷官只好等著他。那位瘦瘦的亞洲⼥孩⾝⾼ ⼤約5呎6吋, ⼆⼗幾歲年紀, 不禁對David感到⼀絲興奮、儘管他是個混 球、無論贏到多少也不給⼩費。她開始發牌給他, 很意外地起始牌⾯是 Jack, King, Ace...全部都是梅花。

對於任何玩Let It Ride梭哈撲克的⼈來說, 這種牌⾯是讓⼈既興奮⼜擔⼼ 的, ⾄少, 如果你⼀開始就押注如此巨額的賭注的話。這三張牌⾯有可能會 是Royal Flush同花⼤順, 但同時也是⿇煩、因為這樣的牌⾯得要留住第⼀ 筆賭注繼續玩下去、卻⼜難說後續發出的牌是否會有贏⾯。

⾮常不合常理, David嚴肅考慮要將第⼀筆賭注撤回, 即使他知道這樣的決 定是完全錯誤的。在⾯對這樣可能改變⼈⽣的意外轉折時, 沒注意到賭桌 上標⽰著Maximum Aggregate Payout最⼤⽀付總額為$100,000的限制, 他留住那筆賭注繼續玩下去。

下⼀張牌翻開了, 是⼗點...另外⼀張梅花。

David現在有48分之⼀的機會拿到Royal Flush同花⼤順的牌⾯, ⽽他還可 能會有其他多種贏注的牌⾯。其中有另外⼗⼆張牌可以拿到⾼牌對⼦、三 張Queens可以拿到順⼦牌⾯、⼋張牌可以拿到同花牌⾯。終究, David有 百分之五⼗少⼀點點的機會可以拿到某種贏注的牌⾯, 如果是的話, 他的籌 碼總數就會超過⼀萬塊錢。很⾃然地, David留住第⼆筆賭注繼續玩下去。

荷官在翻開決定性的那張關鍵牌時、她迴避著對⽅的眼神、幾乎是屏住呼 吸。David覺得荷官的動作緩慢到幾近靜⽌的永恆狀態, 事實上荷官看起來 好像真的是如此, 即令她還是以正常的速度翻牌、甚⾄避免不必要的動作 免得影響翻牌後的結果。David遠遠瞥⾒牌的⼀⾓掀開、他以為他看到⼀ 張梅花, 然⽽結果卻是⼀張⿊桃的六點。

『我很抱歉, 』荷官說道:『可是, 你還是玩得相當好。』

David彷彿感到⼀座鐵砧直直落⼊他的胃裡。他想嘔吐、⼜強忍著⻝道痙 攣、硬⽣⽣發出吞嚥回去的聲響。他是如此接近⺫標、不僅贏到超過 $10,000的錢, 以他的標準來說, 這簡直是如假包換的富貴逼⼈。

他搖著頭、雙⼿在賭桌上環抱著、將頭埋在其中。就這這個時候, 賭場內 播放的⾳樂⼜讓他恢復神智。『還不⾄於這麼糟糕, 』他想, 『我還是達到 了⼀⽣當中拿到⼀萬塊錢的最佳境界, 當然就在最後⼀局之前是這樣 的。』

⾳樂正在播放「House of the Rising Sun⽇昇之屋」, 在賭場播放這⾸歌 似乎蠻奇怪的, 雖然他們不太注意這類的細節。半晌之後, David微笑著抬 起頭, 雖然他的眼⽪感到相當沈重, 即令之前的局⾯幾乎讓他⼼臟病發作, 他還是對⾃⼰的妙⽅能夠帶領他達到這般境界⽽感到激動不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ouse of the Rising Sun⽇昇之屋」幾乎快要播放完了, David醒悟⾃⼰ 的頭還埋在臂彎之內、就像躺在枕頭上那般、柔軟的感覺不像是在Let It Ride梭哈撲克的賭桌上⾯。漸漸醒悟這⼀切不像是發⽣在夢裡, 他伸出⼿ 開始猛按鬧鐘的所有按鈕。這樣做都沒⽤, 他只好翻起⾝拔掉那該死東⻄ 的插頭。

ultimate_system_2

⼼煩氣躁之下, David搞不清為什麼誰會去將鬧鐘設定成持續鬧響的狀態。 還有, 他不解為什麼酒店清掃⼈員不去檢查這項細節。

在半睡半醒之間、David意識到他已經睡了好幾個⼩時, 不過看看他的⼿ 機, 知道才不過幾⼩時⽽已、⽽時間是晚上⼋點。他查看了Nate Frazier的 電話號碼(555) 968-5673, 連忙撥打過去。

Nate在他的⼯作⼿機上設定有簡單的鈴聲、還有他最喜歡的歌曲, 他從床 上翻起⾝、那時他正在享受與約會對象共眠的夜晚, 他看看來電顯⽰、不 認得這個號碼。他的回應總是相同:『哈囉, 這是Nate, 我可以幫你什麼忙 嗎?』

"『Nate, 』David說道:『我是David.』

Nate如果知道這是他最近的客⼈打電話過來、他就不接電話了。不只是因 為他不相信David會是⼀位⾮常有價值的客⼾, (事實上, 他開始後悔讓⾃ ⼰接⼿這位仁兄)不過他在約會之後得再回去賭場去迎接⼀些其他即將到 來的玩家, 所以他就可以在那邊順便與他說話。

Nate⼼想:『我真的必須⾺上幫那些⼩丑們在電話中安排好節⺫。』

在他短暫的遐想之後, 剛剛勃起的狀態已經迅速消失、這讓他感到惱怒, Nate回應時幾乎掩藏不住他的鄙視:『David, 很⾼興⼜聽到你的聲⾳。 過得怎樣?兩個⼩時?』

『謝謝你, Nate, 』David難得客氣地答道:『我在想, 是否我們可以做得 ⽐免費籌碼還要更好⼀點?』David做夢的效應還在⾝上, 他查看他的⽪ 夾、發現之前剩下的$315、還有會員卡上存著$50的免費籌碼, 肯定與之 前夢中他剩下的四千塊錢⼤為不同, 即使是輸掉了那⼀⼿同花⼤順。

Nate對此感到⾮常惱⽕, 不只是因為他給了David免費房間、免費⾃助 餐、還有$50的免費籌碼, ⽽是他的分紅⾦額差不多就是David當天真正輸 去⾦額的百分之⼗五, 肯定⽐起他的theoretical loss理論輸值還要⼤上許 多。當然, 他對David所解釋的理論輸值那只是⻤扯, 依照狀況, Golden Goose⾦鵝的⽼闆們實際上從賭客實際輸掉的錢當中抽成、那是按照當季 的紅利來計算的。

過了⼀陣⼦, Nate回答道:『你在樓下玩得不好嗎?』

David答說:『我還沒回去玩呢。』

『等等, 』Nate開始說話了:『這我可要對你明說了; 你若是都還沒開始下 去玩, ⼜怎麼希望我再給你更多的免費籌碼?我可以給你免費房間和⾃助 餐, 畢竟這是星期⼆, 但是我得跟你爭辯⼀下, 你今天已經⽤過了免費籌 碼、⼜要我再加給你$50的免費籌碼?』

David反駁道:『Nate, 我今天在差不多⼀個鐘頭之內就輸掉了超過六百 塊錢, ⾄多是兩個鐘頭, ⽽你是在對我說、他們不能給超過$50?』

ultimate_system_3

Nate很快地回應:『注意, 我很願意給你更多, 但是我就是不能隨便就給。 我是賭場新進的⽼闆、⽽其他的⽼闆對你可沒那麼在乎, 我可是花了⼗分 鐘與⾏銷主管談了之後才幫你弄到這$50. 他的論點是你只⽤免費籌碼去 玩、卻從未投注任何真錢到⽼⻁機裡, 不過我認為你過去在賭桌遊戲的評 ⽐可能是被低估了。我已經和賭桌遊戲的員⼯談過了, 總⽽⾔之, 他們從現 在開始、對於所有的賭客都會做出更好的評⽐。』

David問:『所以, 你對於我這次來沒能再做什麼了?』

Nate答道:『我可不會那樣說。我只能說我給過你我所能做到的...真的超 過我所能做的...根據你今天的表現。如我你表現得更好, 或許我可以再幫 你弄點什麼。如果你表現得更好, 或許我不⽤再問誰、就可以有⽴場可以 多給你優待。在這段期間, ⼗點鐘的時候會有抽獎活動, ⽽我知道你在票亭 刷會員卡時有報名參加, 所以確定要去啟動。明天還會贈送⼀些廚房⽤具, 由於你的會員卡層級、我不認為你俱備資格, 不過我可以讓你加⼊去拿⼀ 些廚具、如果你對那些東⻄有興趣的話。』

David想到或許可以幫他的⺟親弄到廚房⽤具, 不過他⼜決定看看有哪家店 有在賣相同的廚具套件、⽽他可以將之換成禮券(沒有收據)、這樣他或 許可以拿去賣給當鋪換點現⾦、⾦幣、禮券多弄幾塊錢。『那有許多搞 頭, 』他在⼼裡盤算著。

他終於決定Nate的提議總⽐什麼都沒有還要好⼀點, 『好吧, 』他說道: 『等我沖完澡就會下樓為你再玩更多。看看之後你還能夠做些什麼。』

互相道別之後, Nate和David各⾃掛斷電話、Nate⽴即在他的電話上標註 「PITA討厭⻤-David」、等到David再度來電時就會顯⽰這個警語。若是 他不忙的時候或許會接電話, 可別忘了, David肯定不是那種客⼾、會讓他 忙著與紅髮辣妹⻤混的時候分⼼去接電話應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ultimate_system_4

沖完澡之後, David驚訝地想起、感到有點惱怒, 他現在唯⼀穿的⾐服就是 ⼯作穿的那⼀件、在Let It Ride梭哈撲克賭桌玩牌時已經被汗⽔弄髒了, ⽽ 之前他在打盹時⼜完全被汗⽔給浸濕。更糟的是, 那汗⽔似乎讓⾁品與乳 酪的混雜氣味更加濃重不堪。他想到要打電話給他的⺟親、要她過來賭場 這邊載他回家, 卻⼜想到從⼀開始他到Golden Goose⾦鵝賭場的事她都不 知道。計劃既然⾏不通, 他想⾛幾哩路回家換⾐服, 可是⼜突然想到, 等他 ⼜從家裡⾛回賭場時、那件換過的⾐服肯定⼜會被汗⽔弄濕了。

由於沒有任何變通的選擇, 他只好再穿回那⾝濕黏汗⽔的⾐褲, 襪⼦都是汗 就不穿了, 直接穿上鞋⼦⾛回樓下。

他的第⼀件事當然就是看看免費籌碼能夠做些什麼。他知道video poker視 頻撲克可能是最佳的玩法, 不過他覺得頭腦還是有點昏沉、寧可玩某種簡 單的機台。他跳到⼀台稱為Winning Wolf贏狼的⽼⻁機前⾯、開始押注每 次$1.00的拉吧遊戲, 那像是每⼀條連線$0.01、有100條贏注連線的遊 戲。

David利⽤免費籌碼玩了差不多$35, 不管他幾個⽉前他對那位買他妙⽅的 孩⼦當時說過的建議、就將錢⼀次全部投進去, 結果⺫前只回報了$20的現 ⾦。很幸運地, 他中了幾次免費轉⼋次的獎項, 最後⼀次免費轉獎⼜中了幾 次再轉的獎項, 終於在第五⼗次轉獎時他從$50的免費籌碼總共贏了$215 的現⾦。

ultimate_system_5

他帶著全部的$530資本, 本來想再在Winning Wolf贏狼的⽼⻁機台多贏⼀ 點, 不過他聰明到了解那純屬運氣。這時, David想起他應該要去啟動參加 抽獎, 他也照做了, 或許還有⼗五分鐘的時間。

他⾛到⾃助飲料區幫⾃⼰裝了⼀杯可樂、只加了⼀點冰塊, 然後再⾛到賭 桌遊戲的區域。他看⾒Nick和Sammy兩⼈都在Craps花旗骰賭桌那邊, 沒 什麼好意外的, ⽽Nick的妙⽅似乎再度發揮得不錯、他的籌碼槽內已經有 超過$1,000的籌碼。Let It Ride梭哈撲克的賭桌今晚似乎是關閉了, 肯定是 因為沒⼈玩的緣故, 所有的Blackjack⼆⼗⼀點賭桌⼤部份似乎都滿座。 David不喜歡在滿座的Blackjack⼆⼗⼀點賭桌玩, 事實上, 他有機會總是喜 歡到空的賭桌玩, 所以他⾛到Roulette輪盤那邊、發現那張桌⼦也有五六 位賭客。

他想坐到Mississippi Stud密⻄⻄⽐梭哈撲克那張賭桌、之前他看別⼈玩 過, 不過決定還是不要了, 因為他對於這款遊戲怎麼玩幾乎⼀無所知。他拿 出⼿機、知道已經差五分鐘就到⼗點, 所以他決定在那邊等待抽獎, 他肯地 ⾃⼰不可能會中獎的。

開獎的項⺫是五位玩家被叫上來、每⼈有機會將三顆球從Plinko彈珠板上 ⾯滾下來, 或是類似的⽅式, 然後累積的總分可以換取免費籌碼。玩家被叫 到名字之後有⼗分鐘的時間⾛到台上、在彈珠板上滾球得分。

宣佈的聲⾳開始:『好, 我們現在要準備開始⼗點鐘的Plinko彈珠板抽 獎。請記住你只有⼗分鐘的時間要到台上來, 否則就會再叫另⼀個名字。 如果你在這次抽獎沒有被叫到名字, 別擔⼼, 我們明天下午兩點還會有多次 的抽獎活動, 並且每隔兩個⼩時抽⼀次, 最後⼀次抽獎是在晚上⼗點鐘。請 注意, 如果你明天玩的話, 那個獎項只能啟動⼀次抽獎, 不過, 你還可以每得 到⼗個⽼⻁機點數就參加⼀次抽獎、你所贏的點數會⾃動⽣效。感謝你選 擇Golden Goose Hotel & Casino⾦鵝酒店賭場, 祝你好運!我們的贏家是 Anthony Bryan…』

接下來的宣佈對於David來說平淡無趣, 他感到有點失望、雖然不怎麼意 外, 他的名字並沒有被叫到去抽獎。他還是不確定要怎麼去賭他的$530, 畢竟他這⼀天還是不順利, ⼼裡有點想要離開。他⼜再次繞了賭桌遊戲區 ⼀圈, 決定還是回去房間睡覺, 想說今晚就休息吧、明天早上起來再決定要 幹什麼。

ultimate_system_6

就在他準備搭電梯上樓時, 抽獎台上主持⼈的聲⾳從擴⾳器傳了過來: 『⼥⼠先⽣, 等了⼗分鐘Anthony Bryan和Laura Ashby兩位都沒有上台領 獎和玩彈珠板, 因為這樣, 我們要再抽兩個名字, ⽽他們就是...Kevin O’Conner…和David Landstrom! 你們有⼗分鐘的時間上台來玩彈珠板以 換取免費籌碼, 要是這兩位先⽣在⼗分鐘之內沒有上台的話, 我們會再抽出 另外的名字。感謝你選擇Golden Goose Hotel & Casino⾦鵝酒店賭場, 請 不要忘記明天的抽獎活動!』

即便如此, 慢慢⾛到推廣台上也⽤不到三分鐘的時間, David卻是⽤衝刺的 速度跑過去, ⾄少以他來說那是「衝刺」, 這下David顯得⾮常開⼼, ⼤約⼀ 分半鐘就跑到那邊了。『我是David Landstrom!』他喊著, 這可能是他畢 ⽣第⼀次感到如此驕傲。

『很好, 』抽獎活動的助⼿說道, 她看起來⽐擴⾳器的聲⾳還要⽼很多, 也 許三⼗幾歲的樣⼦。『你是兩個被叫到名字上台的第⼀位, 所以我們要讓 你先玩。你只要將這三顆⼩球放進去就可以了、⼀次放⼀顆, 隨便你從彈 珠台上⽅哪裡將球放下去都可以、要確定等到第⼀顆球滾到底部時才可以 再放另⼀顆球, 不然兩顆球中到的免費籌碼都不算數。』

David認為這些規則太過於無聊複雜, 不過觀察了彈珠板, 他發現那些溝槽 只能容得下⼀顆⼩球, 所以⼀次放太多顆球可能會佔到優勢, 雖然他想不出 為何會如此。這款彈珠板和⼩球類似知名電視節⺫的遊戲The Price is Right那種⼀半尺⼨的版本, David也被告知、在三顆⼩球全都停⽌之前不 可移動。

ultimate_system_7

Plinko彈珠板底部⼤約有⼆⼗五個溝槽, 最⼤的獎項是$500的Free Play免 費籌碼、另外有五個地⽅是零。放下第⼀顆球, David看著球往下滾落, 偶 爾被鋼針彈回⼀下, 直到球落在$50的Free Play免費籌碼溝槽, 這是三個可 能⼤獎之⼀, 有兩個地⽅有這個獎⾦, 還有兩個$100的Free Play免費籌碼, 當然還有⼀個$500的Free Play免費籌碼。

第⼆顆球看起來可能會落到$500的Free Play免費籌碼溝槽, 不過那顆球在 靠近底部時碰到⼀根鋼釘、結果停在$500和$0之間的尖端上、好像那球 有意識般地不怎麼喜歡David, 它停在那裡幾千分之⼀秒、最後有點故意地 落到零的位置。

『幹!』

『請注意你說話的⼝氣, 先⽣, 』那位抽獎助⼿責備道:『不過, 你已經中 了$50的免費籌碼、⽽且還有⼀顆球呢。』

David嘴上咕噥著⼀些話、如果被別⼈聽到、可能會被踢出賭場, 接著帶著 怒氣, 將球滾下去, 很快地, 那顆球毫不猶豫地⼀路往下滾去。

那顆球撞到David原本那顆球左邊的⼀根鋼針、⼜彈到David那顆球右邊, 就在那裡撞到另⼀根鋼針、將它彈回左邊、幾乎落到之前那⼀處零的溝槽 內。David幾乎忘了那處零的溝槽已經容不下別的球, 所以那顆球撞到零的 溝槽那顆球、停了⼀下、最後掉進David原先那顆球的左邊, 剛好命中 $500的Free Play免費籌碼的溝槽之內!

『我的天啊, 好耶!』David喊道:『他中了, 他中獎了!』

那位抽獎助⼿無可奈何、對於這個結果有點惱怒, 不過她別無選擇, 必須宣 佈任何超過$100的Free Play免費籌碼獎項得主, 『恭喜David Landstrom, 』她說:『他剛剛中了$550免費籌碼, 包括, 當然, 中到$500 的Free Play免費籌碼溝槽、那是今天每個⼈都難以做到的!』

她強忍著怒氣, 接著拿出⼀份表格、潦草寫下免費籌碼的獎⾦數額、還有 她的簽名, 告訴David拿它到玩家俱樂部的櫃台去下載點數。他照做了, 並 且被告知:『你的免費籌碼在⼗分鐘後就可以玩了, 先⽣。』

David對於要怎麼去玩這⼀筆免費籌碼顯得很謹慎, 他決定先回房裡再沖⼀ 次澡。他的⾐服還是感到黏嗒嗒地、⽽且很噁⼼, 如此噁⼼, 事實上, 他有 點想要到禮品店去買⼀件新⾐服, 雖然⼼裡有些糾結不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ate Frazier的約會被打擾之後、沖澡梳洗換⾐服再回到賭場。他看到 Greg Larson正在發狂似地捲動電腦中的玩家資料, 『你為什麼這麼晚才 來?』

Greg⼀邊哼聲抱怨、⼀邊伸⼿梳理他的⽩髮, 他仰頭看了看, 眼睛越過眼 鏡上⽅, 答道:『看看某些玩家們, 密碼被凍結, 有些⼈看似⼤有可為、⽽ 他們卻幾乎不再送錢進來了。我看我有⼤約⼗個帳⼾、啥事都沒幹、每次 過來都只是領取免費籌碼。他們還有第⼆次機會, 不過他們得重設密碼了, 如果再這樣搞下去, 這些卡就會被作廢。』

Nate回答說:『我猜我也會這樣做的。我的NBA傢伙還沒到這裡?他來了 嗎?』

Greg對於這個問題感到驚訝, 他知道答案, 但是Nate這樣已經很久了、他 總不能凡事都仰賴到Greg⾝上, 『還沒, 你剛好趕上了, ⼩鮮⾁, ⾞⼦現在 就準備上路了。』

Nate打電話給司機、通知說他們在⼗分鐘就要出發。他選⼀條⿈棕⾊的領 帶、搭配他的淺藍⾊襯衫和膚⾊, Nate⾛向賭場的代客停⾞⼊⼝處。

ultimate_system_8

幾分鐘之後⾞⼦開進來, Nate迎了上去、露出笑容、伸⼿朝向Malcolm Jones, NBA在Indiana Pacers印第安納溜⾺球隊的前鋒球員, 雖然不是超 級巨星, 卻是剛剛脫離板凳的實⼒派球員。為什麼Jones會選擇常來 Golden Goose⾦鵝賭場, Nate不知道, 不過看看Jones在花旗骰賭桌買⼊ 或輸掉的⾦額, Nate實在不⽤在乎那是因為什麼理由了。

『很⾼興⾒到你, Mr. Jones, 』Nate開⼝說話:『看起來似乎很久沒⾒到 你了!分析師說過這會是你⼤顯⾝⼿的球季!』

"『你這是在諂媚我, 叫我Malcolm就可以了, 』他回應道:『分析師在三年 前我被選⼊球隊時的第⼀輪賽事可是⼀點都沒提到我, ⽽且現在談論我的 那位、當時還說選我加⼊球隊是⼀個錯誤。我想要在今年揚名⽴萬, 不過 說真的, 我恐怕如果我勉強能夠打得夠好、明年還可以參加聯盟的賽 事。』

『別這樣低估你⾃⼰, Malcolm, 』Nate說道, 即使他幾乎不怎麼在乎籃球 的賽事、他還是繼續說道:『去年你每次上場都打得不錯, 希望你繼續在 今晚的花旗骰賭桌⼿氣紅⽕!我已經幫你準備好我們最好的套房, 包含⼀ 瓶你要求的Cabernet Sauvignon葡萄酒放在餐台上, 要我帶你上去參觀 嗎?』

『不⽤了謝謝, Nate. 我只是和⼤家⼀樣的普通⼈, 不⽤特地為我費⼼, 給 我鑰匙就可以了。』

Nate拿出⼀個信封、裡⾯裝著兩張Malcolm Jones套房的磁卡鑰匙, 然後 互道再⾒。對於Malcolm沒有要他展⽰房間、Nate感到有些如釋重負, 現 在他就可以回去⽼闆們的辦公室, 關掉他的電腦, 再回去那位焦急等他的紅 髮辣妹⾝邊, 就在他的公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ultimate_system_9

Nate準備穿過賭場樓層回到主要⼊⼝, 他的⾞停在接送區那邊、並沒有計 劃停留九⼗分鐘以上的時間, 即使Malcolm要他展⽰套房也⼀樣。他卻在 那裡碰到David Landstrom, 還是穿著之前相同的⾐服、除了頭髮顯然是沖 澡弄濕了...或者是被汗⽔給弄的。

『嘿, Nate, 你好啊!』Nate奇怪他怎麼這麼開⼼、和之前看起來⼤為不 同, 不過不⽤多問很快就知道了, 『我在Plinko彈珠板抽獎時中了$550的免 費籌碼!』

Nate強忍著怒氣、暗⾃在⼼裡咒罵著, 之前幹嘛告訴David抽獎的事, 更別 說就是他讓他扯進這樣的⿃事。除⾮David徹底⼤輸、或者連玩好幾個⼩ 時, 不然他幾乎不可能會是可以讓⼈獲利的玩家。『那太好了, David, 你是 否因為我告訴你參加抽獎⽽開⼼呢?』

『當然囉, 』David說道:『事實上, 我幾乎忘記了, 當時我正要準備去樓上 房間睡覺呢。』

『怎麼回事?』Nate問:『你之前幾⼩時過得不好嗎?』

『不是, 』David答道:『我還不錯啦。我⽤你給我的那筆$50免費籌碼贏 到了$215, 之後我就沒再玩了。我現在只是想、看看要⽤這筆$550去玩些 什麼。』

Nate準備告退, 回應道:『好吧, 祝你晚安還有好運。我今天已經上班⼗⼆ ⼩時, 這個星期⼆實在是太操了!我不曉得⾃⼰幹嘛還待在這裡。』

『好吧, 』David說道, 對Nate毫無感謝的意思。

Nate停下腳步、回頭說:『我幾乎忘了, 你今晚可得⼀定要留下來, 之前我 幫你準備免費⾃助餐的時候, 我也幫你弄妥了免費的⾃助早餐。』

這真是出⼈意料, David回答說:『喔, 那可真是多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ultimate_system_10

接下來的⼗五分鐘, David茫茫然在⽼⻁機的樓層瞎逛遊蕩。他琢磨著那筆 $550的Free Play免費籌碼, 如果⼀切順利的話, 或許可以讓他回本、甚⾄ 還倒贏⼀點錢。想到那種可能, 他考慮將籌碼玩成現⾦、然後上床睡覺、 享受⾃助早餐、下次再玩吧。他甚⾄可以在隔天回去銀⾏、就像是幾個⼩ 時之前在銀⾏提款那樣, 將錢給存回去。

最後, 他回到了Winning Wolf贏狼⽼⻁機遊戲那邊、那機台在⼀個⼩時之 前待他還算不錯。他再度將遊戲設定為每⼀轉$1.00的押注, David剛好完 成了550局、最後將免費籌碼變成了$505, 這讓他最後總共有了$1,030的 現⾦, 儘管他中到的最⼤獎項是免費再玩然後中到$60.

他經過Craps花旗骰賭桌時, Sammy還在擲骰⼦, 不過Nick已經不⾒了。他 顯然忘記之前說過抱歉的話, 帶著和剛進賭場時同樣⾦額的錢, 他問:『那 個討厭⻤去哪裡了?』

Sammy粗聲粗氣地回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我認為Nick是我的朋友、 和他⼀起擲骰⼦還蠻愉快的。倒是某位討厭⻤在這張賭桌不時來來去去, 雖然我不想說那是誰。順便⼀提, 我喜歡London Broil烤⽜⾁和Swiss乳酪, 下次你可不可以幫我帶⼀份三明治過來。』

這傢伙朝上望著、宛如是A Penny Saved省⼀分錢雜貨店的顧客。他聽懂 這個玩笑話中帶刺:『聽著, 讓我們保持紳⼠⾵度、別那麼侮辱⼈吧, 我不 希望我們之前在這張賭桌時那樣揮拳相向了。』

Sammy喃喃⾃語說著什麼、David誤以為他是在道歉。骰⼦輪到Sammy ⼿裡, 他擲出四點、在六點和⼋點位置押注, 接著擲出七點出局。他忍住了 呵⽋, 丟⼀枚紅⾊籌碼給賭桌主管, 說道:『這是給⼯作⼈員的, 今晚或許 你們只能再多撈幾塊錢、除⾮還有某⼈會再加⼊這⼀桌。』

在極度克制之下, David很乾脆遞出五張百元⼤鈔、說道:『給我綠⾊的籌 碼, 還要五枚紅⾊的籌碼。』

幾乎快要忘記這事, David將他的會員卡丟過去、冷冷說道:『確定我有被 評⽐積分, 不然Nate可能要幫你弄這事。』

賭桌主管知道Nate不會替他們做這種事, 即使他想做, 他早就想起David Landstrom從現在開始要被正確地評⽐, 他將卡遞給賭桌⼈員、說道: 『買⼊五百塊錢。』

對於David只有⼀個理由是有意義的, 他已經幾乎快要放棄「The Ultimate System終極妙⽅」, 他⼤都只在Pass Line過關線押注相同的$25賭注、加 上$5在Crap Check, 在Come Out出點時加注$25在建⽴點數的單⼀賠率 (除了$30在五點和九點的位置)。他這樣賭了⼀個⼩時、結果還不壞, 實 際上還贏了⼤約$300, 這時Nick DeMarco來到賭桌這邊、和他⼀起過來的 不是別⼈、正是Malcolm Jones, 他們每⼈都買了⼀千塊錢的籌碼。

ultimate_system_11

Nick忽然間顯得友善、甚⾄對David也是, 他吹著⼝哨說道:『看看你的籌 碼!現在和⼤孩⼦⼀起玩了, 你玩得不錯吧?』

David對於這種局⾯不知如何應對、不禁對Nick的好⼼情感到納悶:『我 今天帶了幾百塊錢過來這裡。他是誰, 你的保鑣?』

David還是不知道Nick是有段數的柔道教練, Nick說:『這是我的朋友, Malcolm Jones, 如果你想要知道他是幹什麼的, 他在替Pacers印第安納溜 ⾺隊打球。』

David覺得很酷, 雖然他並不知道Pacers印第安納溜⾺隊是某⽀職業運動 球隊。『我很抱歉, Mr. Jones, 我不怎麼看曲棍球的。』

Malcolm⼤笑起來:『是籃球, 我的朋友, 你可以叫我Malcolm. Pacers是 NBA的球隊。』

David不知道被奚落的原因, 發現⾃⼰真的很窘, 『我很抱歉, Malcolm, 我 真的不怎麼看運動⽐賽的。』

『沒有⼈是完美的, 』Malcolm回答說:『我好久沒上桌玩了, 讓我們擲骰 ⼦吧!』

這⼈看著David, 覺得有點討厭他、⾄少他對於⼀般球員也得禮貌⼀點、更 何況不是普通的球員, 他說道:『隨便你。』

David在Nick和Malcolm到臨之前剛好七點出局, 不過因為這兩⼈在他七點 出局之前尚未買⼊籌碼, 他還可以再擲⼀次骰⼦, 如果他想的話。David剛 好站在Nick和Malcolm中間, Malcolm與David靠得最近。幾乎是⽰好的客 氣態度, 他說:『將骰⼦傳給Malcolm.』

Malcolm謝過David, 拿起骰⼦, 押了⼆⼗塊錢。當晚Craps花旗骰賭桌允許 最⾼到10x的賠率押注, 所以Nick和Malcolm都只押注$10在Pass Line過關 線、再加碼$100在賠率押注上。David還是維持之前的押注⽅式, 最後擲 出的點數是六點、四次出點再加上⼀次crap點數, 當然最後便是七點出 局。

David算了⼀下籌碼, 知道⾃⼰贏了超過$500、加上今天贏的$800, 他總共 有資⾦$1860. 他⾃⼰覺得開⼼極了, 在Nick擲出七點出局之後他就不再押 注, 重複之前說的話:『將骰⼦傳給Malcolm.』

雖然不若之前擲出的狀況, Malcolm玩得還不錯, 連續在七點出局之前擲出 四點、在出點時贏或輸。就這樣, David在當天贏的$900⼜多贏了$100、 資⾦變成了$1,960.

David完全無法置信, 開始相信他之前玩Let It Ride梭哈撲克做夢當中的預 ⾔場景。Nick拿起骰⼦說道:『我厭煩被業餘者在眼前賣弄, 』他對著 Malcolm眨了眨眼:『你或許是職業的籃球選⼿, 不過你並⾮專業的擲骰 者。瞧瞧我這每局擲⼀百次的⼿氣!』

ultimate_system_12

Nick⾺上擲出七點出局。

再⼀次, David選擇將骰⼦傳給Malcolm, ⽽Malcolm⼜再度擲出贏的點數。 再擲出三點、兩次出點的贏注、⼀次出點、然後七點出局。David⼜多贏 了$180、當天差不多贏了$1,100、資本變成$2,140. 他幾乎難以把持⾃ ⼰:『Malcolm, 別在NBA打球了, 轉⾏到你真正的天份, 專⾨擲骰⼦就 好!』

Malcolm笑道:『那都只是運氣, 不要讓Nick聽到你這樣說。我要上床睡覺 了, 晚安, 很⾼興認識你David!』

David⾝⼦往後仰:『上床睡覺!?』『你怎麼能這樣就去睡呢?你每次 擲都會贏呢!』

『我知道, 』Malcolm回答:『我在⼀個鐘頭之內就已經贏不少錢、還加 上許多樂趣。賭桌明天還會在的。』

David無法置信, 難得他對別⼈表⽰感謝:『好吧, 晚安、多謝你擲的骰 ⼦。』

『那⼜不是我能控制的。』

『怎說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avid這時不確定要做什麼。他⽪夾裡有$2,140, ⽐剛來賭場時稍微多了 些, ⽽現在接近凌晨兩點。他想到要去Nest⼤廳喝點東⻄, 但是⼜覺得只喝 ⼀杯似乎不夠, 因為州法律規定凌晨2:30之後就不可以賣酒, 這點時間連他 這樣酒量不好的⼈也不夠喝到盡興慶祝。

他也沒有⼼情去慶祝, 他⼼裡真正想的是要贏更多的錢, 不過他⼜想不出要 怎麼做。他在賭場內閒晃, 偶爾坐在⽼⻁機旁的椅⼦上構思下⼀步良策, 如 此⼜耗了半個鐘頭。最後他決定再回去花旗骰賭桌, 卻發現賭桌已經關 了、因為⼗五分鐘之內沒有任何賭客、所以凌晨兩點賭桌關閉。

Roulette輪盤賭桌在之前就已經關了, ⽽Let It Ride梭哈撲克在他⼩憩那時 已經關了。這時剩下可以玩的只有Blackjack⼆⼗⼀點和Mississippi Stud 密⻄⻄⽐梭哈撲克。David茫然看著其他遊戲的空賭桌, 許多賭桌的招牌還 閃著燈, 他決定還是上床睡覺吧。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ultimate_system_13

David睡得很沉、⼼滿意⾜地、沒有做夢就在隔⽇早上醒來, 睡過頭晚⼀⼩ 時⽽沒能趕上⾃助早餐的時間。因為是星期三, 那本來就是他的休假⽇、 雖然下星期的班表會有所更改。他打電話給Nicholas Allison, 只是確定當 天沒有班表, 結果聽到的是他當天不⽤上⼯。

David再算算他的錢, $2,142.63, ⽽他在銀⾏還有$150和⼀些零頭。儘管 他討厭承認, 不過事實上現在是他這輩⼦最有錢的時候。接下來的好幾分 鐘, 他輾轉反側夢想著, 他之前最酷的不過就只有⼀千塊錢、存在銀⾏裡如 此⽽已。沒有什麼事會⽐⼯作更令他惱⽕的, 所以他可以試著安排到某個 地⽅去度假。他除了上⼤學那年、他媽帶他去過墨⻄哥慶祝之外, 他從來 沒有出過國。

他也想到要到外⾯餐廳吃⼀頓, 不只是吃⼀頓、⽽是到外⾯餐廳吃上好幾 頓。這筆錢可以吃上好幾頓好吃的, 尤其是他認為給餐廳⼥侍⼩費、那簡 直是浪費錢、因此他就不曾到外⾯餐廳吃過飯。他也考慮或許可以買⼀台 ⼆⼿⽼⾞, 這樣他就可以⾃在到處逛逛、⽽不⽤⾛路汗流浹背累得要死。

然⽽, 某想法⼀直在⼼裡徘徊, 無論他可以⽤這筆錢做什麼、做那些事⼜是 多麼有意思; 他還是想著怎樣才能弄到更多的錢。

回到 第4章。.
繼續到 第6章

關於作者

Mission146是⼀位育有兩個孩⼦的驕傲丈夫與⽗親。他給⼤多數⼈的觀感 是安靜⽽低調, 幸好如此。Mission146⺫前是Ohio俄亥俄州的受薪⼀族, 喜歡紀錄⽚、哲學、博弈討論。Mission146願意為錢寫作, 如果你希望他 這麼做的話, 在 WizardofVegas.com 開⽴⼀個帳號、提出你的要求傳送私 ⼈訊息給他。


撰寫者: 

巫師 推薦

在這一頁